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感受

对开智社群印象最深刻的3个人

开智社区是我今年4月份接触的高质量、开脑洞社区,里面有许多有趣、有料的人儿,虽然我接触的时间不多,线下活动仅参与了北京开智大会,但线上的讲座、活动市场关注,里面不少人还是留下较深印象。比如大妈、采铜、阳老、yixuan、阿纪、CNFeat等。对我影响最大或印象最深的是CNFeat、阳志平和采铜。 CNFeat CNFeat是我与开智结缘的第一人。我经常在网上写blog,但近年来写得很少,内心有冲动但总俗世缠身。某人在网上翻看简书,里面有篇文章出自CNFeat,关于如何坚持写作一整年。文章的理念、介绍的方法、提及的人和事情我特别认同,顺藤摸瓜,我看到了阳志平、王硕等大名,当天晚上我把这些人的文字都大致浏览了一遍,无比欣喜,最后看到还可以申请开智社区,缘分至此打开,从此网络世界给我打开了一扇崭新的窗户,展现出认知世界广袤的天地。从这个意义上说,CNFeat是我与开智产生链接的第一人。 阳志平 阳志平是开智社区的奠基人,也是认知科学心理学的牛人,还是是湖南老乡。阳老年纪比我稍长,但学识、阅历、对生活的理解和成就远在我之上。从blog上可见他的领域跨度心理学、网络科学、技术、写作,篇篇文章有料、有启发,干活满满。在开智社群内的开光、宣贯,更重塑了我很多观念,包括元学科的理解,超级A类人才,最小行动指南等。第一次与他正面接触是开智大会,那天我从日内瓦出差回京,飞机晚点,赶到会场时大会已经过半。一进门,看到阳老敦实的背影,他正在忙碌地给安替老师拍摄照片,不时还对安替老师的演讲内容点头称赞,后来看到我站着听讲忙过来告诉我后排有座,让我坐上去聆听。园脸、憨厚、快语,热心,这是我对虚拟空间上那个睿智、犀利阳老不一样的第一认识。 采铜 采铜在知乎上的大名如雷贯耳,我买过其撰写的《开放的智力》,并且模仿其思路写过文章,比如信噪比,时间管理的半衰期等,没想到能在网络世界与之发生直接联系。。。 Related Posts:君子之交,兄弟白描吴晓波接续那点亮的光笑来带来的改变12.20 未跑步-羽毛球-春天责备1217 游泳25min 800米中原自由行 (龙门石窟 – 关林 )

Posted in 思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中原自由行 (龙门石窟 – 关林 )

端午小长假之后,我独自一人在曾经中华文明发祥、历史悠久的老城洛阳,开封游历了一圈,感受千年的繁华。废话少说,选择性贴一些图,看图说文。 19日火车抵达洛阳,当它徐徐驶入火车站时,已经是早晨7点半,比预计晚点半小时。在中国火车、飞机等公共交通工具晚点是常事,这一点在我回京时亦得到印证,凌晨在车站等了近40分钟才得以坐上回程火车。安顿好行李,直接奔赴位于洛阳南郊的龙门石窟。 未入大门,就看到伊河由南至北缓缓留出,将位于东山和西山的石佛、石窟分隔开来。两山巍然对峙,伊水中流,形似一座天然“石阙,故龙门在古时又称“伊阙”。此时烈日当空,我没走几步就汗如雨下,不过由于伊河的存在,它吸收了不少热量,让毒烈的太阳没有那么可怕。 龙门石窟历经1500多年的历史,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千都洛阳(公元494年)前后,并历经东西魏、北齐、北周,以及隋唐、宋代等多个朝代,各朝各代的工匠都在陆陆续续地兴建和修缮。尽管物转星移,朝代更迭,但是当时人们对佛教信仰的尊崇却超越了帝皇和朝代,一直延续下来。因而在南北近1公里不长的东西石壁两侧,星罗密布地分布了大大小小近10万尊石佛,我看到很多石佛形态各异,风格不一,体现了历史长河中,工艺和技术的更新与变化。 但是很可惜的是,我所见的大部分石佛的头部或者躯干都遭受严重破坏,令人惋惜。其中,有些是因为人为偷盗,有些是在文革时期“破四旧”时被刻意破坏,加上千年来这些石佛风吹日晒,缺乏一定的保护,风化现象严重,石佛石窟普遍受损严重。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得今人看到几尊完整的石佛像成为奢望。在受损的石佛岩壁前,“强颜欢笑”的某人试图拥抱他们,呵呵。后来我想,若是做到心中有佛,那么石窟佛龛中的大佛身躯受损对于那些修行人而言,又何妨呢。 下面这尊石佛算是保存比较完好的一个了,他深居洞中,洞顶还保留有颜色鲜艳的彩绘,实属不易。有意思的是他笔出了一个“耶”,他是在为自己没有被损毁而庆贺么? 佛家自有说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Related Posts:对开智社群印象最深刻的3个人10.28 TEMPO4km6.18-621 10km 青岛游总结4.1 羽毛球 2h & 杭州乌镇攻略k982小聚中原自由行 (开封)

Posted in 旅游 | Tagged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