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2:虚构故事的练习

又一次踏入了政府第五会议室,一种压抑和烦躁莫名蹿了上来。约好的3点半,大伙照例又等了一会。我们是来自同一部委下辖不同支撑单位的不同人,每隔一段会因为同一件事情而坐在一起。

我,作为本次支撑工作的主讲人,开始接电脑,其他人帮我调试投影,“哗”,惨白的墙上被印上四四方方的蓝色投影。一位入职不久,但有过政府工作经历的的同事,开始拿热水瓶,给领导倒茶,然后再给支撑单位的各位倒水。一切齐备后,我们一行数人排排坐,静待领导的“发令枪响”。所谓领导,往往是部委的处长————中国官僚体系内,部长、司长一般只管签字,表态,科长、职员管理、处理着大量繁琐杂事,而处于中间地位的处长,承担着政策文件、规章制度、调研报告等的具体编制负责。而这一次,是给更上层领导准备发言材料。

处长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进门,和我们打个简单招呼,入座,低头翻看提交的材料。材料只有寥寥4页,我们自认为字字珠玑。这种情况下,如果运气好,听到:“这个稿子还不错,比较完整,但内容上有待调整”。我们会长舒口气,心情愉悦期待速速解决战斗。如果运气背,听到“这内容不行,没说到点子上”,或许意味着之前工作的推翻。

处长紧锁着眉头,边看边偏头思考,迟迟不发表意见。我心里一紧,今天可能要进入持久战。按照以往经验,预计2小时。

“开始改吧,我们一段一段过一下”。

我开始介绍,先通读一段,然后对发言材料的每段话稍作解释。 这期间,处长会不时打断,提出其思路,争论某观点,敲打某词句,引发大家讨论。其他支撑单位的同事也在处长发言完后参与讨论。

气氛起初很热烈,就像每一次讨论一样。大家各抒己见,积极发言。坐在我身边的,是刚入职的小伙子,认真,努力,也在积极提出自己的建议。在漫长的讨论中,我居然有几次,从材料讨论中出离开来。从他的发言和态度上,似乎看到初入职场青涩而好奇的自己,憧憬着在最高政府机关文件中将自己的哪怕只言片语融入进去。

时间流逝很快,法定的下班时间六点到了。但发言稿才讨论完第一页,前面的争论太激烈了。讨论过程中,除了对内容本身合适与否的判断,还充满了着博大精深中文字、词、句的反思。 “这个词的本意是什么?”

”不行,举得例子不够有冲击力,再想想“

”领导会这样表达么?你站在他角度考虑下“

”哟,快7点半了,大家都在这吃吧。小强,你点点人数,定个真功夫快餐,昨天加班刚吃的吉野家,今天换个口味“

“这个词的本意是什么?”

”不行,举得例子不够有冲击力,再想想“

”领导会这样表达么?你站在他角度考虑下“

…… ……

当我们走出办公室,走到大楼门前,发现大门已锁,需要打电话找保安开门。时间已经到了11点半。大门终于被睡眼惺忪的保安打开,打开的那一瞬,我深深吸口弥漫在暗夜外依然重霾的空气,一股中南海0.8的味道。处长也有些倦意,不过这种加班节奏他已经习惯。一辆他早就叫好的滴滴专车别克GL8在部委门外静静的等着主人到来。

“明天上午十点前把前面3页讨论的内容,再改出一个版本吧。下午再看看最后一页怎么改。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的,领导慢走。”

送走处长后,大家三三两两看住处远近,准备拼车回家。

“第一次工作这么晚,没想到北京的夜晚这么安静,恩,拍个照,发朋友圈”。单位的小伙依然干劲十足。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