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4km 出差合肥 & 互联网产业

@北邮 4km

出差前在家打点,“搜猴”办公,于是利用上午尾巴时间去北邮操场跑了10圈,一路听着刘瑜创作的一部小说《余欢》,很有平复舒缓心情的作用,刘瑜的文字透彻,精确得像手术刀,把生活的肌肉脉络清晰剖开,一丝一缕呈现出来。她既是一个秉承自由主义的学者,也是一个琢磨生活,孤独而不乏乐趣的女文青。女作家里无人出其右了吧。“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是她在这个喧嚣肮脏世界的的通行证和个人铭牌。

飞机上继续看《商业的常识》,第一章里申音对互联网着墨很多,近期正在做这部分研究,因而很有感触。

互联网产业从无到有,过去十年得到迅猛发展,它经历了黄金成长十年,产值已超1500亿元,互联网是一个国有资本和权力资源较少触及和染指的领域,并且成为中国为数不多可以凭借知识资本壮大发展、较少受垄断企业和权力干预的商业净土。在这里,有比肩国际巨头的世界级公司,如腾讯、阿里,百度,也有蕴含巨大潜能,尚待开发的超大规模用户市场。然而,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产业却面临很多具有中国特色的干预和挑战,比如,政府婆婆的多头管理,最初信产部对互联网实施简单管理,甚至从98-03年期间存在一个互联网企业的野蛮生长期,现如今各部委:工信部,广电总急,新闻署,文化部,公安部,教育部,等等的多头管制,大家都想在对互联网的管制中凸显自己身影,在这个突飞猛进产业里安插自己的“碉堡”。

其实,互联网产业需要的是管理而非管制,一个生机蓬勃、各种生态形式自由生长的环境才是孕育美国互联网强大创新动能的重要支撑,但中国缺乏这种土壤,被各种管理,牌照、准入制度分割得七零八落的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挑战来自当惯了保姆和父母官的政府过度监管,用一种传统产业管理思维去束缚和“指导”新兴产业的发展,想想看,在一个内容需要审查、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网站说关闭就拔网线,创新就等价于抄袭和拷贝的巨大局域网系统里,中国的互联网能迸发出后劲追赶上美国脚步么?

每日一图:

所谓梦想,不是你睡觉时梦到了什么,而是想到了什么令你激动得没法睡觉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running_life, 互联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