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7

如何利用互联网加速改造社会?

互联网对人民生活起到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影响呢?其实,要是将这个问题换种方式:互联网是否对人们生活带来了帮助?显然答案是肯定的。但正要回答上述问题确实是一个复杂的回答。 互联网对信息的加速传播。目前互联哇使得信息的传播和分享越来越快捷和便利。一个边防小镇的爆炸事件1,2个小时就能传遍全球。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人们利用互联网可以极大的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数倍的扩大事件的影响。过去一个人想要做一番大事业,需要国家机器的帮忙,否则不能动用大量资源。但是现在利用互联网,一两个人就可以策划一起恐怖袭击事件,而且不费吹灰之力能将事件公而告之。因此,互联网使得人策划、组织事情所需的成本开销极小化。 如何利用互联网的传播速度?正所谓人们生活中所发生的现象一样:好事情传播得慢,坏事情传播的飞速。互联网更是加速和深化了这个现象。那么,如何能够让互联网传播好的信息,消除坏的消息呢?网络本身是中立无所谓好坏之分的。它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毁灭地球。关键在于使用互联网的用户,具有什么样的想象力。若使用者有正面的想象力,他将利用互联网做有建设性的事情,提倡互助、宽容,追求公正和平。而反之,使用者将利用互联网做破坏性的事情,散布谩骂、怀疑不满、挑起是非冲突。 如何让人民拥有正面想象力?关键在于:人们在生活中感受到希望,而不是恐惧。统治当局有两种方式统治人民:1.给人希望。2.让人恐惧。两种方式下人民都会服从当前的秩序。但是第一种方式下人民愿意合作和建设。后一种方式人们产生负面的想象力,心中更多的是诅咒和怨恨。 如何在人们心中用希望代替恐惧呢?很简单,给予一个年轻人公平的环境,让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将想法变成现实。那么他心中就有希望。比方即使你老爸来自肯尼亚,即使你位于社会的底层,即使你从小家里就没有钱。但是你能够被选举成为黑人总统。这样的社会中,你就拥有希望。反之,一个社会中没有言论自由,看到了社会弊病也无法将它说出来,没有向上反应的渠道反而还要受到说真话的威胁,这种社会下,你只能作为旧秩序的奴仆,而无法成为新世界的创造者。法国大革命大概就是这种情形下爆发的。 就这么简单,当你拥有成长的机会时,你会将自己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更好实现自己梦想。当你无路可走时,没有渠道可以发泄自己情绪,你会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诅咒世界、如何宣泄愤懑的负面想象力上。因此,我们应该给予人们更多的希望。 互联网是一种改造社会的工具,它将放大和加速一起社会活动,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从这个层面上将,互联网是好的。只要社会能给人以希望,互联网能让它变得越来越好,而假如社会给人绝望,则互联网会放大对立和对抗的平台,激化矛盾,加速它的毁灭。 Related Posts:共享经济的发展0318 互联网+ 的思考|| 3km对互联网应用发展的思考8.17 2km & 创新工厂调研 & 历史怒吼0816 未跑步&加班&昂扬7.4 游泳1000 & 坚强且坚韧

