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书评

旅行艺术=快乐生活

我又温习了一遍《旅行的艺术》这本书,作者阿兰得伯顿是一个英伦才子,其出版的系列哲思散文,如《旅行的艺术》,《身份的焦虑》等,他对事物的深刻洞察力和敏锐观察令人叹为观止。把我们一直想说但说不清楚,想不到但一经点拨就恍然大悟的,最柔软部分通过流畅语言倾泻而出,有一种阅读到沁人心脾的快感。 比如,《对美的拥有》的一章里提到,旅行时“真正珍贵的东西是所思和所见,而不是走得多快。他建议我们通过绘画,而不是照相,刻字,或者卖纪念品,去真正拥有美景。罗斯金告诉我们,“我宁愿教我的学生绘画,从而让他们学会热爱自然,而不会教他们盯着自然,从而让他们学会如何绘画” p230 P193. 大多数的画家对色彩的研究不深…没有看到南方的黄色、橙色、琉璃色,并且如果有一个画家用眼看到了他们没有看到的色彩,他们就说这个画家疯了。  叶子新鲜时是一种丰润的绿,是那种我们在北方很少看到的绿。当它枯萎时,蒙上了灰尘,它仍没有失去它的美,因为那个时候整片景色已经染上了各种色调的金色,绿色的金,黄色的金,粉色的金…这种金色色调与蓝色相结合,有水的宝蓝,勿忘我的靛蓝,特别是亮丽明艳的钴蓝。 又比如: 英伦诗人华兹华斯“谴责城市造成一系列窒息生命的情感,包括对我们所处社会地位的焦虑、对他人成就的羡慕,以及在陌生人面前炫耀的欲望。”P 135,并建议“时常走访大自然是解除城市生活罪恶的必要良方” 再比如: P56,  旅行能催人思索。很少地方比在行进中的飞机、轮船和火车上更容易让人倾听到内心的声音。我们眼前的景观同我们脑子里可能产生的想法之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关联:宏阔的思考常常需要有壮阔的景观,而新的观点往往也产生于陌生的所在。在流动景观的刺激下,那些原本容易停顿的内心求索可以不断深进。 P119,旅行的一个危险是,我们还没有积累和具备所需要的接受能力就迫不及待地去观光,而造成时机错误。我们所接纳的新讯息会变得毫无价值,并且散乱无章。这种危险因为地理原因而进一步加剧。同座城市中的建筑物或纪念碑可能不过咫尺之遥,然而鉴赏它们所需具备的能力却有天渊之别。我们到一个或许不再重游的地方观光,觉得自己有必要接二连三地观赏一些列景物,然而这些景物,除了地理位置相近,别无其他联系可言。 很多人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喜欢旅游,读了一半发现这原来是以一本讲艺术的书。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它介绍的是如何快乐的生活。 Related Posts: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精益创业背后的三个观念认知贯穿的人类简史——<人类简史>读后感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2.17 4km & 创业的国度

Posted in 书评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

序言 20世界以来,自然科学突飞猛进,分而治之的科学思想在生物学、物理学等各个领域深入应用。人类花费了巨额科研资金,千方百计的分解自然,理解宇宙,如同一个孩子般,对拆解玩具、拆卸电器有着天然的追求。我们的大部分科学研究都是依据简化论思维,即希望通过理解各个部件与元素的运作方式,找到一览众山小、抓住全貌的路径。总体而言,分而治之的思想是硬币的一面,从计算机科学中的二分排序、动态规划,到物理学的热力守恒,超弦定律,生物学的分子结构、光合作用等等,无一不源于微观分解、逐个击破的想法,闪耀着人类智慧的光芒。 然而,硬币另一端的情况是:对于整个自然界整体理解、重新组合的难度,以及对科学家们的智力挑战,要比预计的艰深、困难许多。我们的科研在简化论思维下突飞猛进的同时,诸多方向与领域撞上了复杂性这堵厚墙。人类暮然发现,自然界的组合方式千奇百怪、变化多端,不是一个只有唯一答案的谜题,她用数百万年的时光,将这个系统中的各类部件与元素,不费吹灰之力地优雅组装起来,形成了一个开放、包容的自组织体系。而这背后的规律、自然法则,人类却知之甚少,需要不断探究。