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6

外公,一路好走

外公在经受内风湿、胃穿孔,脑梗塞等重大疾病折磨近16年后,于2016年元月一日下午2点22分,驾鹤西去,享年87岁。 前段时间我回长沙看望外公,明显感知到他身体状况的每况愈下。外公静静躺在病床上,身体蜷缩,无法言语,也几乎不能自主动弹,所有行动都需要护理完成,翻身,解手,进食。输氧管、排尿管等若干管子插在身上,食物也需要通过鼻腔注入胃里。外公大部分时间是在休息睡觉,有时晚上还清醒些,能简单蹦出几个含混的字。外公最后一次清晰说话,在我记忆里应该是中秋节和外婆的对话,“你们不要来了,你早些回去休息”。11月22日,我去看望外公时,我在床边喊了他好久,外公才慢慢睁开眼睛,艰难、疲倦地望望我,眼里似有泪花,但此时的他,已完全无法做出更具体反馈,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2015年以来,外公的病危通知书不知是第几次下发,我本想利用三天假期再回去看看,小姨从医院前方告知,外公病情很反复,相关体征指标时好时坏,可能也能度过难关,让我们呆在北京也不用太着急。外婆也宽慰说,之前病危通知已下发十多天了,怕你们担心也没及时告知,这次应该也能挺过去吧,你今年已经特地回来看望外公多次,这次元旦不用回来。 1月1日下午,我在自己房间内写材料,电话砰然响起,那个不想听到结果还是不期而至了。 2000年开始,外公患上了内风湿和痛风,在近10年的时间内,他的手指开始变形,骨头生疼,但这段时期他思维清晰,说话写字都毫无问题,偶尔还能外出参加一些活动,并开始回顾自己70年来的风雨经历,撰写回忆录。后来,外公原本就高度近视的视力和听力都逐渐下降,与外人的沟通费劲了许多,他开始更喜欢独处,窝在沙发的一角,静静地看报纸、听收音机,看电视,并将看到的、听到的新闻、故事、电视剧,写成各类诗歌,一行一行,一张纸一张纸,积少成多,居然洋洋洒洒写了数百首,后来我们给外公印刷了8本小册子,取名为《小花小草集》,撰写人外公,校审人外婆,这些小册子,分发一些给外公的老同事、老战友、老朋友,大家无不惊叹外公还这么富有生命力地创作。这时的外公,应该是患病时期最幸福开心的时候吧。 但2010年之后,外公的病情日益加重,内风湿痛风让他的手指严重变形,已经无法再握住钢笔,而手上的皮肤显得冰冷而光滑。痛风侵袭下的双腿也无法支撑身体重量,所有起居行动都需要轮椅帮助。此外,还伴有前列腺疾病,排尿困难。这一阶段,外公需要家人白天夜晚轮流照顾,随着时间推移和病情日益加重,还需要请保姆专门照料。每次回家,我看着外公日渐浑浊的眼睛和含混的发音,握着他因痛风而扭曲冰冷的手,都无比心痛,更希望能多陪伴、多尽力照顾。 进入2015年后,外公脑梗塞日益严重,家里几乎已没有能力再照料,在一次病危通知书后,外公入住医院进行治疗疗养,这一躺就是一年。 外公1929年出生在一个湖南农民家庭,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后来父亲去世后家境日益贫寒,母亲拉扯六口人几度到了无法揭锅的地步,后来将其过继给伯父。外公的继父是本村的小学校长,知书识墨,小时候就让外公读书,后来邻村私塾先生见外公眉清目秀,举止端庄,给他取了学名“管奇”,有管仲之奇的含义,后来外公一直沿用。 外公早年成绩优异,屡屡第一,高中时期,学校的民主进步风气浓厚,英文、国文、数学老师都是地下党员,耳濡目染,外公也萌生了追求民主自由的革命想法。后来报考革命干部学校,参加革命,并于中国共和国成立后的1个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外公自己也刻苦努力,从一名年纪轻轻的湘潭市总工会干事,带领贫苦乡亲们与资本家地主斗争,并一步步靠踏实与肯干,从湘潭攸县的小镇中走出来,走向省城,最后在省委宣传部任职20余年,后调到省体委担任纪检组长,直至退休。 在文化大革命中,外公也经历了那一代人逃脱不了的命运,当时省委近80%的干部都被下放农场或边远地区,外公带着全家被下放至资兴劳动,与农民吃住在一起。后来外公回想起来这段历史一笑而过,似乎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而在当时风云际会、红色革命的大背景下,这种生活境遇也可想而知。 在我读小学、中学的12年时间里,大部分时候我是在外公、外婆家度过的。对那一段时光,虽然我少不更事,大大咧咧,但很多片段是铭记于心的。小学前,最初我家没有自己的房子,全家老小都挤在一起,那时我记得冬天我们要烧煤、烧炭取暖,外公自己扛煤球,给我生炭火暖手。