Posted in 互联网, 冷眼看世界, 思考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

现代心理学认为,行为先于情绪反应,随后通过情绪改变个体认知。 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像风雨;不确定性低就是和风细雨,不确定性高 就是强风骤雨。 情绪像水,情绪平静就是细水长流,情绪激烈就是激流洪水。不管是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强烈起来都是有很大能量的。 情绪管理的思路 堵;无异于情绪释放; 疏: 普遍做法,大禹治水; 用: 利用情绪产生更多价值,e.g 水电站对水资源的利用; 当代心理学中有一种观点认为,情绪是我们对生理反应的解 读,先有身体反应,后有人的情绪。 这里的神经科学解读是: 我们的大脑里有快通道和慢通道, 以视觉信息为例,我们看到一个东西之后,信息抵达负责恐惧情绪的杏仁核比抵达高级认知功能的前额叶要慢,结果就是在你看 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他的生理反应已经被触动,导致你形成一 种情绪。行为脑先于情绪脑,先于认知脑,结果是行为影响情绪,情绪影响认知。在上述的行为、情绪与认知的关系背景下,可以得出情绪管理的逻辑,从改变行为与改变认知两条路入手; 改变行为 运动;《运动影响情绪》,输出体力,换回脑力的休息,收获更多自制力与意志力,控制情绪。 拥抱:在紧张、悲恸、伤痛等环境中,你与你的朋友的情绪是相互影响且受制于环境。心理学中有一个术语叫做镜像神经元,就是两人之间任何一方的情绪可以可快感染对方,敌意换来敌意,友善获得友善。因此,要打破环境塑造的氛围,如果言语或认知难以启动,则用行动来破冰。比如一个热烈的拥抱,短促有力地拍拍后背,都能恰如其分地改善情绪。 朋友不开心,你也会不开心,因为我们脑子里有个叫镜像神 经元的东西,会复制与传播情绪。所以你朋友的朋友不开心,就 有可能影响到你也不开心,这个叫“三度影响力”,相对于传统的 六度分隔理论的。 起身拥抱身边的朋友,你的身体会分泌一种叫后叶催产素的 东西,让你产生一种胸部有暖流的感觉。 ——建议大家起身拥抱 下身边的朋友? 微笑: 微笑,是千万年来刻录在人类底层的基因代码,微笑涉及几个肌肉群,他们的变化会反馈给脑神经回路,将当前情景赋予一个友善的状态,个人的情绪自然而然也会更积极。 创造:通过认知脑力来创造文字、创造作品,甚至作为普通人都能胜任的体力劳动,均是创造的体现。创造过程中,行为与认知都发生了变化,大脑负责区域从情绪模块转移到更高级的认知脑区,会忘却条件反射般的低幼情绪,而充分享受创作心流的美感。 改变认知 据当前很流行的积极心理学的观点,造成正面情绪的因素中,50%是遗传的, 10%是环境导致的, 剩下 40%纯粹是看你如何看待问题。 行为经济学家 Tversky 有一句经典语录,他说我们选择的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千字文, 感想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收藏了那么多,形成了自己的体系么?

