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21KM 三滚规划杯半程马拉松

一年一度的北京马拉松在每年十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天,都会如约开赛。工作之后,北马时间点往往与我的规划工作相冲突,兴趣只能让位。

去年北京马拉松是10月18日,天降小雨,清晨6点多我打车去机场,奔赴河源做项目,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车窗上,像一条条毛毛虫缓慢爬下来。的士师傅的车里放着许巍的《蓝莲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空旷而有力量。那个瞬间像拍照时闪光灯咔嚓一下,清晰定格在我脑海。今年的北马我在合肥亦不能前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决定在合肥自己跑一个半程马拉松。

这次出差比较匆忙,GPS手表忘记带出来,因而我只能用手机计时,下载了一个秒表程序,可以分段计时那种,要不手工记录五十几圈还是挺费力的。8点多迎着朝阳走出宾馆,在安徽中医学院的操场上开始热身。昨晚虽然睡得早,10点半左右上床休息,不过质量一般,几度做梦自己还在算投资,而且可气的是算着算着还醒了,这种状况在我倒下就能睡,一睡必方休,令出差同事羡慕不以的睡眠史中太少见了,非常态,很变态,足见AH三滚的可怖程度。今年的北马开赛时间推迟了1个小时,9点业余组才开跑,我等不了那么久,差不多热身开后,8点半准时上路。

之前的15圈跑得比较谨慎,2分25左右的速度,跑得比较轻松,也很舒服。计时程序也很给力,但随着跑步的进行,手上出汗,影响了手机触摸屏的灵敏度,有时按几次程序都没反应,或者由于汗滴结成盐粒覆盖在屏幕上,带着体温,MOTO的热传感屏幕一次性给我记录好多圈时间,一秒一记录,18圈后计时就乱了套。分段计时出问题后,我干脆只算跑步的总开销时间。跑过的圈数靠最原始的扳指头算数,因为光凭脑子是很容易混淆的,尤其是三十圈之后。跑完一圈,指头加1,左右手10个指头够用十圈,用完后再从头开始算。

这种方式虽原始,也还实用,就是给跑步增加了一些难度,因为我双手都没闲着,左手拿mp3和宾馆房卡,右手拿手机,再加上还要掰指头算跑过的圈数,这对我手指的灵活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操场的跑道上有二三十个体校的小孩子在教练指导下训练田径,高抬腿,折返跑,上肢力量训练,变速跑等各种项目被他们一一练习,也让我领略专业选手的训练方法。这群冉冉升起的小太阳啊,世界终归是属于你们的。操场中心是某网络公司和一不知名小企业的足球赛,激烈而不精彩,发福的队员们挺着肚子努力奔跑,逐杀黑白小球,对抗间吼叫不断,大呼小叫,进球此起彼伏,三十好几的人,能踢上一个全场,已实属不易了。

万米25圈过后,耗费57分钟,意料之中,基本保持了我的一般水准,半程马拉松热身完毕,之后我脱了上衣,和田径训练的孩子们一样,赤膊上阵。顿感身体负重又轻了不少。第34圈过半时,同事LV从宾馆六层的窗子口呼唤我,为我加了一箱油,加油的同时,问我去不去天鹅湖,他们打算去游玩一番。来合肥这么久,也就第一周项目调研时去过李鸿章故居和省博物馆,后面的日子毫无休闲,如机枪扫射般密集的任务让我们只能殊死抵抗或原地待命,有一丝时间我们也只想休息。只有当项目大势已定,边边角角的收尾工作也不那么急迫时,大家才有心情和体力去玩。不过我想跑完必然没有体力了,天鹅湖也就作罢。

这些心理活动当然只能出现在40圈之前,最后的十圈可要了我的老命。虽然前一段我也在奥森跑过20公里,虽然过去三年我已经参加过三届42KM的全程马拉松比赛,不过今非昔比,之前的工作任务重压和无规律跑步训练,加上连续跑圈,单调的跑道而不是欢呼的人群,都让我有些体能疲劳,接近极限。最后几圈我的人与我的灵魂分明是两个单独实体,肉身控制下的我在机械迈步,努力缩短到下一圈终点的距离,而我的灵魂在旁加油,它飘在我右侧,指着前方,在其指引下漫长跑道被分解成一段又一段的小距离,心里不断在强化:快到了,就要完了,跑完这一圈就好了。

第45圈半,我还是停下来,准备喝点自带的体饮。之前的十八公里滴水未沾,正式马拉松跑步时,每隔五公里都有一个饮料站,每隔2.5公里都设有矿泉水补给和海绵降温站,供运动员补充能量。靠,老子赛前的半瓶脉动被收废品的老头给检走了,不留下一丝云彩,只剩一瓶未打开的佳士得孤零零的倒在草坪里。

管他的,拧开瓶盖喝一半,继续再战。从跑步静止到重新启动这一段是最为痛苦的,伏尔加河纤夫拉着的粗壮绳索,此刻就扣在我的肩头,死命把我往后拽,必须得全力重启脚步,克服重重阻力,才能步入我原有的跑步节奏。因此专业马拉松运动员在补充水分时,都是边跑边喝。

50圈即将跑完,但总距离与正式的半程马拉松还有1km的差别,到底跑还是不跑?!要命的是MP3的热感触屏也因为出汗,而不出声音了,此时,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跑,没有音乐相伴,没有旁人的助威,孤单而单调的跑!出发前我本打算跑20km,意思一下,反正也不是正式比赛,但有时我又燃起了一丝新想法,好像体能还能支持我再多跑2圈半,凑足21km将多么圆满。在47-50圈之间,我时而觉得再跑就要跑抽筋了,一定得休息,时而又好像度过了体能”极点“,再跑跑也没问题,就如此这般一直反复着,纠结着。多跑1km的念头如正旋曲线一样,时而波峰,时而波谷。幸运的是,50圈跑完时,正旋曲线sin90°位于波峰,就在那一闪念下,我迈出了第51圈的步伐。艹,刚跑200米立马又sin270°了。。。。但既然已经出发,就不能回头是岸。最后我蜗牛一样慢慢爬,但绝不走路。最后的2圈半,慢慢跑,每一次呼吸,每一次触地,都那么真切和清晰,全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声音:跑完它吧。

10点37分,操场足球赛都已经换了两只新队伍开始踢比赛了,跑道上的训练短跑的小太阳们都收工回家了,我也终于完成了今天的21km半程马拉松。

谢谢给我加油的同事们,LV,TAO,cloud。谢谢赵大P,YQ帮我取回北京马拉松的组委会装备。

首届三滚规划杯(“迎北马,战合肥”)马拉松比赛圆满落幕。

我很开心。

image

=====================================

我过去参加的马拉松:

1. 第一个外地马拉松。跑完第二天就飞广东做项目了。

2010上海全程马拉松。(4h44m)

http://www.caicono.cn/wordpress/2010/12/%e5%9c%a8%e4%b8%8a%e6%b5%b7%e7%9a%842-3%e4%ba%8b-%e7%ae%80%e8%ae%b0%e6%88%91%e7%9a%84%e4%b8%8a%e9%a9%ac2010.html

2. 代表学校,参加北马高校挑战赛。

2009北京全程马拉松(4h45m)

http://www.caicono.cn/wordpress/2009/10/marathon2009.html

3.I Made IT,首个全程马拉松。

2008北京全程马拉松(4h40m)

(1)http://www.caicono.cn/wordpress/2008/10/i-made-it%EF%BC%814h40m.html

(2)http://www.caicono.cn/wordpress/2008/10/i-made-it2%ef%bc%814h40m.html

Related Pos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SD, 出差跑, 马拉松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