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 纯粹的艺术

周末,感谢H老师搭建的平台,让我有幸和一批纯粹的,做自己艺术的老师们聊天,享受思想的碰撞,并直击艺术的真谛美。

有做舞台美术出身的Z先生,他职业生涯的前半期策划、参与了多部艺术性和商业性完美糅合的舞台剧,包括著名的图兰朵,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之后,他成为一个无具体落脚单位的自由人,并将毕生积蓄和几乎全部精力均投入在建造自己的理想国中,试图实现室内外建筑设计和舞台美术的最初梦想。工程实施过程中,也遭遇很多阻力,包括材料短缺,政府征地,产权不明晰,资金链吃紧等等,他的解决方式是兵来将挡,材料无法体现设计思想,就千方百计在全球各地搜罗,政府将其理想国划为违章借助,则积极与镇政府努力处理好关系,把“理想国”与镇里文化名片直接挂钩。产权能有50年算50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尽快实现终极构想是他全部的日思夜想。资金不够时,Z先生也外出揽活,通过出任商业演出和设计的总监,反哺理想试验田。Z先生在当今物欲世界里,有其闪亮的特性,在我们眼中,也是位不折不扣的特立独行人士,希望他未来能找到理想国更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圆满实现梦想。

L先生现年近50岁,胡须已有些花白,垂钓在下巴周边。多年读道,修行,养心,潜心琢磨和创作中国画,创作风格经历了多次重大调整。这些年来,L先生一直游离于体制之外,独立自由创作,其爱人全力支持先生工作,作为音乐学院的一名知名博导教师,大部分养家糊口的担子都自己扛着。目前,L先生悟道:国画这种说法其实不存在,也不成立,传统意义的国画是用墨分五色的笔触描绘美和刻画感受。美是人类心中永恒的追求,在创作过程中,必须打破对色彩、水墨、结构框架的约束,将内心的思绪和想法落于笔下,尤其是在千年中华文化的熏陶和古诗词的润泽之后,进行信马由缰的表达,直击艺术的本源,追求心灵的真、善、美的作品,都是中国画作,不分界别与手段。

还有一位ZH老师,曾今是中国芭蕾舞界的男一号。他谈到一点,受制于演出的环境,舞者的心境,天气条件等等因素,舞者一生中能享受舞蹈,人舞合一的场景是非常稀少的。在他有过的为数不多的体验中,一次在新西兰一个四面环山的露天舞场的经历令他毕生难忘。那次,他相继演绎了翱翔的雄鹰和酒后的李白,彼时彼刻,在他行云流水的动作下,身体都已不属于自己,ZH老师的心灵与大自然完全融汇在一起,有种冥冥力量牵引着他。讲到动情处时,ZH老师不自觉地开始摆出环臂的姿势,声音也更加低沉而富有磁性,似乎他又开始享受那生命里绝无仅有的美妙体验。后来,我得知,男一号的名称绝不是浪得虚名,是他费劲艰辛,刻苦坚持训练下的结果,ZH老师曾今三次摔断过骨头,有次在1976年的演出中,周老师腾旋在空中时,清晰地听到了“咔”的一声,但居然落下后依然咬牙舞动,直至最后临近落幕,晕倒在舞台被担架抬了下去。在数次的骨折后,每次周老师又奇迹般的接上,刚过恢复期,他就又迫不及待地重回舞台,他太享受随心、随性起舞的过程了,他对舞蹈是真正的热爱。目前,周老师的学生已桃李满天,很多学生都已自己开办舞蹈学校,而他目前已近60岁,依然喜欢到舞蹈场去教教学生,抚摸陪伴了他近一生的舞蹈杆。当天,他有句话非常震撼我:不断的苦练,才能为你赢来更大的空间。当你的脚抬升至45°,与抬升至90°的起点和水平线就不是一个档次,当提升到更高一个层次后,你方能享受更复杂、更高难度舞蹈带来的乐趣,同时,也方能体味更开阔的视野和舞台。

 

每日一图:

冬季的奥森公园。

IMG_4995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感想, 生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