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助

中午看到chenweining官网开通了支付宝捐助通道,马上打过去捐款200,之前他们只有paypal美金支付账户和银行汇款两种捐助方式,比较麻烦。虽然这区区200对他们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我只希望能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一句题外话,这起恶性交通事故不仅事关两个人的生命,它还毁灭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冲击了中国中产阶级日渐强大的观念,也进一步激发了社会对立矛盾。该案件如何定罪,如何量刑,事后的处理是否会像近几年屡屡发生的“富人车祸人祸”一样,被金钱和权势所抚平,都是万众瞩目下的焦点。我认为,在每天成千数万的交通事故中,这一起事故所引发的广泛社会思考、讨论,以及民众超乎寻常的群情激奋将被历史所忠实记录,并成为一个窗口,供后人观察、分析当今矛盾丛生的中国社会。

对于社会捐助,我的捐款向来都是发自内心的,而非组织要求指派,对于那种形式的捐助我看不惯。在汶川地震时,当天下午我就将实验室的一个月工资转账捐助给了红十字会。不过后来有点后悔,今后我的其它捐款全都给了NGO,老罗牛博之类更加透明的组织,不在给那黑暗的“红”十字会。还有一次,一位我素不相识的科大校友,同时也是北邮校友身患白血病,他们同学在小松林发起募捐,我也捐助了一笔相对自己工资不小的款数。

个人认为捐助不在钱数多少,一定要量力而行,而且最重要的在于放手去做。总有人告诉我你这点捐助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源头是制度,在不改善、变革制度的前提下,个人的捐助意义甚微。但对此我不以为然,我只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实实在在的做出一点贡献。就像韩寒在前段西南大旱时所说(大意):“即使我们知道捐助的水和资金会有被挥霍的可能,但,做出改变、贡献,总比发牢骚谴责制度的缺陷要强得多”。

此外,飞哥曾给我做出过很好的榜样,它不论人品还是学识都是值得我敬重的师兄。他PHD期间,一直资助1名贫困儿童,而且他一直都很低调。

其实,我捐款也有私心,那就是希望自己家人平安,并获得自己内心的充实、平和、富足。

“捐助不在于钱数多少,而要量力而行,最重要的在于去做实际的事情。”这个捐助原则不论我在读期间,还是今后步入工作岗位,我都将发自内心的遵从。

P.S:陈伟宁官方网站。http://chenweining.org/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感想, 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