通过互联网看到真实的生活

从互联网中看到更多的真实生活

似乎这个标题预示着我要写一些社会黑暗面,在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存在了太多不真实的虚假繁荣。不过,我今天不想谈哪些沉重的社会话题。而且,真实生活在我的文章中,也可以解释为生活的多样性。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在互联网出现前,看似很不平凡、脱离普通人的生活与现实,可以通过网络直接拉近到我们面前,从而感受生活的真实多彩,不止一面。

1. 这个话题的缘由是因为shu0这个网站。在08年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很多人失业、遇到生活门槛,和菜头试图通过接受这类不幸读者的来信,将他们生活中的痛苦和郁结(读者主动同意)公布在blog上,一方面帮助他们发泄心中不满,另一方面可以记录当年经济不景气下发生的一切,可以让后人对这段日子有更微观的体味。在树洞持续了两年时间后,它从和菜头的主blog上剥离出来,定位也由原来的仅仅记录经济危机下失业、事业不顺等生活工作的心情随笔,转变为普通人匿名倾诉和分享自己任何不如意、不开心的故事。

原来我只是在浏览和菜头blog时偶尔看一看,因为我觉得这里头的很多故事发生得都太悲惨,而且也过于沉重,自己不想陷入这种生活状态的熏陶,我向往更为阳光、积极的生活模式。直至前一段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才发现生活就一个复杂的多面体,绝对不都是以一种完美的、纯净的姿态呈现出来,现实生活远比我想象得复杂,而似乎经常是电视剧集中才有的桥段,可能而且肯定会渐渐地、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不过是刚刚开始经历和体味罢了。

有些人承担了与其年龄不相符合的责任和重担,却还没有意识他已经超出同龄人阅历很多;有些人承受着看不见的压力,在光鲜外表下努力生活,郁郁寡欢;有些人看似成功实则内心矛盾空虚,无法解脱只能通过匿名倾诉获得一时的畅快。这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如果不是树洞这个栏目的追求真实感的定位和广泛影响力,我不会相信这是真正的生活,或者我至少认为,这样的场景和人物所占比例小到微不足道。但是,互联网的匿名性和社会性,拉近了我与现有生活状态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活模式的距离。这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真实。

2. 我喜欢上网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它能为我带来知识并提供打发时间的途径(确切的说我不喜欢打发时间这个词),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生。比如后生可畏。通过阅读其他人的blog,我了解到不少小我几岁的小孩,对事物有着深刻洞察力和缜密思维,他们行文如流水,或观点精辟或技术精深。这类文章常常会对自己造成很大的思维冲击。如果不明确告知写作人的背景,我会很肯定的认为这些文字、内容出自资深人物之手,但接触得多了,我知道:原来生活中还有不少这样的高手存在,无需惊诧,静静阅读吧。又比如自己目前还在高校系统内,似乎读书数十载对这个系统的游戏规则和行事风格了如指掌,但看到科学网上的一些博文,不论是饶毅,王鸿飞等顶尖科学家,还是经历颇丰但名不见经传的吴宝俊,还是愿意为弟子写宣传高的王老师,他们都不拘一格的发表各类观点和札记,又想我敞开了另一扇科研的大门,似乎之前我对一些问题的观点和得过且过的态度与他们完全格格不入。至少可以看出,不论环境多么复杂和恶劣,依然有不少人在脚踏实地、认认真真为中国科研作着重要努力。

再说一段与主题关系不大的:

我深信小世界原理和六度分割原理。互联网可印证这些理论,并且极大拉近普通人的距离。这两个原理是复杂网络研究中两个重要定理,通俗的说,在世界上任意两人之间,可以找到不超过6个人的朋友关系,将他们联系起来。也就是说,尽管世界上人口众多,似乎地球很大,但是我们与其他人的距离可以很近很近。互联网更是为我们提供了验证小世界远离的工具。前两天我在王建硕blog上看到它与facebook的CEO和创始人有过面谈,似乎通过这一个“虚拟”朋友,我就与web2.0的翘楚发生了联系。而随着明星开blog,建twitter,过去那么神秘的花花世界似乎一下子进入了我们的生活;那个让我们为追星而疯狂,辛辛苦苦搜集各种档案信息的时代就一去不复返了。两会期间,大家密切关注民生问题,直面部委领导,胡core,温core为大家排忧解难,双向沟通得如此畅快和通顺,依靠的是互联网这个纽带和桥梁。难怪英国BBC称这一次的两会的E两会,中国人们的参政议政热情是空前高涨,甚至在西方都不多见。抛开平时生活中我们被压抑得太久这个因素,这充分说明了互联网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个更为真实的生活,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创造更为美好未来的机会。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思考, 感想, 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