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未跑步

这次出差带着熊云培的《自由在高处》,非常引起我共鸣。

比如:偶尔走失,从未离开。没有比生活更古老的过去,也没有比生活更高远的未来。无论经历多少波折,困苦与残酷,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寻,亘古如新。

又比如:

以自由的名义,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主的生活;以生活的名义,谁也不要去鼓励他人牺牲。勇敢也罢,懦弱也罢,背后都是个人有选择如何生活的自由。

再比如:

出了知情权之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我们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于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小环境改变了,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熊云培就是自知力量有限,却又不肯放弃在荒野播种,还期待收获一片森林的人。无疑,他是颇为可爱的一类人的代表。

每日一图:

1949年后,由于郭沫若对沈从文的反动作家定性,其原有作品不再出版,沈从文则封笔,在历史博物馆工作。文革中,红卫兵指着他的图书资料说:“我帮你消毒,烧掉,你服不服”,沈从文回答“没有不服,要烧就烧”,于是,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说》在内的几书架珍贵书籍被搬到院子里,一把火烧成灰。

李锐写过一篇怀念沈从文先生的文章:《另一种纪念》,他说:“一个天才,一个拯救并承接了中国诗魂的湘西赤子,就这样不得不夭折,不得不窒息。”从文先生最终客死北京,融进一片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的底色之中,永无故乡可回

1949年后,由于郭沫若对沈从文的反动作家定性,其原有作品不再出版,沈从文则封笔,在历史博物馆工作。文革中,红卫兵指着他的图书资料说:“我帮你消毒,烧掉,你服不服”,沈从文回答“没有不服,要烧就烧”,于是,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说》在内的几书架珍贵书籍被搬到院子里,一把火烧成灰。LR写过一篇怀念沈从文先生的文章:《另一种纪念》,他说:“一个天才,一个拯救并承接了中国诗魂的湘西赤子,就这样不得不夭折,不得不窒息。”从文先生最终客死北京,融进一片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的底色之中,永无故乡可回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冷眼看世界, 杂感非跑步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