后来有家里安了一个老式的、炉子,全家常常围炉夜话,外公在滚烫的炉子上烧开水、拷橘子。外公下象棋是我的启蒙老师,他告诉我“马跳日”,“象行田”等基本规则,我也非常喜欢与外公下棋,有空就要杀一盘,渐渐地,我居然能打败启蒙老师了,小学时在大院里的象棋比赛还获得了名次。外公对我的学习情况很关心,经常问我进展与成绩,但他对于背诵课文等记忆性的要求不高,主旨意思对了就行,因此每次学校布置要背诵的任务时,我都尽可能地找外公背诵并让他签字。外公在清醒时,勉励我要时刻:谦虚谨慎,虚心好学。我将永远铭记于心。 外公退休前后,还担任省老年体育工作协会副主席,他也尝试了很多休闲运动,包括打门球,钓鱼,桥牌、乒乓球、练气功等,但都没有持续太久,坚持到最后且风雨无阻地是和外婆一起每天两个小时的散步,早晨6点出发,数年来不断。此外,就是读书、看报,写写文字。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湖南湘军有八人参赛,获得了七块金牌,史无前例,外公作为体委的老革命工作者,高兴无比,即兴写诗:千年等一回,百世永其昌;八龙战悉尼,勇猛夺七金;健儿英雄路,花香苦寒来,体坛创奇迹,湖南得第一;震惊三湘人,老少皆欢喜。这首诗,也开启了外公开始写《小花小草诗集》的序幕,随后的几年,他孜孜不倦,写就了数百首诗,成为我们家的永久精神财富。 外公两袖清风,一身清白,他的一生,从饥饿贫寒中走出,在民主革命中萌芽,革命浪迹五十载,经历了反右肃反,文革浩劫,也享受了夕阳红的晚年生活,我们永远怀念他。愿外公安息。     节选一些外公生前的小诗。 问心无愧 八十人生走红尘,不怨天来不尤人。 革命生涯数十载,呕心沥血无后悔。 终生为党为人民,刻苦勤劳长精神。 晚年完成回忆录,写就诗歌一千首。 七百万字手札记,主席诗词能倒背。 诗林书海享畅游,广播电视观宇宙。 儿孙各个皆能干,全家日日乐天伦。 若是阎王邀我去,问心无愧笑着走。 林语堂泪写《京华烟云》 此书写罢泪涟涟,献予歼倭抗日人。 不是英雄流热血,神州谁是自由民。 旅居巴黎幽静日,长篇小说英语写。 家仇国恨两夹击,刻画细腻又贴切。 错综复杂打逗闹,民族气节不出格。 电视演绎更端详,赵薇宝国担主纲。 淋漓尽致堪称绝,管仲看后深受益。 终生老伴不能离 翁妪合在有道理,鸳鸯总总在一起。 严冬腊月盖暖被,腰酸背痛有人捶。 小病小痛有人帮,寒暑冷暖不怕欺。 和睦温馨平安过,终身老伴不能离。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 八年抗战除日寇,九州齐斩恶魔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感想, 生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链接,网络新科学。你跌入了这个链接网络么

  导读要求: 1、以故事形式展开导读,要有时空感觉;时间脉络 + 空间转换;2、篇章结构:4*5架构,逻辑分块;3、随时联想,远距离联想 正文: 复杂网络研究的基本思想 20世界以来,自然科学突飞猛进,分而治之的科学思想在生物学、物理学等各个领域深入应用。人类花费了巨额科研资金,千方百计的分解自然,理解宇宙,如同一个孩子般,对拆解玩具、拆卸电器有着天然的追求。我们的大部分科学研究都是依据简化论思维,即希望通过理解各个部件与元素的运作方式,找到一览众山小、抓住全貌的路径。总体而言,分而治之的思想是硬币的一面,从计算机科学中的二分排序、动态规划,到物理学的热力守恒,超弦定律,生物学的分子结构、光合作用等等,无一不源于微观分解、逐个击破的想法,闪耀着人类智慧的光芒。 然而,硬币另一端的情况是:对于整个自然界整体理解、重新组合的难度,以及对科学家们的智力挑战,要比预计的艰深、困难许多。我们的科研在简化论思维下突飞猛进的同时,诸多方向与领域撞上了复杂性这堵厚墙。人类暮然发现,自然界的组合方式千奇百怪、变化多端,不是一个只有唯一答案的谜题,她用数百万年的时光,将这个系统中的各类部件与元素,不费吹灰之力地优雅组装起来,形成了一个开放、包容的自组织体系。而这背后的规律、自然法则,人类却知之甚少,需要不断探究。不同领域的科学家逐渐发现,复杂体系与系统,也许存在着严格的架构,背后的复杂网络正呈现出高度统一性——小世界、无标度、网络中心性、关键链接者等,科学家们正试图研究表面呈现出复杂、混沌,背后却简单、可扩展的复杂网络规律。 Barabasi教授正是复杂网络科研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他的开创性洞见与观察,对人类历史发展和科学思想演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发现带来的影响,目前依然在学术界、产业界渗透、发酵。