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逃逸漠视生命的元凶在制度

近期发生的严重交通事故不少,其中一起引发了大家广泛关注,尤其在水木清华社区和各大社会化社区,如开心、人人网等,讨论和转帖都十分热烈,往往人们对其结论是:死刑不赦,千刀万剐亦不为过。

我国每年因交通事故丧失的大约10万人左右,为何单单这一起交通事故激起大家强烈愤怒呢?因为肇事司机酒驾(还有一种说法,酒吧玩乐后嗑药),发生事故后不但不悔改反而当场逃逸,既没关心受害者的死活也没有打电话报警,扬长而去。警方经过9小时才将其抓获,此时肇事者酒驾证据已经被销毁,他没有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恶劣行为表现出丝毫愧疚,反而若无其事。此外,肇事者所驾驶的豪车以及其身后显赫背景昭示了他所属的权贵阶层身份,而权贵阶层正是与被害人代表的遵纪守法、依靠自己奋斗成为的中产阶级完全对立。从而引发了一场中产阶层“自我安危”的保卫战。

中国的社会阶层在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早已不是最初的无产阶级和资本阶级那么简单,而泛化、衍生出各种阶层,比如以“黑领”为代表的权势阶层,以富家纨绔子弟为代表的富二代等等。虽然阶层的演化似乎与司机肇事逃逸关联不大,但正是由于缺乏有效的约束手段,使得某些阶层可以超越一般规则,甚至法律而凌驾在中产阶级以及普通百姓之上,使得不遵守法规、肇事逃逸等行为成为了那些阶层人们的家常便饭,因为但凡发生这种事情,事后都通过权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使摆平不了,所受到的惩罚也大大低于普通民众。

天朝看待类似的问题,往往只是从标上治疗,而不能看到本质。比如酒后驾车这一类案件屡禁不止,加大事后惩罚力度只能够治标,严打事前侥幸心理可以深入一步,但依然不够,只有规范制度,破除阶层的特权,让法律回归到人人平等才是治本。

在中国这个人情大于法理的国度,无处不缺酒席,稍微喝点上路也是大家都默许的行为,大环境为酒驾的合理性设立了天然屏障和借口。而且相关部门原天真地以为这类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在于缺乏宣传,警示力度不够,或者对肇事司机惩罚不够严格。直至去年发生多起严重酒驾事故,引发社会一片恐惧和愤怒之后,政府才开始制定更为严格的惩罚措施,同时加大执行的力度。

可是,仅仅加大惩罚力度,甚至判处肇事者死刑也不是有效的办法,而且这与国际通用的行事法则和法律不相符合。进而,通过一些大媒体的讨论和正反双方的辩驳,政府意识到事发前没有给予足够重视,才会导致人们有恃无恐都认为发生车祸事故只不过是小概率事件,而心存侥幸的酒驾。因此,去年大讨论和改革举措之后的一大进步在于对事发前有喝酒行为的做法进行严惩。

不过就在酒驾事故率下降的同时现如今依然出现了这样重大的事故,再进一步究其本质,可以发现不论是事前还是事后的惩罚,都无法斩断黑色的权贵阶层通过权钱摆平事故的魔爪。从去年的杭州富家子弟撞人事件,到今年的英菲尼迪撞车事件,肇事者有恃无恐的态度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要从根本上杜绝肇事逃逸和漠视生命的行为,就必须从现在极易被钻孔子的制度入手,消除阶层的特权,还老百姓一个公平、透明的生活环境,让人们拥有一个值得托付身家安全的和谐社会。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冷眼看世界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