不同领域的科学家逐渐发现,复杂体系与系统,也许存在着严格的架构,背后的复杂网络正呈现出高度统一性——小世界、无标度、网络中心性、关键链接者等,科学家们正试图研究表面呈现出复杂、混沌,背后却简单、可扩展的复杂网络规律。 Barabasi教授正是复杂网络科研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他的开创性洞见与观察,对人类历史发展和科学思想演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发现带来的影响,目前依然在学术界、产业界渗透、发酵。1999年,Barabasi和ALbert在顶级杂志《science》撰文指出,复杂网络如互联网、电力网路、演员网、生物神经网络,节点的度分布完全符合幂率分布,具有典型的无标度特征。而之前一年,由另外两位杰出科学家Watts和Strogatz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小世界网络的研究成果表明,规则网络经过简单的、随机重连,就可以构成小世界网络。这两个研究发现开启了网络科学在过去十几年的快速发展。 当前,随着网络科学已经从最初的社会学、心理学研究范畴,以人与人实际发生互动关系的真实社会网络,开始拥抱互联网科学(web science),以复杂网络为代表的新型网络科学正迅速成长。Barabasi教授所著的链接——网络新科学,虽然是2006年首次出版,距今已近10年,但凭借其思想深度和鲜活的内容,无疑依然是复杂网络领域的经典著作。 伟大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万物相互影响”。本书是Barabasi撰写的一本探讨复杂网络的出现与演进、网络的形状与模样,以及背后的演变规律的科普读物。语言浅显,内容通俗,以故事的方式娓娓道来复杂网络研究史,适合各领域关注网络科学、复杂系统、追求智慧的人们阅读。 作者简介: …… 当barabasi教授坐在飞往度假胜地的飞机上,脑海中涌现出无数对复杂网络的新思想,在撰写一篇划时代论文时,空姐不小心将咖啡打翻,电脑差点报销,这篇伟大论文却没有因之夭折,barabasi教授手写了一份论文稿子,在飞机落地后,稍作修订排版,投给science,接着享受愉悦的假期。然而,好事多磨,首次投稿居然被很快杂志社拒绝,审稿人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书写的研究点。他也因此错过了人类对网络产生伟大洞见的一个机遇。半年后,1999年,barabasi与其学生Albert在科学上发表划时代的文章,一步步揭示出网络世界的诸多特性。 …… 网络无所不在,从自然界的微生物、神经细胞连接,到社会领域的模式与组织,到商业领域的交往与合作,复杂网络的思想可以提供一个新的思考框架,帮助我们理解复杂中的薄弱、复杂中的简单。 复杂网络的现象:1、菜鸟的攻击,导致巨头瘫痪。2、世界上传播最广的宗教,基督教依赖于保罗的随机游走;3、好莱坞影星合作连接以及数学家合作网络的异同。4、复杂网络与物理学熵的相似度。 复杂网络中的关键节点与规律 一、宇宙是否随机? 基本的随机网络中,任意一个节点与另一个节点相连的概率是随机分配的。即节点与物理临近节点建立链接的概率约等于网络节点规模数的倒数。 在这个莱利的随机模型中,任意两个节点之间的最短路径是非常短的,与网络规模不成比例,严格而言,最短路径的长度与网络规模的对数相类似。这是典型的小世界特性。 但是我们的社会结构、互联网网络结构中,是不是都是随机链接的小世界呢?这与直觉感受迥然不同。 二、“六度分隔”勾勒出网络小世界的雏形 “六度分割”理论不论是在理论界或公众视野中,可能都是最为出名的一个。它的字面含义是:人类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距离可能不超过六个人。六度分隔历经了从文学假设到社会科学实验证实再到自然科学理论证明的路径。 1929年,世界经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萧条,而文学界却相对繁荣。一位匈牙利的顶级作家凯伦斯出版了他的第46本书《万物有别》。当是,评论家们还在等待凯伦斯能够出版一本屹立于世界文学之林的传世之作,对这部由50多篇小数构成的书并不看好。