1999年,Barabasi和ALbert在顶级杂志《science》撰文指出,复杂网络如互联网、电力网路、演员网、生物神经网络,节点的度分布完全符合幂率分布,具有典型的无标度特征。而之前一年,由另外两位杰出科学家Watts和Strogatz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小世界网络的研究成果表明,规则网络经过简单的、随机重连,就可以构成小世界网络。这两个研究发现开启了网络科学在过去十几年的快速发展。 当前,随着网络科学已经从最初的社会学、心理学研究范畴,以人与人实际发生互动关系的真实社会网络,开始拥抱互联网科学(web science),以复杂网络为代表的新型网络科学正迅速成长。Barabasi教授所著的链接——网络新科学,虽然是2006年首次出版,距今已近10年,但凭借其思想深度和鲜活的内容,无疑依然是复杂网络领域的经典著作。 伟大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万物相互影响”。本书是Barabasi撰写的一本探讨复杂网络的出现与演进、网络的形状与模样,以及背后的演变规律的科普读物。语言浅显,内容通俗,以故事的方式娓娓道来复杂网络研究史,适合各领域关注网络科学、复杂系统、追求智慧的人们阅读。 作者简介: …… 当barabasi教授坐在飞往度假胜地的飞机上,脑海中涌现出无数对复杂网络的新思想,在撰写一篇划时代论文时,空姐不小心将咖啡打翻,电脑差点报销,这篇伟大论文却没有因之夭折,barabasi教授手写了一份论文稿子,在飞机落地后,稍作修订排版,投给science,接着享受愉悦的假期。然而,好事多磨,首次投稿居然被很快杂志社拒绝,审稿人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书写的研究点。他也因此错过了人类对网络产生伟大洞见的一个机遇。半年后,1999年,barabasi与其学生Albert在科学上发表划时代的文章,一步步揭示出网络世界的诸多特性。 ……   网络无所不在,从自然界的微生物、神经细胞连接,到社会领域的模式与组织,到商业领域的交往与合作,复杂网络的思想可以提供一个新的思考框架,帮助我们理解复杂中的薄弱、复杂中的简单。   复杂网络的现象:1、菜鸟的攻击,导致巨头瘫痪。2、世界上传播最广的宗教,基督教依赖于保罗的随机游走;3、好莱坞影星合作连接以及数学家合作网络的异同。4、复杂网络与物理学熵的相似度。 复杂网络中的关键节点与规律 一、宇宙是否随机? 基本的随机网络中,任意一个节点与另一个节点相连的概率是随机分配的。即节点与物理临近节点建立链接的概率约等于网络节点规模数的倒数。 在这个莱利的随机模型中,任意两个节点之间的最短路径是非常短的,与网络规模不成比例,严格而言,最短路径的长度与网络规模的对数相类似。这是典型的小世界特性。 但是我们的社会结构、互联网网络结构中,是不是都是随机链接的小世界呢?这与直觉感受迥然不同。 二、“六度分隔”勾勒出网络小世界的雏形 “六度分割”理论不论是在理论界或公众视野中,可能都是最为出名的一个。它的字面含义是:人类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距离可能不超过六个人。六度分隔历经了从文学假设到社会科学实验证实再到自然科学理论证明的路径。 1929年,世界经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萧条,而文学界却相对繁荣。一位匈牙利的顶级作家凯伦斯出版了他的第46本书《万物有别》。当是,评论家们还在等待凯伦斯能够出版一本屹立于世界文学之林的传世之作,对这部由50多篇小数构成的书并不看好。然而,恰是这本书中的一篇不起眼的小说《链接》——从名字就能看出它与复杂网络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写道:为了证明世界上人的关系很亲密,小说主人公下了赌注,从世界上任意挑选一人,这个人最多说出5个人他认识人的名字,就能和指定的人拉上关系。虽然这部小说没能流行起来,但凯伦斯关于人与人之间最多需要5层关系的假设,成为“六度分隔”理论的最早表述。 而三十八年后的1967年,哈佛大学教授斯坦利.米尔格莱姆(Stanley Milgram)设计出一个精妙的大范围社会学实验,将六度分隔的假设,原理首次在科学层面得以验证。实验基本步骤是:实验组任意挑选美国市民,并给出一个目标人物的地址,让市民将信尽量寄给可能认识目标人物的朋友,同时给实验组寄回一张明信片,从而可以有效跟踪信件走向。