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心理学

可支配时间增长与可感知时间减少的矛盾与对策

  一、 个人可支配的时间正在变多,感知可利用的时间却似乎日益减小。 自工业革命以来,人们在从事的各项劳动花费时间方面,占用更少时间,大部分都交给机器、工具自动化完成。从18世纪无日无夜从事体力劳作,仅有休闲的2-3小时,增长到当前朝九晚五工作之后,获得休闲的5-8小时。社会学家发现,从统计意义上看,除去部分个体的脑力劳作,创业投入等,人类整体的休闲时间在不断增长。 然而,若是询问任何劳作能力的现代人,不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不论是老中青哪个年龄段的人,大家似乎都感觉时间不够用。如若身处都市体验其快节奏自不必说,而若是赋闲乡下,也依然难以体会长时间的悠闲。从客观上看,时间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不偏不倚的24小时,这种资源既不可存储,也不可回溯。唯有主观感知发生变化,确切地说,是人们与时间相处之道发生了变化。 二、 时间应用观念和使用的不合理,导致主客观感知的矛盾。 现代人24小时的时间,可以粗略分为工作时间和休闲时间。虽然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普及,让在家办公成为可能,一定程度模糊了工作与休闲的边界。但大体上这两部分是具有客体时间载体,普遍而言,人们的工作时间在白天,休闲时间在夜晚以及法定节假日。 而客观高生产率下效率提升带来的休闲时间增长,与人们对时间主观感知的减少,两者间的矛盾归纳看有三点原因。分别是工作时间未用于内核刀刃,外围任务无谓消耗造成时间不足错觉;休闲时间未能主动参与体验,导致看似休息实则涣散精力,造成转瞬即逝的时间无感;此外,还有互联网碎片化与短收益半衰期事件,导致时间被无意识消耗。 (1)工作时间未能率先解决最重要的问题,带来任务蔓延与无效率时间消耗。现代社会,工作成为伴随人们一天最长的时间开销。而受拖延症困扰、被时间追赶得气喘吁吁的现代人发明了“时间管理”的显学,这门管理学将告诉人们如何通过四象限分析区分重要、紧急事项;如何合理划分与切块任务,做到最小可行动;如何运用列表、GTD、番茄时间等辅助工具更进一步提升效率。然而,这些都仅仅在“术”的层面提供解决方案,而“道”却鲜有提及。 在我看来,充分利用工作时间的“道”,在于找准核心价值工作,抛开边边角角,以“心流”状态攻坚克难之,方可实现真正的工作效率,这也是有效节约、高效利用工作时间的核心观念。所谓工作效率,是指“完成的工作”/“完成工作的总时间”。而需要“完成的工作”,按照认知资源投入和客观难易程度,它必然存在一个重点核心,找到它,划定边界,用各类时间管理“术”完成之,则任务完成80%,剩下的20%优哉游哉毫无压力。若核心任务不完成,即使在前期、后期投入再多的精力,做多么扎实的准备与完善,都是白搭。整体工作效率也是零,因为分子为零。 而我们现代人,往往存在畏难情绪,总是在核心任务的周边做文章,用勤恳的态度、勤奋的加班来麻痹自己。同时,这些周边工作虽然也带来完成的成就感,但造成一种努力的假象,以及因为时间总是不够,任务无法完成的错误感知。 (2)休闲时间的使用深度不够,被动参与休闲难以体会时间带来的快乐。 也许繁忙工作让你疲累不堪,在仅有的休闲时光,我们愿意从事一些不费脑子、或者不费体力的休闲活动。比如看电视,听音乐,打游戏,上网逛等。心理学研究表明,休闲时间由于“被动参与”与“被动接受”,大脑和体能依然难以有效恢复,而且带来的满足感将远远低于我们“主动出击”、“全情参与”的休闲活动,例如从事一些个体创作活动,陪家人创造独享时光。 所谓休闲,是让人们在非强制性、紧急任务下放松注意力和意志力,自主支配脑力与体能,以确保在下一个紧张周期,能在较短时间内有效恢复。如果当我们的大脑,在休闲时依然被各类事情牵绊,或被外界灌输思想,漫无目的的浏览热点,注意力和意志力将被不断消耗,不断涣散。回想一下,当我们看过原本想放松的综艺节目、追看几集平日难以跟上的美剧、上网浏览了大千世界的热点后,是否依然感觉疲累不堪,无所获得。而且,这些的欢愉时间也转瞬即逝,让人惊叹休闲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反之,如果在休闲中,我们能保持全情投入,以有限的注意力和意志力投入我们热衷的个人兴趣或创造活动中去,那么时间将变得温馨、令人回味。 (3)互联网碎片化以及享受收益短半衰期事件中,我们的时间在无意识中被浪费。 在工作和休闲中,有时如果我们目标方向感不强烈,往往会失去焦点和目标。此时,仅在咫尺的智能设备会马上扑上来,激活我们在互联网时代下被重塑的大脑神经回路,让我们不由自主刷无甚意义的朋友圈,或是实时更新、却岁岁年年都相似的头条新闻。 如果你逃脱了互联网碎片化的陷阱,还有短期收益的大坑在等着你。所谓收益,是指对于人在心智、体能方面的获益程度,以个体感知为主要衡量。而收益程度是否能在更远时期内积累发挥效益,则决定了其半衰期的长短。这个概念可以类比化学元素中半衰期。心理学人采铜曾经对让日常生活中,各类收益事件进行过分类,按照收益的高低,以及这类事件在未来收益的衰减程度。将所以事件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高收益、长半衰期。例如每日冥想、时刻保持好奇等。 第二类是高收益,短半衰期。例如饱餐一顿麦当劳等快餐。打一段紧张刺激的游戏等 第三类是低收益,长半衰期。例如洗冷水澡锻炼身体,建立独立思考的思维模型等。 第四类是低收益,短半衰期。例如刷微信朋友圈,网上充当围观群众观战等。 人们若非刻意联系和反省,常常在工作学习中不由自主地倾向于接受采纳和从事短半衰期的事情,因为这些事情立竿见影,声色味即时可感知。不过,这些事情虽然能给我们当下带来快乐,但这种快乐依然容易消逝,无法累积,而如果不经训练,人们却总伴随着懊悔与下一次的重新享受。时间就在一次次的回首过去叹息扼腕和下一次快捷享受中流逝了。 三、破解时间增减矛盾的对策 一是工作时间使用上,要先解决最重要的问题,攻克最难的部分,时间将释放更多效益。 1. 不要按照工作原本的先后次序,而是按照认知难以程度,对任务进行剖析,切出内核与外延。 2. 在工作中,将有限时间优先投入最困难、最核心的内容。如果无法确定时限,不妨用80%的时间总量。一旦超过且尚未完成,提前申请更多时间资源,直至内核攻克。不达内核,绝不放手。 3. 不要追求完美,内核内容要满足最小可行产品的原则(Minimum Viable Product, MVP) 。如何满足MVP,在其他文章中论述。 二是休闲时间利用上,要创造主动参与、深度沉浸的体验。 1. 体力活动和脑力活动相互交叉,工作时间如果体力劳动居多,则休闲时以脑力活动为主,放松体力;反之,工作中耗费脑力较多,则休闲时辅以体力运动,可科学有效恢复脑体力。 2. 避免无谓的“被动式”休闲。以自我主动参与为基本原则,创造机会,沉浸其中。如果能培养发展一项自己的业务爱好更好,尤其是以创造类项目为佳,休闲时持续、稳定地投入时间,在创造创新中获得休闲的快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思考, 自我成长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

