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米中的justice

bupt操场,10公里,59分08秒,阴晴相间

已经立秋了,天气也不再炎热,适合跑步和户外运动。今天LSD拉练时边听静雅思听所编辑的哈佛政治学教授michael sandel的《Justice》,跑完万米也听完了两节课。一方面,发现自己体能有所下降,跑到20圈后英文基本听不明白了,步子也迈得比较艰难,无心再对所听内容深度思考,或者是英中文转换,本打算跑15公里,不过到后期实在体力不支,只能再度放弃。另一方面,发现跑步时听MP3可以充分抓住零碎时间,也容易为并不如他人想象般枯燥的跑圈,带来更多乐趣。唯一不足在于手上除开拿钥匙,又多了一件装备。

Justice中讲述的都是现实中回出现的正义悖论问题,比如两种场景下,按照正义和公正,你会作何选择?1.火车刹车出了问题,在其行驶的前方两条轨道上分别有5人和1人,你若不搬动轨道方向,则5人必死无疑,你如何决策?2.同样火车刹车失灵,轨道沿线上有5个人,你可以选择推下站台上的一个人阻挡火车前进,此时你怎么办?sandel指出:有时我们以结果为导向去定义正义,有时又关注过程,这两种行为代表了哲学中两大流派,人们往往不自知,在两种流派中徘徊,表现出人的非理性。

另外,今天还谈到功利主义(Utility Theory)是否能帮助我们简化决策问题的复杂,它又存在何种局限性。比如,具体来考虑,1.是否一切情感和人们的行为可以量化,如果不能,经济学中的成本效益分析法是不是就失效了?或者难以量化的情况下,我们如何在进退维谷的情况下进行选择?2.经济学中有一个基本的假设:最大化社会中所有人utility的累积和是一种经济最优且公平的方式,我的phd论文中还于此相关,那么,在这个假设下,少数人的权利如何保证?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而换取最大化的社会利益,是否公正?e.g 承载量为20人的一条小船即将沉没,只有丢下去一个人即可保全大家的生命,如何选择?3.在所有行为可以量化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应该区分higher pleasure和lower pleasure,即不是人所获得的所有满足utility权重都一样,有些满足感如:从角斗士的杀戮中获得快乐,其utility就要低得多。

老外的课程一个最大特点在于循序善诱,并不断启发学生与之交互,反馈,进行思想的碰撞。中国大学的教授们何时可以进化至此,而不是照本宣科?也许民国时期这种教育方式也曾昙花一现,在那么短短数10余年间,中国孕育出了一批大师和思想者,此后再无超越和接近。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running_life, 思考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