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现象说明了什么

一般不喜欢转载文章,不过韩寒这篇文章刚出炉不久就直接被和谐了,原文应该是《回答三问》,后来改成《十块钱更实在》。其中他回答了三个问题,最后一个是造成他本文被和谐的原因。在此不转载了,在这个风声鹤唳的环境下,还是保住自己的blog要紧。给一个链接《十块钱更实在》。

我点到韩寒的blog,发现他的每篇文章阅读量都超过十万,最近一篇未被和谐的文章阅读近60万(584967),而且这里统计的是sina的注册用户,还有大量的未注册用户访问blog,保守估计在这个基数上乘以3-5倍。一个人与我同年的80后,可以在互联网上带来如此大的流量和访问,足以凸显出韩寒的影响力之大。并且网络上有大量韩寒的粉丝,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密切关注,人们将这一切行为和表征称之为韩寒现象

韩寒早年文学才华出众,曾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王利芬老师当时还采访了她。不过期间发生的一段小插曲,更让韩寒的文学功力和传奇般的逸事显现得淋漓尽致。当时考官认为他提交的参赛作文不像出自高中生之手的文风,于是,在考试现场当场将一张纸揉成团丢在盛水的杯中,要求其30分中内完成一篇短文。韩寒挥洒自如的写出思想深刻、有理有据的《杯中窥物》,这篇文章我当时还拜读过,深刻感受到其思想境界和事物洞悉力非我等能及。想必这等事迹是伴随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耳熟能详的小故事。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韩寒已经成长为一名作家兼赛车手和公共知识分子,成为针砭时弊的社会独立blogger,一篇文章,一个twitter短文就能在网络上呼风唤雨,争得大家竞相传阅、评论。他的文章比众多专家、教授的观点和意见更加令人信服,难怪有人说诺大的中国所有教授加起来影响力还不及韩寒。韩寒一天不写文章,或者少有观点抛出时,公众往往对一些社会热点问题表现出无所适从,至少从和菜头王小峰韩寒等独立知识分子的blog留言中,这种情况表现的一览无遗,留言里的普罗大众都希望“有头有脸”的精英们能赶紧发表意见,然后他们再做判断,是附和还是反对。

其实,少数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极大规模的超越传统主流媒体,从侧面凸显了我国媒体公信力的下降,甚至缺失。这表现为大家都不相信从官方渠道发表的信息,不再对上级的声明和专家的观点唯命是从。转而投靠互联网中有影响里的公众人物。在一个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缺少敢讲真话的氛围和环境中,人民群众往往只能依仗与少数精英和独立知识分子。但是有时,他们在忙于浏览、传阅、分享的同时,却忘记了自己发声,忘记了自己也可以独立的进行价值判断。

我认为现在的社会在急速转型过程中,过去很多行事的方式在如今互联网出现的情况下玩不转了。一方面,我们上级部门要转变管理思路,懂得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合理疏导,及时披露信息,逐渐开放一些尘封的信息。否则,由民众自行挖掘出来的代价是很高的,而且人们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总有一天会突破信息封锁。另一方面,我们自身要提高独立思考、判别价值的能力。在互联网上,我们可以接触到海量的信息和各类形形色色的观点意见,在经历过初期的聆听、遵循之后,我们应该打开眼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否则总是依赖和推崇少数精英的观点,这与和过去的盲从、听信也没有太多区别,只不过对象发生了转变而已,实质上我们依然不懂得思考。

韩寒,十块钱更实在。第三个问题转载如下:

3:对于谷歌退出中国,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没什么要说的,谷歌是一个很好的公司,我的手机用的都是谷歌的系统。但是关于这件事情,你只要有一些新闻和政治敏感度,你就知道你说什么都没用,下场都不会很好,删了你的文章还算是小事。谷歌不玩了,他退去了香港,甚至可以回美国,但是作为中国的作者或者媒体从业者,如果说了一些人话,他被迫不能玩了,他能退到哪里去呢?

事实上,无论谷歌做这个决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在展现给公众的说法上,谷歌有一个失策,谷歌说,他不想再接受敏感内容的审核了。注意,这里说的敏感内容其实不是指情色内容,官方对情色内容从来都不敏感,不光不敏感,估计官员们都已经搞到龟头麻木了。这里所谓的敏感内容只是指不利于政府利益的内容。但是所谓的开放所有审查结果,现实的中国人有多少人在乎呢?这些在正常的国家可以感动国人的理由,在中国看似不太管用。

中国有两亿网民,谷歌如果问大家是不是想看到不被审核以后的搜索内容,我想应该有两亿减去网络评论员人数都会答应,当然,这就像买菜,你多给人家一点人家总是乐意的。但是如果百度给每个网民十块钱人民币,说只要下载了百度新开发的屏蔽谷歌搜索的浏览器,并且使用我的不光完全遵守而且超额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的搜索引擎作为唯一指定搜索引擎,你们就可以得到这个钱,估计得有一大半人变节。中国人追求那些危险的普世价值么?中国人追求的,但中国人是顺便追求,追求那些东西在很多人心中的价值未必有追求新开盘的一个楼盘或者追求一点网络游戏中的装备那么高,因为大家的生活压力都这么大,理想都没有,混口饭吃就行了,你跪着吃和站这吃有什么区别呢。谷歌可能高估了自由,真相,公正,叉叉等东西在中国很大一部分网民心目中的价值,这些都没有路上捡到一百块钱实在。

真的,谷歌还不如说自己老是被中央电视台陷害所以退出更实在一点。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冷眼看世界, 转载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