米尔格莱姆在这个试验中,发现中间人的平均数是5.5,与凯伦斯的假设惊人相似。而米尔格莱姆也成为因“六度分隔”而闻名于世的社会科学家。 互联网之父英国科学家提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在20世纪80年代,曾就职于欧洲原子核研究组织委员会(CERN)他当时就设想能将CERN甚至是全球所有电脑上存储的信息进行连接,并为人类所共享,那该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于是,伯纳斯.李设计并编写了全球首个互联精灵——万维网(WWW)从此诞生,而后不到十年时间,成为了人类制造的最大规模虚拟网络。这个网络所迸释放的能量,在商业社会、民主政治、军事打击、公民服务等各个领域,快速迸发,指数增长,而这背后的力量,就是来自可自由跳转、无所不在的链接。 “链接就像缝纫机的针脚,把现代信息社会缝制成一匹完整的布。删除了链接,这个精灵就会立即消失。巨大的数据库,如果无人能访问,就会成为信息的废墟”。“在20世纪,世界不可逆转地坍缩为一个小小的世界。而且,我们的世界此刻正经历着另一次爆聚(implosion),互联网正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为一体”。 六度分隔的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在互联网构成的虚拟社会中,这个经验能否平移?本书作者barabasi带领他的博士研究生,用“网络爬虫”——以遍历整个互联网络链接关系,并下载所有网络内容的软件程序——在互联网上进行了开创性的规模实验,并从理论上论证了复杂网络节点数量与网络半径的关系,的确符合小世界原理,即由无数链接构成的庞大网络,任意两点之间的距离可能很短,其距离与节点数量并不在一个数量级,并且,可以引申的推论是:复杂网络节点数从十万扩展至百万、甚至千万时,节点间的最短距离依然是线性增长。 “小世界的形成,和我们所熟悉的欧几里得几何所描述的世界存在很大不同。在欧式世界里,距离都是以里程计算,但人与人的交际,越来越和物理上的距离不相干……在非欧几里得世界里漫游,我们不断感到宇宙间存在一种新的几何学等待我们掌握,好让我们能够明白身边的复杂世界” 三、高网络群集模型,实现对随机网络与规则网络的统一,形成小世界的精髓 如果说,对小世界网络的理解——复杂网络中任意两节点的最短路径与网络总节点数量对数呈线性关系——属于复杂网络的共性规律,那么,科学家们在此基础,还挖掘了另一条共性特征,复杂网络存在群集效应,即如果将节点所链接的节点视为朋友,则朋友们之间相互认识的概率也非常高,远高于随机链接概率。这一点,过去我们从社交关系网中能隐隐约约感受,不过Watts和他的老师Strogatz,将其理论化体系化,建立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网络模型,引入了节点群集系数,即节点朋友之间的实际链接数/朋友之间两两认识的理论连接数。该数如果越大,则意味朋友间相互认识越多,群集度越高,反之亦然。两人在观察过多类网络后,用数理定量分析的方式,提出群集现象与特性不仅人类真实社交网络中存在,而且广泛体现在电力网络、互联网网络、科学家论文合作网络、多细胞的神经细胞网络等复杂网络。这意味着,之前被视为独一无二社会网络特性,成为了复杂网络的普遍特性。 此外,Watts和Strogatz的开创性贡献不仅是提出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新网络模型,而且,他们还对如果构建“小世界”网络,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绝佳思路。其主旨是,通过在规则化、具有群集结构的网络中,随意增加若干随机链接,便可以将规则网络与随机网络在形式上实现统一。在随机网络中,虽然它也是一个简单小世界,但不存在节点群集,不符合真实网络的基本特性,而在规则的网络结构中,比如,在一个每个人都只认识相邻两个人的社交网络里,小世界特性不复存在,也许相隔较远的两人则需要跨越很多朋友圈才能相识。而Watts和Strogatz的高明之处在于,从网络集群角度出发,很好地调和随机网络与高度集群网络。  四、“80/20法则”引申出复杂网络无标度幂率规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书评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