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历史

认知贯穿的人类简史——<人类简史>读后感

如果放眼回首人类的发展历史,其中的逻辑演进路径是怎样? 《物演通论》给出的观察是递弱代偿,而从以色列当红历史研究者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中,我看到的是以”认知“为主线的人类演化史——认知革命,虽然它只不过位列作者提出人类简史的三大革命之首,但从这个角度,看待人类的进化、地球生态圈的称王称霸和长期以来的自我革新,复杂认知让我们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比任何生灵都更强大的能力。 1. 基于深度认知的协作而非单打独斗,是人类区别于其它物种的关键。 人类,从十万年前的智人进化的那一刻起,我们生理开始变化,直立行走习惯解放了双手,为手语交互奠定基础;咽喉处于下巴下方,为避免袭击的同时,也为语音交流作进一步准者备。逐渐地,人类在部落中,发育出语言,八卦、故事等基础认知力,一方面,我们开始对看得见、摸得着的世界万物、山川河流、木水火土命名,制造出锋利武器,设定实体概念,另一方面,我们也发展出丰富想象力,构建出如宗教、国家、货币等想象产物,凝聚更大范围的陌生人共识,共同抵御风险、共创事业。进而,人类对现实世界和虚拟认知的交互、理解越来越复杂,掌控更多的物质、能源和信息资源,并通过一代代的基因遗传进化,成为生物链的最高统治。 在认知力不断发展成熟的同时,人类也形成了基于同一想象力复杂认知的大规模协作。纵观大自然,绝大多数物种都是独立行动,而少数群居动物,却缺乏复杂认知。比如,蚂蚁、蜜蜂单个体很愚笨,但他们形成的大规模复杂社群却具有天然的智慧,可以完成复杂的翻山越岭、寻找食物、传递信息等行为,但这类协作只针对特定目标。又比如,大猩猩、黑猩猩可以进行多目标范围下的协作,但协作的认知深度有限,协作范围有限,当超过一定规模,比如150后,猩猩们就无法进行交互。 2. 认知能力的核心,在于不断反思全知全能,以科学态度开启未知大于已知的新征程。 从早期的认知革命,人类超越自身经验去寻求自然火种、石器武器的庇护,到科学革命发生后,人类确立现代科学体系,以理论、实验、计算和数据等范式探求未知世界,人类的先贤和精英们均秉承了否定之否定进步的思想,正带领人类开足马力,驱动认知动力舰艇在未知世界的海洋中前行。 现代学科中,“认知”是一个具有复杂内涵的词汇,它既可以视为一种能力,是在人类基本情绪反馈的基础上,发展出的具有推理、反省能力的高级心理模块。而“认知”亦可以与其它学科相结合,发展新的学科,比如认知心理学,认知网络学,认知写作学等。所有核心,在于承认人类不足,进而实现善于自我否定与双螺旋认识。 试想,如果缺乏具有内在批判精神的自我认知,我们人类可能就止步于先贤们,如亚里士多德、佛陀、默罕默德、孔子,所提出的认知框架中,而裹足不前。中国近现代就吃过认知的亏。由于盲目自大带来缺乏开拓认知新疆域的理念,甚至人为封锁、禁闭认知的可能性,因此,当芸芸众生中的一小部分人对对未知世界不得其解、心存疑虑时,也只能在三纲五常、君臣之道中去寻求答案。而反观西方同类智人,已经在物理、生物、数学等复杂认知学科中开天辟地,建树结果了。 3. 发展复杂认知,成为现代智人。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新技术新学科应接不暇,而人类万年演化的大脑皮质往往不能适应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当今时代。 诺奖得主卡尼曼为代表的现代心理学认为,人类心智存在快思、慢想两大进程,通俗说来,”快思“代表着情绪模块,而”慢想“代表着推理、反思和算法模块。而卡尼曼的双系统原理受到认知科学家基思·斯坦诺维奇的启发,而斯坦诺维奇将我们的心智划分为三重,自底向上分别是自主心智,算法心智以及反省心智。自主心智类似于情绪化内隐模块,包括条件反射、内隐学习等行为均受之控制。算法心智对应于传统智力部分,包括逻辑力、空间想象力、记忆力等。而人类最为独特的认知模块是反省心智,可以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自己的思考,找出个人能力无法企及的未知领域。然而,我们的自主心智、情绪、自然反应模块占据了大部分的脑区域,而演化推理、反思模块只不过发展了数百年,尚未在大脑资源争夺中处于上风。 如若现代人类要继续谱写人类历史,避免《人类简史》中所描述的悲观场景 “我们对周遭的动物和生态系统掀起一场灾难,只为了寻求自己的舒适和娱乐,但从来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 则应更大程度发展复杂的反省心智,丰富认知能力,成为现代智人。 Related Posts:旅行艺术=快乐生活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2.17 4km & 创业的国度1.20 6.9km & 老爸牛&天才与疯子

Posted in 书评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我眼中的北京(1)

北京的名人故居、遗址等文化遗产悄然藏在一个个小胡同、小街道上,这是历史赋予它的使命,这是厚重文化赐予我们的财富,我们往往经过而没有察觉。 北漂北京已经十年了,我有没有好好去体会这份恩赐呢?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用相机记录下我眼中的北京。 btw:就是今天骑车太冷了,骑车了30多公里,如果下周不出差的话,我应该还会推出一个系列的。 欧阳予倩故居 张自忠路5号1946年国共谈判时中共个代表团驻地_东安门大街1号三一八惨案 纪念刘和珍君@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中戏北剧场_北兵马司胡同1号文天祥 文丞相祠_东城府学胡同63号僧王府_东城区炒豆胡同77号红柚宿舍 东棉花胡同2号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_景阳胡同7号 建设中的老北京北京深秋的西海豆瓣胡同故宫北护城河庆丰包子铺我没有把他们吃完之前,我不认为我能吃下这么多包子求是杂志社 Related Posts:2.19 30俯卧撑&惬意的一天岳飞之死是暴力均衡的必然

Posted in 旅游, 生活, 绘声绘影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岳飞之死是暴力均衡的必然

这些天听静雅思听的历史频道,里面提到李亚平的一本书《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这本书中推演出一个特定的结论:岳飞必须死。他的死是暴力均衡方程式下的必然结果。在此将全篇的推演逻辑做一个梳理,让我们更好的从宏观上看待历史事件和历史变迁。也推荐静雅思听这个网站,具体内容上网站看吧:www.justing.com.cn 1. 从古至今,我们都处于暴力决定的年代。拥有暴力者容易控制权力、领土,从而为所欲为不受束缚,这种暴力在古代表现为直接的军事力量和战斗能力。内忧和外患是暴力的表现形式,他们一直是古代中国帝王心中的两大顽疾。当且仅当这两股力量达到平衡时,国家才能安然度过,否则一方的强势和另一方的失衡,必然导致暴力方程式的破坏,从而危及皇权安危。 Related Posts:我眼中的北京(1)跑步队伍建言学历经济学无用论

Posted in 思考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