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5

转: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

students are all writers, not scientists.” 现在清华研究生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写好paper,然后找个地方投出去。SCI 的最好,EI的其次。偏僻的没人看的杂志也没关系,交钱也没关系。我就知道日本的一个SCI索引的期刊收1000美元的版面费。导师出钱,不投白不投,投了好毕业呵!你不知道在比较差的学校,有多少人论文投中了都没钱去开会啊! 现在我也被“分配”来做这个问题。虽然说是一个有名的问题,但是这个有名的问题已经被研究了好几十年了。有很多挺厉害的人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但是我们为什么研究这个问题?我至今没有搞懂。 开头导师只是给了我两篇paper,据说是以前他一个得意门生写的,美国某大学的副教授。其中有一篇说是如何在不构造 Delaunay triangulation的情况下生成 MST (最小生成树)。看到这篇文章开头说在 rectilinear metric下, Delaunay triangulation 就不能用来构造 MST 了,所以他设计了一个新的算法。这个算法比起 Leo Guibas 的算法更加简单。文章里还提到一次 Matroid,让初出茅庐的我觉得高深莫测。我还专门去借了一本《Matroid Theory》来看,其实他的论文剩下的部分跟Matroid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我对“Delaunay triangulation 不能用来构造 RMST” 这个说法产生了怀疑。经过理论分析我觉得即使在 rectilinear metric下,Delaunay triangulation 也可以用来构造 MST 的。我觉得作者只是故意这么写,想为他设计算法的动机找一个借口。我决定实践我的想法,写一个程序从Delaunay triangulation 构造出一个 RMST。这本身不是什么创新的工作,可是我却在想,这样一个东西能不能用来构造 Stein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来除草啊

哟,space都已经长毛了,赶紧收拾一下。掐指一算,2个来月了,这两个多月来自己干了些什么?稍微总结一下吧,好让自己继往开来。前一段过着苦行僧般的枯燥单调的生活,上新东方,看书,写作文,备考。。。一串单调但不乏充实的轨迹,当然,其中亦穿插了“腐败”的生活,黄记皇,香饼居…快乐的记忆,不知被窝狂剁的哥们是否同样快乐呢,呵呵,不得而知。还好,这个假期没有荒废,倒是真学了不少,看英文速度虽不比中文流畅,但提高不少,当看到学术文章里满篇的G词,不免窃喜。结实了几位GF,不要误解,GRE Friend。 现在,已经开学了,我又要投入紧张的学习生活。初来乍到,比较喜欢这里的氛围吧,虽然mm和科大一般…校园也不是很大,但我不是为了这个来的。同寝的哥们很强,有在NEC工作3年的又考回来的,有跟唐骏混的,自己也要多多加油。这边通信背景很强,搞软件的也大都往这上面靠,是北邮独有的特色。今后三网融合,NGN,均涉及大量电信知识,这一段自己还得好好补补,不然,上课还真有些吃力。在此提及,为了鞭策自己,既不应高傲轻敌,本科的成绩只代表过去,强中更有强中手,也不应妄自菲薄,而因该迅速找到位置,融入其中。我坚信,在迎难而上的过程中,逐步适应,我将成长得更快。 晚上同学生日,研究生同学第一次正式小团体聚餐,互揭“老底”,对我可爱的同学们有了更深的了解,中意一个,可惜有朋友咯,呵呵,再努力! Related Posts:No Related Posts

Posted in 生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