然而,恰是这本书中的一篇不起眼的小说《链接》——从名字就能看出它与复杂网络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写道:为了证明世界上人的关系很亲密,小说主人公下了赌注,从世界上任意挑选一人,这个人最多说出5个人他认识人的名字,就能和指定的人拉上关系。虽然这部小说没能流行起来,但凯伦斯关于人与人之间最多需要5层关系的假设,成为“六度分隔”理论的最早表述。 而三十八年后的1967年,哈佛大学教授斯坦利.米尔格莱姆(Stanley Milgram)设计出一个精妙的大范围社会学实验,将六度分隔的假设,原理首次在科学层面得以验证。实验基本步骤是:实验组任意挑选美国市民,并给出一个目标人物的地址,让市民将信尽量寄给可能认识目标人物的朋友,同时给实验组寄回一张明信片,从而可以有效跟踪信件走向。米尔格莱姆在这个试验中,发现中间人的平均数是5.5,与凯伦斯的假设惊人相似。而米尔格莱姆也成为因“六度分隔”而闻名于世的社会科学家。 互联网之父英国科学家提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在20世纪80年代,曾就职于欧洲原子核研究组织委员会(CERN)他当时就设想能将CERN甚至是全球所有电脑上存储的信息进行连接,并为人类所共享,那该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于是,伯纳斯.李设计并编写了全球首个互联精灵——万维网(WWW)从此诞生,而后不到十年时间,成为了人类制造的最大规模虚拟网络。这个网络所迸释放的能量,在商业社会、民主政治、军事打击、公民服务等各个领域,快速迸发,指数增长,而这背后的力量,就是来自可自由跳转、无所不在的链接。 “链接就像缝纫机的针脚,把现代信息社会缝制成一匹完整的布。删除了链接,这个精灵就会立即消失。巨大的数据库,如果无人能访问,就会成为信息的废墟”。“在20世纪,世界不可逆转地坍缩为一个小小的世界。而且,我们的世界此刻正经历着另一次爆聚(implosion),互联网正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为一体”。 六度分隔的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在互联网构成的虚拟社会中,这个经验能否平移?本书作者barabasi带领他的博士研究生,用“网络爬虫”——以遍历整个互联网络链接关系,并下载所有网络内容的软件程序——在互联网上进行了开创性的规模实验,并从理论上论证了复杂网络节点数量与网络半径的关系,的确符合小世界原理,即由无数链接构成的庞大网络,任意两点之间的距离可能很短,其距离与节点数量并不在一个数量级,并且,可以引申的推论是:复杂网络节点数从十万扩展至百万、甚至千万时,节点间的最短距离依然是线性增长。 “小世界的形成,和我们所熟悉的欧几里得几何所描述的世界存在很大不同。在欧式世界里,距离都是以里程计算,但人与人的交际,越来越和物理上的距离不相干……在非欧几里得世界里漫游,我们不断感到宇宙间存在一种新的几何学等待我们掌握,好让我们能够明白身边的复杂世界” 三、高网络群集模型,实现对随机网络与规则网络的统一,形成小世界的精髓 如果说,对小世界网络的理解——复杂网络中任意两节点的最短路径与网络总节点数量对数呈线性关系——属于复杂网络的共性规律,那么,科学家们在此基础,还挖掘了另一条共性特征,复杂网络存在群集效应,即如果将节点所链接的节点视为朋友,则朋友们之间相互认识的概率也非常高,远高于随机链接概率。这一点,过去我们从社交关系网中能隐隐约约感受,不过Watts和他的老师Strogatz,将其理论化体系化,建立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网络模型,引入了节点群集系数,即节点朋友之间的实际链接数/朋友之间两两认识的理论连接数。该数如果越大,则意味朋友间相互认识越多,群集度越高,反之亦然。两人在观察过多类网络后,用数理定量分析的方式,提出群集现象与特性不仅人类真实社交网络中存在,而且广泛体现在电力网络、互联网网络、科学家论文合作网络、多细胞的神经细胞网络等复杂网络。这意味着,之前被视为独一无二社会网络特性,成为了复杂网络的普遍特性。 