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注意力

世上最稀缺的资源

注意力分散,不易集中不仅仅是现代人在过度依赖计算机而面临的一个问题,而且严重的话,已经成为了一种心理疾病,《三联生活周刊》上如是说。专注力的话题,我之前也撰文讨论过(《专注力的培养》)。但专注力的缺乏原因分析和对策都是自己的个人感受,缺乏数据支撑和有效实验。本文试图将三联周刊上几篇有关“大脑肥胖”的文章进行总结,提炼令人震撼的数据,以及归纳科研人员的进展和发现。 一. 网络依赖使得大脑构造发生变化 所谓大脑肥胖,即注意力分散导致的思维臃肿,无法专注在一点上的一种疾病。依赖互联网、缺乏面对面的沟通是导致大脑肥胖的重要因素之一。 斯坦福一项研究表明:我们在电脑前每度过1小时,用传统方式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就减少30分钟。而交流时间的锐减,使得控制人类交流的神经回路发生退化,我们的社交能力变得笨拙不堪,经常会曲解甚至忽略微妙的非语言信息。 在长时间使用网络的情况下,我们的大脑正在为高速的网络搜索、网络社交发展新的神经布线,更适应信息过载和多任务处理的环境。比如研究人员发现,常使用internet的网民能同时用6种不同的媒体进行34个对话。但是与此同时,大脑额叶的移情功能,复杂推理功能都在退化。 二. 无止尽的信息干扰注意力 心理学家认为,人类大脑每秒只能处理110字节的信息,与计算机相比,这个速度实在是低下。而加州大学研究结果显示,现在都市人群每天被340亿个字节的信息轰炸。我们稍微做一个计算可知,每天人们所面对的信息量是我们可以处理的1000倍以上。所以,注意力是我们精神家园的石油,是一种有限的稀缺资源。选择如何使用这些注意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的精神状态、工作效率和事业前景。 这些信息从何而来?不停地check邮箱,关注qq、twitter信息,刷新facebook,开心网找寻好友动态,漫无目地浏览与己无关的新闻等等,这些都能产生大量无用、无序、非结构化的信息。我们为何会对过量的信息着迷呢?研究表明:大脑对信息的渴求,与人们对性、美食、海洛因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这些寻求刺激的欲望是由大脑的神经传递素多巴胺控制的,他能产生非常强烈的冲动,使我们不顾痛楚也要满足自己猎求新奇的欲望。 我欣赏的英国才子阿兰.得波顿对这个现象总结得很好:在计算机前,你很容易忘记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总会有比你手头的工作更刺激、更有趣的事情冒出来。 很多人每次上网平均要开8个窗口,每个25秒从一个链接跳到另一个链接,一个意外的搜索结果、一封新来的邮件、一段搞笑的视频,这些小小的随机事件轻而易举地启动了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系统,网络上的我们就像巴普洛夫实验中的狗。 三. 社会化网站带来的问题 社交网络、电子邮件虽然可以帮助人们沟通,但这类电子通信方式缺乏人类直接交流所具有的情感温度,反而会加深人们的孤独感。 社交网络上不被重视让我们焦虑。许多人会因为在社交网站上不被倾听、不被辨析或者不被承认而感到焦虑。因此,他们诉诸社会化媒体,告诉世界他们正在做的、吃的、想的和感受的,以帮助缓解焦虑情绪。人们得到越来越多碎片化的信息,并成为更加碎片化的信息传播者。 社交网站占据你的时间,并产生大量“垃圾”信息。西班牙生物学家frank认为,写blog,社交网站上留言、转帖评论、这些无关痛痒的行为是一种“社交粘合剂”,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坐类似的事情—喝咖啡或者散步,这都是在浪费时间,但这种“垃圾般的”互动可以维护你的社交圈子。而社会化网络产生的信息一般都不具备任何传播价值。其实看一看国内各大SNS火热的转帖就知道了,转来转去不是B门,就是凤姐,实在毫无信息量。 四. 大脑如何减肥? 人类为了生存,发展处两种注意力。一种是由外界刺激驱动的注意力,自下而上的。比如有人在你背后摔了一个玻璃杯,立刻会引起你的注意力。另一种是自上而下,由大脑主动控制你的注意力,就像强迫自己阅读看不懂的paper,在众人欢腾下背诵GRE单词。大脑减肥针对第二种注意力方式。 冥想。研究证明,佛教中的冥想训练能提高前额叶皮质区神经元同步信号的能力,这种同步信号,经过共振后形成伽马波,能加强你的注意力。 执行严格时间管理制度。比如每天花2个小时在最为重要的任务上,不处理邮件,不打电话,不连网络。并将这段时间固定下来,形成习惯。 实在需要三心二用时,将使用不同通道的任务放在一起做。比如叠衣服(视觉-手动)的同时听股票信息(词汇任务)。神经学家发现,大脑通过不同的通道处理不同的信息,包括语言通道,视觉通道,听觉通道等。每种通道每次只能处理一定量的信息流,若负载过多,大脑就变得低效。一心多用往往指在一个通道内同时进行几个任务,好像打网球时用三个球。 Related Posts:No Related Posts

Posted in 思考, 感想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