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家人

外公,一路好走

外公在经受内风湿、胃穿孔,脑梗塞等重大疾病折磨近16年后,于2016年元月一日下午2点22分,驾鹤西去,享年87岁。 前段时间我回长沙看望外公,明显感知到他身体状况的每况愈下。外公静静躺在病床上,身体蜷缩,无法言语,也几乎不能自主动弹,所有行动都需要护理完成,翻身,解手,进食。输氧管、排尿管等若干管子插在身上,食物也需要通过鼻腔注入胃里。外公大部分时间是在休息睡觉,有时晚上还清醒些,能简单蹦出几个含混的字。外公最后一次清晰说话,在我记忆里应该是中秋节和外婆的对话,“你们不要来了,你早些回去休息”。11月22日,我去看望外公时,我在床边喊了他好久,外公才慢慢睁开眼睛,艰难、疲倦地望望我,眼里似有泪花,但此时的他,已完全无法做出更具体反馈,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2015年以来,外公的病危通知书不知是第几次下发,我本想利用三天假期再回去看看,小姨从医院前方告知,外公病情很反复,相关体征指标时好时坏,可能也能度过难关,让我们呆在北京也不用太着急。外婆也宽慰说,之前病危通知已下发十多天了,怕你们担心也没及时告知,这次应该也能挺过去吧,你今年已经特地回来看望外公多次,这次元旦不用回来。 1月1日下午,我在自己房间内写材料,电话砰然响起,那个不想听到结果还是不期而至了。 2000年开始,外公患上了内风湿和痛风,在近10年的时间内,他的手指开始变形,骨头生疼,但这段时期他思维清晰,说话写字都毫无问题,偶尔还能外出参加一些活动,并开始回顾自己70年来的风雨经历,撰写回忆录。后来,外公原本就高度近视的视力和听力都逐渐下降,与外人的沟通费劲了许多,他开始更喜欢独处,窝在沙发的一角,静静地看报纸、听收音机,看电视,并将看到的、听到的新闻、故事、电视剧,写成各类诗歌,一行一行,一张纸一张纸,积少成多,居然洋洋洒洒写了数百首,后来我们给外公印刷了8本小册子,取名为《小花小草集》,撰写人外公,校审人外婆,这些小册子,分发一些给外公的老同事、老战友、老朋友,大家无不惊叹外公还这么富有生命力地创作。这时的外公,应该是患病时期最幸福开心的时候吧。 但2010年之后,外公的病情日益加重,内风湿痛风让他的手指严重变形,已经无法再握住钢笔,而手上的皮肤显得冰冷而光滑。痛风侵袭下的双腿也无法支撑身体重量,所有起居行动都需要轮椅帮助。此外,还伴有前列腺疾病,排尿困难。这一阶段,外公需要家人白天夜晚轮流照顾,随着时间推移和病情日益加重,还需要请保姆专门照料。每次回家,我看着外公日渐浑浊的眼睛和含混的发音,握着他因痛风而扭曲冰冷的手,都无比心痛,更希望能多陪伴、多尽力照顾。 进入2015年后,外公脑梗塞日益严重,家里几乎已没有能力再照料,在一次病危通知书后,外公入住医院进行治疗疗养,这一躺就是一年。 外公1929年出生在一个湖南农民家庭,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后来父亲去世后家境日益贫寒,母亲拉扯六口人几度到了无法揭锅的地步,后来将其过继给伯父。外公的继父是本村的小学校长,知书识墨,小时候就让外公读书,后来邻村私塾先生见外公眉清目秀,举止端庄,给他取了学名“管奇”,有管仲之奇的含义,后来外公一直沿用。 外公早年成绩优异,屡屡第一,高中时期,学校的民主进步风气浓厚,英文、国文、数学老师都是地下党员,耳濡目染,外公也萌生了追求民主自由的革命想法。后来报考革命干部学校,参加革命,并于中国共和国成立后的1个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外公自己也刻苦努力,从一名年纪轻轻的湘潭市总工会干事,带领贫苦乡亲们与资本家地主斗争,并一步步靠踏实与肯干,从湘潭攸县的小镇中走出来,走向省城,最后在省委宣传部任职20余年,后调到省体委担任纪检组长,直至退休。 在文化大革命中,外公也经历了那一代人逃脱不了的命运,当时省委近80%的干部都被下放农场或边远地区,外公带着全家被下放至资兴劳动,与农民吃住在一起。后来外公回想起来这段历史一笑而过,似乎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而在当时风云际会、红色革命的大背景下,这种生活境遇也可想而知。 在我读小学、中学的12年时间里,大部分时候我是在外公、外婆家度过的。对那一段时光,虽然我少不更事,大大咧咧,但很多片段是铭记于心的。小学前,最初我家没有自己的房子,全家老小都挤在一起,那时我记得冬天我们要烧煤、烧炭取暖,外公自己扛煤球,给我生炭火暖手。后来有家里安了一个老式的、炉子,全家常常围炉夜话,外公在滚烫的炉子上烧开水、拷橘子。外公下象棋是我的启蒙老师,他告诉我“马跳日”,“象行田”等基本规则,我也非常喜欢与外公下棋,有空就要杀一盘,渐渐地,我居然能打败启蒙老师了,小学时在大院里的象棋比赛还获得了名次。外公对我的学习情况很关心,经常问我进展与成绩,但他对于背诵课文等记忆性的要求不高,主旨意思对了就行,因此每次学校布置要背诵的任务时,我都尽可能地找外公背诵并让他签字。外公在清醒时,勉励我要时刻:谦虚谨慎,虚心好学。我将永远铭记于心。 外公退休前后,还担任省老年体育工作协会副主席,他也尝试了很多休闲运动,包括打门球,钓鱼,桥牌、乒乓球、练气功等,但都没有持续太久,坚持到最后且风雨无阻地是和外婆一起每天两个小时的散步,早晨6点出发,数年来不断。此外,就是读书、看报,写写文字。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湖南湘军有八人参赛,获得了七块金牌,史无前例,外公作为体委的老革命工作者,高兴无比,即兴写诗:千年等一回,百世永其昌;八龙战悉尼,勇猛夺七金;健儿英雄路,花香苦寒来,体坛创奇迹,湖南得第一;震惊三湘人,老少皆欢喜。这首诗,也开启了外公开始写《小花小草诗集》的序幕,随后的几年,他孜孜不倦,写就了数百首诗,成为我们家的永久精神财富。 外公两袖清风,一身清白,他的一生,从饥饿贫寒中走出,在民主革命中萌芽,革命浪迹五十载,经历了反右肃反,文革浩劫,也享受了夕阳红的晚年生活,我们永远怀念他。愿外公安息。     节选一些外公生前的小诗。 问心无愧 八十人生走红尘,不怨天来不尤人。 革命生涯数十载,呕心沥血无后悔。 终生为党为人民,刻苦勤劳长精神。 晚年完成回忆录,写就诗歌一千首。 七百万字手札记,主席诗词能倒背。 诗林书海享畅游,广播电视观宇宙。 儿孙各个皆能干,全家日日乐天伦。 若是阎王邀我去,问心无愧笑着走。 林语堂泪写《京华烟云》 此书写罢泪涟涟,献予歼倭抗日人。 不是英雄流热血,神州谁是自由民。 旅居巴黎幽静日,长篇小说英语写。 家仇国恨两夹击,刻画细腻又贴切。 错综复杂打逗闹,民族气节不出格。 电视演绎更端详,赵薇宝国担主纲。 淋漓尽致堪称绝,管仲看后深受益。 终生老伴不能离 翁妪合在有道理,鸳鸯总总在一起。 严冬腊月盖暖被,腰酸背痛有人捶。 小病小痛有人帮,寒暑冷暖不怕欺。 和睦温馨平安过,终身老伴不能离。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 八年抗战除日寇,九州齐斩恶魔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感想, 生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的嗲嗲和他的《小花小草集》

