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哀悼

兄弟保重

早晨不到7点接到电话,Y的父亲走了。我情绪一下子就down了,再也无法睡觉。屋里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生活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