此外,Watts和Strogatz的开创性贡献不仅是提出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新网络模型,而且,他们还对如果构建“小世界”网络,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绝佳思路。其主旨是,通过在规则化、具有群集结构的网络中,随意增加若干随机链接,便可以将规则网络与随机网络在形式上实现统一。在随机网络中,虽然它也是一个简单小世界,但不存在节点群集,不符合真实网络的基本特性,而在规则的网络结构中,比如,在一个每个人都只认识相邻两个人的社交网络里,小世界特性不复存在,也许相隔较远的两人则需要跨越很多朋友圈才能相识。而Watts和Strogatz的高明之处在于,从网络集群角度出发,很好地调和随机网络与高度集群网络。 四、“80/20法则”引申出复杂网络无标度幂率规律 Watts和Strogatz开创性的将群集概念融入了小世界模型,形成了复杂网络最为根本的创新。他们在Nature上发表的文章引发了物理、数学、生物、计算机等各领域科研人员的关注与研讨,在这些关注者中,本书作者barabasi和他领导的团队也在积极理解和挖掘这个创见背后的普遍规律。不过,随着barabasi团队通过爬虫在互联网上爬取各网站节点以及他们之间的链接关系,他们发现一个前人没有指明、同时现有模型也无法有效刻画的奇异现象,即互联网网站节点具有明显的等级分布,少数节点链接数量达到天文数字,而大部分的节点却鲜有多个链接。这是复杂网络的普遍特征,还是互联网作为复杂网络其中一种而具有的独特现象呢? 从这个简单的现象入手,Barabasi又一次将复杂网络的研究推向纵深,开启了一扇似乎能感知,却从未被理论化的窗户。无数个被科学家们研究过的复杂网络,如好莱坞的演员网络、细胞中的分子网络、期刊文章的引用网络等等,如果将节点的链接设为k,复杂网络中具有k个链接的节点数量设为N(k),则N(k)与k的-r次幂往往呈现正比例关系,而r就是这个系统的次数幂,并且绝大多数复杂系统的次数幂都在2-3之间。其重要特性是,网络中存在少数链接度极高的中心节点,同时随着链接数量的递减,节点也形成不同的梯队,这成为了众多复杂网络的一个普遍性规律。这也是与随机网络产生根本不同的规律。 我们之前观察的随机网络中,大部分节点的链接数都是随机分配的,故而所有节点的链接数k都八九不离十,显得比较平均,链接k值特别大、或特别小的情况非常少见,k成为网络的均值(峰值),因此,整个网络具有自身的尺度,这个尺度可以通过节点的平均链接数进行刻画。而在具有幂率特征的复杂网络中,不存在链接k的均值(峰值),节点形成了具有等级差别的梯队,一两个超级大节点之后,是几个中小中心节点,然后再是若干次小中心节点,循环往复,直至无数极小的节点。这样的网络中,网络不能用单一尺度进行衡量,所以,Barabasi给这样的网络取名为“无标尺”网络。 在物理学家、数学家大谈特谈幂率分布、幂率规律时,商业社会也出现了同一种 四、规律3:通俗的引爆点 vs 严格的中心节点 过去的随机网络,以及Watts、Strogatz构建的具有集群度的小世界网络,背后的理论构造者都通过严密的数学论证,指出网络中不存在中心节点。但是,Barabasi团队在万维网中发现的具有幂率规律的中心节点,却让研究者们打开了新的视窗。而且,随着研究的深入,人类社会、自然界包括细胞网络等大多数在理论上具有重要意义的网络,都是无尺度、且具有若干中心节点的。并且,这些中心节点的存在,决定了复杂网络的基本拓扑、结构稳定性、动态容错以及稳健性,中心节点成为网络进化演进的基本原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书评, 千字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认知贯穿的人类简史——<人类简史>读后感

