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行政化是学术腐败受到袒护和纵容的根源

昨天手机报上发现一条学术界的重大新闻,西安交大博士生导师因为学术不端被撤销职务,取消博导资格。回想着几年以来愈演愈烈的学术腐化,不知是浮躁的风气让学术界更加难不住寂寞,还是互联网的发达让这种事情终究不能被保护和压制,揭露和检举的门槛越来越低,让原本就猖獗的腐化行为被公众所了解。但是不管何种原因,中国的学术腐败问题已经是积习难改,到了不得不惩治的地步了。

我很赞同科学网上吴宝俊的观点,要整治学术腐败,除去技术层面细枝末节的操作和在科研队伍中树立道德标杆,让科研人员有足够经费可以安心科研之外,将高校校长的行政职务与科研身份、学校身份相剥离是一个重要途径。这是因为高校(科研)行政化带来了极大的弊端,阻碍和限制了良好学术环境的培育。

1. 追求升官和更高的官衔阻碍了校级管理层对学术腐化的打击力度,甚至演变成包庇和袒护。

西安交大的事件中,六位平均年龄70多岁的教授联名上书,有凭有据的上诉和揭发2年多,迟迟得不到上头的支持,反而受到层层阻碍、压力以及威胁。根本原因在于这个“科技进步奖”可以为学校带来荣誉,同时也是领导们在校期间的政绩。学校高层官员晋升的机会来自1. 学校排名的提升。2.各类有助于学校发展的奖项的获得。在近期播出的焦点访谈和陈教授的blog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点都被学校领导提及,西交大排名16,获得科技进步奖不容易,摆在台面上告诫这些老教授,要懂得整体局面的和谐和稳定。就是对政绩的追求导致上级官员对这种情节严重、恶意腐化学术风气的行为包庇和纵容,并想方设法阻挠。

2. 大学校长官员级别高,享受权益大,校长、书记职位成为某些人晋升教育部、科技部等位高权重的政府部门的过渡。

目前普遍的做法:“全国除了31所重点高校外的普通本科大学校长一般为正厅级,与地级市的书记、市长级别相当。而31所重点高校的校长是副部级,比地级市的市长级别高。”

在中国,获得的权益和官衔呈直接正向关联关系,想一想,一个市的市长、书记是什么待遇和接待规格?此外,一般仕途是层层攀升,难有尽途的。做到了厅级干部,往上还有副部级、部级,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获得更高官衔的官员不是好官员。因此,在庞大的官僚体制下,学术界尤其在高校中,各校的校领导往往会不时流动,交叉任职,似乎是锻炼和促进人才流动,实质是为了更好的松动、搞活关系,创造晋升机会。目前,很多学校的政策和方针往往随着一代领导的变化而发生改变,既无法形成长期有效的改革,又不能让学校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成长。5年的任期内,也许当初轰轰烈烈的改革没有产生成效,但凭借一些所谓“政绩”和“机会”调到其它部门,而留下一个摊子让继任者继续解决。这种官本位的管理、治学方式,根本无法实现高效的健康、有序发展,更谈不上创造良好科研环境,强力打击学术腐败行为了。

在中国特色环境中,校长兼任政府官职,受教育部委任本来就是高校缺乏自主权、造成各种不便的罪魁。现在学术界频发的学术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与校领导的不作为和包庇行为有极大关联,虽然加大打击学术不端行为的惩治力度是一个解决方法,但是治标不治本,打击完这一次下一批还是有人会铤而走险,还是有人会袒护和纵容,因此,大学校长去行政化是我们政府部门应该着手考虑和解决的当务之急了。

相关阅读:

陈永江《西交大党委对学术造假是零度容忍,还是百般袒护

吴文俊《大学校长是什么官?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冷眼看世界, 思考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