当前我们已经经历了物质匮乏的工业时代,迎来了物质富足,丰沛的信息时代,其重要特征之一,就是我们不仅对各类食物、消费品,拥有广泛的选择权,而且,对于处于信息洪流中的资讯,我们也不得不睁大眼睛,认真筛选。但筛选过后的知识,是咀嚼后吞下,还是分门别类收藏,以备下次调取,其中大有文章。 现代人普遍养成了一个习惯,看到好的文章或资料,第一时间公开化分享,或者利用自带的收藏功能,或第三方工具存储备用,细心的人也许会定期对收藏的材料进行分类处理。这个方法看似满足了我们的求知欲,建立了通向未来待引用材料的索引,但实际上,存在诸多不足。包括: 1. 从认知上看,欺骗了大脑。我以为已经了解,学会,知晓了分享的内容,其实不过是浅表存储,若再让我们复述、指出重点时,大部分人无所适从,如同压根没读过一样。 2. 分类标签不易于定夺,缺乏一惯性。经常需要为谋篇文章的材料订标签而费时费脑。而且在这个时间段想到的标签,也许下次再回忆时又换了一个。例如,目前我的为知笔记中,以及blog系统中,有大量的标签只引用过一次。 3. 难以索引。如果缺乏全文检索功能,单凭标题文字,是很难完备地检索已收藏的文章。 解决方法: ## 1. 用自己的话,给收藏编注解。 现代认知学习理论中有一条,如果当你的输入(录入)越简单(例如,收藏之举,易如反掌),则输出(回忆)越困难。反之,如果输出越困难(例如,用自己的话提炼或改编,需要费时费力),但下次输出时更为简单。 如果每次对有价值的材料,简单的方式,就是自己复述一遍。复杂的方式就按照阳志平老师推荐的卡片打发,重新梳理内容,以笔记卡片的形式记录下来。这两种方式,都便于下次再调取该材料时,形成自动回路。 这两种方式都已有牛人在实践,做出了活生生的榜样。 简单的方式,如写作笔杆子W,他曾经在广州回北京的候机楼点醒我,写作很多时候不能太依赖google等搜索引擎,作为搞创作的人,都应该自带干粮,记忆在脑袋中,写作时字词、观念呼呼往外冒。而他自带干粮的方式,就是随时随地将看到的、听到的价值事物自己主动复述。复述不求精准,但求将自己的理解深度编码。我亲历了短短两天的调研时间内,他边发表观点边总结每场的见闻,待到临近调研结束时,无需准备即席就能向领导口若悬河汇报两天的重要见闻,简洁且重点突出。这都依赖其口述反刍。 复杂的方式,亦师亦友的阳老今以自己多年实践,以及钱钟书、纳博科夫等牛人为例,撰文阐述卡片记录的意义和重要性。他每天写作卡片10张左右,在深谙卡片大法的优势和作用基础上,老阳甚至自己带领创业团队,在创业项目中,集成了卡片记录功能,向更多的人推广其理念。在他的卡片体系中,卡片是思维创意的加油站,是万丈高楼的基石,是功能齐备的瑞士军刀,用它可以生成更密集、更产生远距离联想的创意,可以构建浑然天成的长篇雄文,还可以降低生活复杂度,让生活中的各种问题迎刃而解。 ## 2. 注重以核心观点(观念),生成自己的知识体系。 但凡有价值的思想,原创的新锐想法,需要一套完整的知识与逻辑体系支持。依靠日常零星或者零碎的豆腐块输入材料,虽然也能逐步构建一套体系,但从时间上看,需要花费更长时间周期;从效率上看,需要输入更多领域的材料。 ### (1)在初步学习和入门之时,就积极构建知识体系。 但如果换一种思路,在整理一个领域、学科的知识和材料的初始阶段,就以一名专家的身份,从一开始就试图勾勒出全领域的知识体系。对这个知识体系,对错先不用辨析,框架优劣也无需考虑,完全凭借先验知识和初始理解,尽快搭建起来。在后续的持续输入中,不断调整、更改、完善、调优知识框架,调整概览,收拾细节,多方参考,多元引用。利用这种方式,更容易形成提取速度快、提取记忆好、以万变不离其宗的知识体系。 ###(2)在构建知识体系之时,力求以大观点、大论断作为主线。 在《精进》一书中,用了一个牛顿力学的经典案例,指出专家和新手的区别不在于知识量(知识点)多少,而是专家的逻辑组块(多个知识点通过观点、观念构成的更高层次的组块)更多。这些逻辑组块,以物理学中的核心定理、定律进行组织。专家们在思考不同问题时,都引用各自的知识框架体系,同时,辅以不同的逻辑组块,快速给出解决方向和方案。 当物理学出现的大量新的碎片内容和知识时,专家们均围绕一些核心定理(如牛三定律、热力守恒定律等)形成独特的知识体系,这些知识体系都是由不同的观点、观念所驱动,一般专家一级观点能达到5-7个,每一个一级观点下还能组织4-5个二级观点。在这些观点框架下,专家就可化繁为简,将大量的新知、信息分门别类放置在自己的体系中。 不论这个体系是存在头脑中的隐性框架,还是将其写出来成为显性框架,对于灵活运用领域知识,对抗纷繁芜杂的信息海洋都颇有意义。前者,需要我们在大脑中不断复盘,做思想体操;后者,从一开始,就要以写书的姿态,将已知领域或即将踏入的未知领域的知识框架体系,清晰勾勒出来。 唯有如此,我们方能在真假莫辨、排山倒海的信息洪流中立足,我们当今世界层出不穷的新理念、新技术、新现象,才不会表现出过度焦虑与不安。 Related Posts:认识生活中的信噪比需要勤于思考

Posted in 千字文, 思考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