人类有多少种类型?按性格,粘液质、多血质……? 按情感,乐天派,悲情派……?按星座,狮子,双鱼,处女……? 太多类别,对于我而言,只是多一个社交谈资而已,一笑而过。但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徳韦克教授,从行为心理学角度,将人分为:固定性人格(Fixed mindset)和成长型人格(Growth mindset)两类,对我的启发很大。而且,我在自己的成长境遇过程中,也通过不同渠道和书籍,隐约悟出成长型心智发展路径。 我从初中开始,到高中,大学甚至研究生,一路学习几乎都顺风顺水,高分,名列前茅,保送,众人的褒奖,聪明的夸耀,都在增强和加固我的固守性心智思维模式,“哦,我是聪明的,我应该更好地展现实力,维护名誉”。因此,在褒奖和优秀成绩背后,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维系,并且要表现出似乎很轻松容易。但在进入研究生、尤其是PHD阶段之后,我发现曾今引以为傲的很多优势开始消退,优越感的“城墙”出现塌陷,众人中我不再光彩夺目,甚至很多方面,我努力付出却迟迟见不到成效,无法达到其他人所企及的高度。 这时的我,开始怀疑,信念也出现动摇。我还是那个我么?为什么会滑落到这步? 其实,不是我在滑落,一方面是因为所处的竞争环境的变化,另一方面,是我对之前尚未触及的深层次个体能力认知的觉醒。那个阶段,我非常迷茫,身边也很难有人帮忙看清道路。庆幸的是,那时我遇到了《少有人走的路》、《把时间当做朋友》、《暗时间》等好书,它们从不同角度,分析阐释了积累和成长的关系,明晰了开启心智的意义。迷时师度,悟时自度,后来自己也琢磨了一套方法论,从暗黑时代走了出来。当时《Mindset》恰好也是07年出版,与我的迷茫期重叠,不过当时我还没有阅读英文原版的习惯,如果提早能看到这本书,也许个人冲出泥潭的加速度会更快。 Mindset中,对两种心智思维模式的基本表现特征定义为: 固守型心智: 在意表现的结果,不愿丢面子。遵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要展现最好的自己” 时刻维护智力、体力等各方面形象,期待完美; 认为智商天注定,至少基因决定了很大程度; 认为性格难以改变,固若金汤,三岁看到老 认为某些技能不可习得,至少是天生不擅长,即使联系亦徒劳无功 …… 成长型心智: 在意整个成长过程,不怕丢脸,秉信“下次会更好” 乐于挑战,善于学习总结,愿意习得教训而愈挫愈勇 认为智商、性格、技能等均可通过练习而改善甚至精进 不贴标签,不框定设限,不要完美。 凡事希望学习,练习,尝试,一次的失败是为了下次的突破 …… 将两种心智人格进行展现和对比后,很明显我们更喜欢后一种,它代表了持续进步的可能和成长的政治正确。虽然理论上区分两种性格很容易,但现实中每个人或多或少能从中看到固有或成长的一面,差别在于主导行为取向的占比不同而已。 我个人自认为热爱生活,喜欢挑战,乐于成长。但在一些事情上,固守性心智依然左右和限制了我的行为。以演说为例,中国人对于公众演说似乎不及西方人有感染力,普罗大众的公众演讲能力囿于我们的谦虚和内秀传统,也普遍弱于西方人。在这个观点,或者说偏见下,我从小对演讲总是有种抵触。而且,我也看到很多牛人对此也同样存在困扰。比如当下风投姐的大牛徐小平,他在公众演讲之前,也总要度过十几分钟的出汗痛苦期。其实,仔细回顾,认真总结可以发现,演说力作为一种技能,与性格、表达等关联度不大,而成功与否更多取决于对话题、材料的熟悉程度以及准备的充分性,尤其是一次次的联系。从小到大的若干多次经历告诉我,如果能仔细编排内容,深入理解材料,充分排演,演说一场让你停不下话匣子,节奏张弛有度的公众演讲是很容易,甚至是水到渠成的。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是,希腊人德摩斯梯尼天生有口吃的毛病,这对一个置身于当时以逻辑雄辩氛围而著称的文明古国希腊,而且要以公众演讲为职业的人而言,是多大的打击,不过德摩斯梯尼对抗缺陷,蓄积心智力量,通过嘴含鹅卵石,一字一句练习演讲,苦练之下,最终也成一代雄辩家。 