如果放眼回首人类的发展历史,其中的逻辑演进路径是怎样? 《物演通论》给出的观察是递弱代偿,而从以色列当红历史研究者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中,我看到的是以”认知“为主线的人类演化史——认知革命,虽然它只不过位列作者提出人类简史的三大革命之首,但从这个角度,看待人类的进化、地球生态圈的称王称霸和长期以来的自我革新,复杂认知让我们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比任何生灵都更强大的能力。 1. 基于深度认知的协作而非单打独斗,是人类区别于其它物种的关键。 人类,从十万年前的智人进化的那一刻起,我们生理开始变化,直立行走习惯解放了双手,为手语交互奠定基础;咽喉处于下巴下方,为避免袭击的同时,也为语音交流作进一步准者备。逐渐地,人类在部落中,发育出语言,八卦、故事等基础认知力,一方面,我们开始对看得见、摸得着的世界万物、山川河流、木水火土命名,制造出锋利武器,设定实体概念,另一方面,我们也发展出丰富想象力,构建出如宗教、国家、货币等想象产物,凝聚更大范围的陌生人共识,共同抵御风险、共创事业。进而,人类对现实世界和虚拟认知的交互、理解越来越复杂,掌控更多的物质、能源和信息资源,并通过一代代的基因遗传进化,成为生物链的最高统治。 在认知力不断发展成熟的同时,人类也形成了基于同一想象力复杂认知的大规模协作。纵观大自然,绝大多数物种都是独立行动,而少数群居动物,却缺乏复杂认知。比如,蚂蚁、蜜蜂单个体很愚笨,但他们形成的大规模复杂社群却具有天然的智慧,可以完成复杂的翻山越岭、寻找食物、传递信息等行为,但这类协作只针对特定目标。又比如,大猩猩、黑猩猩可以进行多目标范围下的协作,但协作的认知深度有限,协作范围有限,当超过一定规模,比如150后,猩猩们就无法进行交互。 2. 认知能力的核心,在于不断反思全知全能,以科学态度开启未知大于已知的新征程。 从早期的认知革命,人类超越自身经验去寻求自然火种、石器武器的庇护,到科学革命发生后,人类确立现代科学体系,以理论、实验、计算和数据等范式探求未知世界,人类的先贤和精英们均秉承了否定之否定进步的思想,正带领人类开足马力,驱动认知动力舰艇在未知世界的海洋中前行。 现代学科中,“认知”是一个具有复杂内涵的词汇,它既可以视为一种能力,是在人类基本情绪反馈的基础上,发展出的具有推理、反省能力的高级心理模块。而“认知”亦可以与其它学科相结合,发展新的学科,比如认知心理学,认知网络学,认知写作学等。所有核心,在于承认人类不足,进而实现善于自我否定与双螺旋认识。 试想,如果缺乏具有内在批判精神的自我认知,我们人类可能就止步于先贤们,如亚里士多德、佛陀、默罕默德、孔子,所提出的认知框架中,而裹足不前。中国近现代就吃过认知的亏。由于盲目自大带来缺乏开拓认知新疆域的理念,甚至人为封锁、禁闭认知的可能性,因此,当芸芸众生中的一小部分人对对未知世界不得其解、心存疑虑时,也只能在三纲五常、君臣之道中去寻求答案。而反观西方同类智人,已经在物理、生物、数学等复杂认知学科中开天辟地,建树结果了。 3. 发展复杂认知,成为现代智人。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新技术新学科应接不暇,而人类万年演化的大脑皮质往往不能适应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当今时代。 诺奖得主卡尼曼为代表的现代心理学认为,人类心智存在快思、慢想两大进程,通俗说来,”快思“代表着情绪模块,而”慢想“代表着推理、反思和算法模块。而卡尼曼的双系统原理受到认知科学家基思·斯坦诺维奇的启发,而斯坦诺维奇将我们的心智划分为三重,自底向上分别是自主心智,算法心智以及反省心智。自主心智类似于情绪化内隐模块,包括条件反射、内隐学习等行为均受之控制。算法心智对应于传统智力部分,包括逻辑力、空间想象力、记忆力等。而人类最为独特的认知模块是反省心智,可以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自己的思考,找出个人能力无法企及的未知领域。然而,我们的自主心智、情绪、自然反应模块占据了大部分的脑区域,而演化推理、反思模块只不过发展了数百年,尚未在大脑资源争夺中处于上风。 如若现代人类要继续谱写人类历史,避免《人类简史》中所描述的悲观场景 “我们对周遭的动物和生态系统掀起一场灾难,只为了寻求自己的舒适和娱乐,但从来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 则应更大程度发展复杂的反省心智,丰富认知能力,成为现代智人。 Related Posts:旅行艺术=快乐生活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2.17 4km & 创业的国度1.20 6.9km & 老爸牛&天才与疯子