我的嗲嗲早期参加革命,建国后先后进省委宣传部和省体委纪检委担任要职,晚年来由于痛风无法行走,耳朵也越来越背,需要助听器才能挺清楚家人讲话,嗲嗲在家只能依靠轮椅生活,吃饭进食等需要保姆帮助,不过所幸还有深爱着的娭毑,最爱的报刊书籍,以及每天笔耕不辍的诗词。嗲嗲赋闲在家之后,凭借广播和电视的广袤信息,他依然关心着、了解着世事变化,自我创作了近千首诗词,涵盖各个方面,涉及上至政府政策(土地、农民、住房等等),下至电影电视剧(比如许三多观后有感)等等方面,由我小姨打印出来印成小册子(目前打印了8册,第九册正在处理),分发给老战友,老朋友,这构成了嗲嗲晚年生活的大半部分。 今天临行前,嗲嗲又写了首《问心无愧》和另外一首诗给我,我赶紧将其打出来,《问心无愧》是对嗲嗲自己枪杆、笔杆一生的最好写照。希望嗲嗲健康长寿,颐养天年! 问心无愧(2010年10月4日) 八十人生走红尘,不怨天来不尤人。 革命生涯数十载,呕心沥血无后悔。 终生为党为人民,刻苦勤劳长精神。 晚年完成回忆录,写就诗歌一千首。 七百万字手札记,主席诗词能倒背。 诗林书海享畅游,广播电视观宇宙。 儿孙各个皆能干,全家日日乐天伦。 若是阎王邀我去,问心无愧笑着走。 嗲嗲的心里话 水有源头树有根,那个爹娭不痛孙。 呱呱落地到长大,小学中学冒离家。 千里京城上大学,独立生活靠自我。 每走一步勤观察,成长成熟让人夸。 遇到坎坷和挫折,心急如焚欲解结。 学业事业已定位,如释重负无忧虑。 朝夕相伴不可能,隔三差五想一见。 诚信至上学做人,好自为之奔前程。 Related Posts:外公,一路好走0904 4km对华健的记忆

Posted in 生活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