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游泳900m & 互联网慢性注意力涣散症

中午带着billy去159中学游泳,发现他的自由泳和蝶泳都很猛,以后有学习对象了。进入春夏之交,此时的饺子馆里是腿毛飘飘,每条泳道里都有不下十人在奋勇划水。几次超车都险些与对面的家伙相撞,要是夏天来了岂不是要举步维艰了?另外,只有深水区的159泳馆受上级规定要求,开始查深水证,而我的那张早已灰飞烟灭,又得破费十几块钱重新办理了。

life:

今天看到吴东相对论栏目关于互联网浅薄的讨论,他俩对这个问题认识非常深刻,现在大家不仅是在利用互联网充当工具,某种情况下其实被互联网前者鼻子走,由于互联网的到来,全面地占据我们的生活,而导致了我们集体性地患上了一种慢性注意力涣散症。

吴伯凡:精神病人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我们呢,是胡乱在想各种各样的念头,只不过是没有把那个念头说出来而已。如果是有一种仪器把你头脑当中那个念头直接语音合成以后,那很可怕,每一个人听上去都像个疯子。

梁冬:你只要把任何当今中国的一个人写的微博,打印出来一起看的时候,你就觉得是个病人。因为他这一秒钟他想的这个事儿,用一百四十个字儿,写出来了;另一秒钟他想起另外一个事儿用五十个字写出来了,再就另外看见一个什么东西转发了一下。他在这一秒钟都是合理的,但是你把它连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个病态。

吴伯凡:这是精神病人的特点啊,所谓精神分裂症、精神病患者,他的思维的那种断断续续、碎片化、无目标化、琐碎化,这样一种形态逐渐的成为我们使用这种碎片化信息的人的一种共有的常态。

每日一图:

认识自已的困难在于认识世界和事物的困难,在于认识事物之间人和人之间关系互动的困难,在于认识人和事物发展变化的困难。一个不自知的人总而言之突显了他对世界的无知或知之太少太浅,进而自大进而觉得在什么地方都要是个中心,老潘说为这样的人捏把汗,我觉得这样的人挫折在等着他–王利芬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游泳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