如果成长型心智运用得法,则让我想起另一个概念——反脆弱性,即通过不断的受挫、打击,生命力不是脆弱的消亡,反而更健壮。反脆弱性既可以用于无生命体征的物上,强调物的势能。比如火,本来一点点火苗是容易被风吹灭的,然而当它形成规模,火旺成势后,风越大则它燃烧愈充分,火势更大。反脆弱性也能用于生命个体上,比如人,成长型心智带来抵御脆弱的力量。 不论是飞来横祸导致的健康受损,还是复杂利益下生意的倾家荡产甚至锒铛入狱,都可能让一个人遭受巨大打击而沉沦,但也偏生有些人,不要标签与固守,愈挫愈勇,从一个自由王国,走向另一个自由王国。 比如,在澳大利亚,罹患先天性短手短脚症病的Nick,他只有一个身躯不足1米四,唯一能与外界交互的是像一根小鸡腿棒的左脚,童年的他也受尽白眼和委屈,他也根本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但如果固守在对生理健康的学术定义,受限于心智对自由成长的向往,他不可能活着走到现在。今天的Nick,出书,演讲,冲浪,跳伞,和正常人别无二致,而他对不断超越自己、享受成长过程的追求,让他更本质地找到人之为人的真谛。 在国内,这样的例子也很多。褚时健,曾经作为中国烟草大网,领导红塔集团红透遍半边天,在烟草行业如日中天、一呼百应,但后来应为国企产权不清和管理激励错位,被检举贪污受贿入狱,被判17年。当保外就医时,他已经近八十岁,从一位意气风发的中壮年,被岁月打磨成了两鬓斑白、背心微驼的老人。然而,褚时健不受曾达到高度的限制,没有沉湎于过去的辉煌与对现实的蹉跎叹息,又一次运用心智的支撑力量,投身商海,在哀劳山上,组了2000多亩地种橙子,挑土浇水,勤恳种植,毫无互联网思维的他却误打误撞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水果电商翘楚。 另外,固守性心智和成长型心智在个体思维体系中的扎根发芽,与我们所在的环境也息息相关。当你身处在一个强调集体主义,以他人价值与眼光为主流衡量标准的家庭或社会时,固守性心智往往会取得胜利;而当你成长于一个强调个体自由,尊从个人追求的社会或家庭时,成长型心智无疑更容易培育成熟。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外界环境比较糟糕,甚至剥夺你在追求成长的可能性时,不要忘了,人最大的自由,在于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固守性心智和成长型心智的概念一经植入,我相信,人人都有鉴别优劣、自由选择的自由。 MindSet这本原文书籍,概念并不复杂,书也不厚,但它揭示的行为心理动机却极其深刻,甚至已经成为了动机心理学的一个流派。Carl Dweck将两种心智思维模式,放在日常工作、体育竞赛、亲子关系、为人父母等不同场景下,将两种心智摊开了,揉碎了,为你娓娓道来。另外,斯坦福的Carl Dweck教授不仅是Mindset理论的提出者,也是动机心理学“执行意图”的提出者。后者的理论也很简单明了,关于现代人制定目标为何迟迟难以兑现的普遍问题,提出了”if-then”模式下的执行意图体系,在心理学领域也开创了独立的天地,隶属于自我决定论体系,这个体系的经典书籍包括《WOOP思维心理学》、《成功、动机与目标》等。下次再写写这方面的读后感。 Related Posts:旅行艺术=快乐生活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2.17 4km & 创业的国度2.15 4km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书评, 感想, 自我成长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2.15 4km & 意向与意愿

