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5

学习的节奏

人们对学习节奏的认知非常符合螺旋上升的模型。 学生时代,容易养成零时抱佛脚的习惯,并以此安然度过大大小小的考试测验。对于这种被人诟病学习方式,在多年后,似乎被业界“正名”,逐渐有一种声音成为主流,即在某一段时间内高强度攻坚克难,突击学习的效率和效果都远远好于细水长流。而近期最新的心理学研究发现,集中火炮的密集学习,在短期内对知识的掌握有利,但长期而言,单学科分散学习,拉长每次学习的间隔,以及多学科交叉,对个人深入理解和掌握学习内容更有裨益。 一万小时,是成为一名领域专家的必要学习时间,这个发现结果最初发表在心理学研究领域,后来被格拉威尔等畅销作家进行科普演绎,近年来被不同行业、不同年龄的职场人士、学生所认可。该发现并不是10000小时这个确切数目字令人神往,而是发现并挖掘出被称为“deliberate practice”的技巧。其关键是不要做无谓的重复,而要针对及时反馈的结果,每次练习都要更努力地改进上次练习的弱点和不足,并在难度上逐渐趋难。而现在,对于位于一万小时学习法核心的“即时反馈”,心理学又发现不同结论,即有些依赖脑力而非姿势、行为的体力练习,不要过快给出结果反馈,而应该制造一种解决困难的渴望,千方百计调动自身知识加以解决。这种思考和行为模式,可以更好调动脑细胞神经网络间的深层沟通,学习效果更持久。 与此类似的是做读书笔记。最初大家为了体会文章或书籍的语言之美妙,思想之深邃,遇到一段有感触的段落或句子时,就要将其照抄下来。后来随着技术发达,可以直接拷贝在word中,现在已经发展到拍照,收藏,然后存入evernote,wiz等知识管理库。随着阅读笔记的增厚,个人会油然而生一种积累并掌握万千知识的快感。不过,科学研究表明,这类快感是严重高估了自己的学习认知力,因为只有输入,没有输出的收藏、记录、摘抄,都是过手不过脑,这类知识或信息只能孤零零的躺在知识库中而缺乏索引与外部联系,说不上,谈不出,写不了。而当前比较好的一种记录方式是:快速而认真阅读,不打断思维的情况下用笔记录划线。待整本书或文章看完后,稍微隔一段再全凭记忆写读后感。此时,写下的文字是干净的,思想是经过你大脑咀嚼并留下来的精华。如有不清晰、记忆偏颇之处,在写完后,再逐一对照。这不亚于与作者隔空对话,接受他的直接指点。 Related Posts:No Related Posts

Posted in 思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