Posted in 书评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开启你心智的密码-Mindset读后感

人类有多少种类型?按性格,粘液质、多血质……? 按情感,乐天派,悲情派……?按星座,狮子,双鱼,处女……? 太多类别,对于我而言,只是多一个社交谈资而已,一笑而过。但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徳韦克教授,从行为心理学角度,将人分为:固定性人格(Fixed mindset)和成长型人格(Growth mindset)两类,对我的启发很大。而且,我在自己的成长境遇过程中,也通过不同渠道和书籍,隐约悟出成长型心智发展路径。 我从初中开始,到高中,大学甚至研究生,一路学习几乎都顺风顺水,高分,名列前茅,保送,众人的褒奖,聪明的夸耀,都在增强和加固我的固守性心智思维模式,“哦,我是聪明的,我应该更好地展现实力,维护名誉”。因此,在褒奖和优秀成绩背后,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维系,并且要表现出似乎很轻松容易。但在进入研究生、尤其是PHD阶段之后,我发现曾今引以为傲的很多优势开始消退,优越感的“城墙”出现塌陷,众人中我不再光彩夺目,甚至很多方面,我努力付出却迟迟见不到成效,无法达到其他人所企及的高度。 这时的我,开始怀疑,信念也出现动摇。我还是那个我么?为什么会滑落到这步? 其实,不是我在滑落,一方面是因为所处的竞争环境的变化,另一方面,是我对之前尚未触及的深层次个体能力认知的觉醒。那个阶段,我非常迷茫,身边也很难有人帮忙看清道路。庆幸的是,那时我遇到了《少有人走的路》、《把时间当做朋友》、《暗时间》等好书,它们从不同角度,分析阐释了积累和成长的关系,明晰了开启心智的意义。迷时师度,悟时自度,后来自己也琢磨了一套方法论,从暗黑时代走了出来。当时《Mindset》恰好也是07年出版,与我的迷茫期重叠,不过当时我还没有阅读英文原版的习惯,如果提早能看到这本书,也许个人冲出泥潭的加速度会更快。 Mindset中,对两种心智思维模式的基本表现特征定义为: 固守型心智: 在意表现的结果,不愿丢面子。遵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要展现最好的自己” 时刻维护智力、体力等各方面形象,期待完美; 认为智商天注定,至少基因决定了很大程度; 认为性格难以改变,固若金汤,三岁看到老 认为某些技能不可习得,至少是天生不擅长,即使联系亦徒劳无功 …… 成长型心智: 在意整个成长过程,不怕丢脸,秉信“下次会更好” 乐于挑战,善于学习总结,愿意习得教训而愈挫愈勇 认为智商、性格、技能等均可通过练习而改善甚至精进 不贴标签,不框定设限,不要完美。 凡事希望学习,练习,尝试,一次的失败是为了下次的突破 …… 将两种心智人格进行展现和对比后,很明显我们更喜欢后一种,它代表了持续进步的可能和成长的政治正确。虽然理论上区分两种性格很容易,但现实中每个人或多或少能从中看到固有或成长的一面,差别在于主导行为取向的占比不同而已。 我个人自认为热爱生活,喜欢挑战,乐于成长。但在一些事情上,固守性心智依然左右和限制了我的行为。以演说为例,中国人对于公众演说似乎不及西方人有感染力,普罗大众的公众演讲能力囿于我们的谦虚和内秀传统,也普遍弱于西方人。在这个观点,或者说偏见下,我从小对演讲总是有种抵触。而且,我也看到很多牛人对此也同样存在困扰。比如当下风投姐的大牛徐小平,他在公众演讲之前,也总要度过十几分钟的出汗痛苦期。其实,仔细回顾,认真总结可以发现,演说力作为一种技能,与性格、表达等关联度不大,而成功与否更多取决于对话题、材料的熟悉程度以及准备的充分性,尤其是一次次的联系。从小到大的若干多次经历告诉我,如果能仔细编排内容,深入理解材料,充分排演,演说一场让你停不下话匣子,节奏张弛有度的公众演讲是很容易,甚至是水到渠成的。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是,希腊人德摩斯梯尼天生有口吃的毛病,这对一个置身于当时以逻辑雄辩氛围而著称的文明古国希腊,而且要以公众演讲为职业的人而言,是多大的打击,不过德摩斯梯尼对抗缺陷,蓄积心智力量,通过嘴含鹅卵石,一字一句练习演讲,苦练之下,最终也成一代雄辩家。 如果成长型心智运用得法,则让我想起另一个概念——反脆弱性,即通过不断的受挫、打击,生命力不是脆弱的消亡,反而更健壮。