4km 夜间跑。帝都的人和车在我这个小区周边都不多,跑的很随性,很畅快。未计时。 life: 1. 工作上boss表扬了下项目申请书写得不错,作为模板广而告之了,还挺开心。 2. 这几天中午听《冬吴相对论》,这是百度跳槽出来的梁冬和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主编吴伯凡的两人主持的商业经济脱口秀,中午吃饭时,我喜欢一边听脱口秀或观看视频,一边吃饭,都不耽误,两个中午基本可以听完一个话题。这两天我选择的《好运气、坏运气》,其实它是从一本几年前比较流行的畅销书–《秘密》,以及后来出版的《吸引力法则》(博华曾送给我一本)–引发的讨论。 其核心思想是:我们看似遇到的好运、坏运,其实在很大一个程度上,或者绝大部分是可以自我控制的。人们可以通过强化自己的意念或者意向,用视觉化的想象加深意向,实现神奇的“心想事成”,《秘密》一书对其做了更抽象和符号化的表达:每个人和事物都是会产生频率的,当你的频率和其它物体的频率相似时,你们会产生谐振和共鸣。人们加强目标的“意向”,就是打开与这个“意向”相同的频段接收器,在过滤掉杂七杂八的无关紧要的事件后,同频率的目标自然而然会靠近你。这个论点粗看起来迷信,无理,但其实背后存在一定的心理学支撑。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人有两个“我”,一个是外在的超我,超我负责“意愿”,或者说是欲求(want);一个是内在的本我,本我负责“意向”(imagine)。举例而言,我想要成为一名科学家,我不想得癌症,这两句话中:“想要”,“不想要”均属于意愿(want),“一个科学家”、“得癌症”属于意向(image)。 更多内容参见我的主blog: http://www.caicono.cn/wordpress/2012/02/the-sectet-image-and-want.html   每日一图: #Rework# 摘录。 废寝忘食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没错,熬夜确实能立马挤出不少时间,但是以后你得为此付出沉痛的代价:你的创造力、士气和心态都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偶尔一两次开开夜车没什么关系,只是别形成习惯。如果长期熬夜,你付出的代价就会不断攀升。 夜@东直门 。 Related Posts: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不要让思维停留在”舒适区“积极面对一切

Posted in running_life, 思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不要让思维停留在”舒适区“

看到天涯上一位博友的文章《成年人的思想还能进步么》论述了思维进步的重要原因和意义,我感觉分析得甚为到位。 《成》文中谈到了经典心理学中,科学家将大脑区域划分为三部分:舒适区(comfort),学习区(learning)和恐慌区(panic),人们若是总将思维方式停留在舒适区域,不对与自己世界观、价值观不一致的观点进行批判性思考,而总以一种敌对和排斥的思路对这些想法嗤之以鼻,就不能获得心智上的成熟以及思维上的进步。并且分析指出大多数成年人得不到思维进步的根本原因在于:1. 停留在过去的辉煌中。“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久而久之,就不愿意,也没有能力吸收新鲜观点、融入变幻莫测的新鲜世界中。2.  放纵自己停留在思维的舒适区,而不思进取。这个进取不是指事业上和生活上的抱负理想,而是用于挑战原有的价值地图。“有一些年轻人的脑浆已经从液体变成固体,只接受符合他们原有观念的东西”。 反思自己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毛病呢? Related Posts: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2.15 4km & 意向与意愿1.31 30俯卧撑培养清晰的思路和良好的表达方法

Posted in 思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