反脆弱性既可以用于无生命体征的物上,强调物的势能。比如火,本来一点点火苗是容易被风吹灭的,然而当它形成规模,火旺成势后,风越大则它燃烧愈充分,火势更大。反脆弱性也能用于生命个体上,比如人,成长型心智带来抵御脆弱的力量。 不论是飞来横祸导致的健康受损,还是复杂利益下生意的倾家荡产甚至锒铛入狱,都可能让一个人遭受巨大打击而沉沦,但也偏生有些人,不要标签与固守,愈挫愈勇,从一个自由王国,走向另一个自由王国。 比如,在澳大利亚,罹患先天性短手短脚症病的Nick,他只有一个身躯不足1米四,唯一能与外界交互的是像一根小鸡腿棒的左脚,童年的他也受尽白眼和委屈,他也根本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但如果固守在对生理健康的学术定义,受限于心智对自由成长的向往,他不可能活着走到现在。今天的Nick,出书,演讲,冲浪,跳伞,和正常人别无二致,而他对不断超越自己、享受成长过程的追求,让他更本质地找到人之为人的真谛。 在国内,这样的例子也很多。褚时健,曾经作为中国烟草大网,领导红塔集团红透遍半边天,在烟草行业如日中天、一呼百应,但后来应为国企产权不清和管理激励错位,被检举贪污受贿入狱,被判17年。当保外就医时,他已经近八十岁,从一位意气风发的中壮年,被岁月打磨成了两鬓斑白、背心微驼的老人。然而,褚时健不受曾达到高度的限制,没有沉湎于过去的辉煌与对现实的蹉跎叹息,又一次运用心智的支撑力量,投身商海,在哀劳山上,组了2000多亩地种橙子,挑土浇水,勤恳种植,毫无互联网思维的他却误打误撞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水果电商翘楚。 另外,固守性心智和成长型心智在个体思维体系中的扎根发芽,与我们所在的环境也息息相关。当你身处在一个强调集体主义,以他人价值与眼光为主流衡量标准的家庭或社会时,固守性心智往往会取得胜利;而当你成长于一个强调个体自由,尊从个人追求的社会或家庭时,成长型心智无疑更容易培育成熟。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外界环境比较糟糕,甚至剥夺你在追求成长的可能性时,不要忘了,人最大的自由,在于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固守性心智和成长型心智的概念一经植入,我相信,人人都有鉴别优劣、自由选择的自由。 MindSet这本原文书籍,概念并不复杂,书也不厚,但它揭示的行为心理动机却极其深刻,甚至已经成为了动机心理学的一个流派。Carl Dweck将两种心智思维模式,放在日常工作、体育竞赛、亲子关系、为人父母等不同场景下,将两种心智摊开了,揉碎了,为你娓娓道来。另外,斯坦福的Carl Dweck教授不仅是Mindset理论的提出者,也是动机心理学“执行意图”的提出者。后者的理论也很简单明了,关于现代人制定目标为何迟迟难以兑现的普遍问题,提出了”if-then”模式下的执行意图体系,在心理学领域也开创了独立的天地,隶属于自我决定论体系,这个体系的经典书籍包括《WOOP思维心理学》、《成功、动机与目标》等。下次再写写这方面的读后感。 Related Posts:旅行艺术=快乐生活情绪管理和反脆弱性网络科学的基石:链接2.17 4km & 创业的国度2.15 4km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书评, 感想, 自我成长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链接,网络新科学。你跌入了这个链接网络么

  导读要求: 1、以故事形式展开导读,要有时空感觉;时间脉络 + 空间转换;2、篇章结构:4*5架构,逻辑分块;3、随时联想,远距离联想 正文: 复杂网络研究的基本思想 20世界以来,自然科学突飞猛进,分而治之的科学思想在生物学、物理学等各个领域深入应用。人类花费了巨额科研资金,千方百计的分解自然,理解宇宙,如同一个孩子般,对拆解玩具、拆卸电器有着天然的追求。我们的大部分科学研究都是依据简化论思维,即希望通过理解各个部件与元素的运作方式,找到一览众山小、抓住全貌的路径。总体而言,分而治之的思想是硬币的一面,从计算机科学中的二分排序、动态规划,到物理学的热力守恒,超弦定律,生物学的分子结构、光合作用等等,无一不源于微观分解、逐个击破的想法,闪耀着人类智慧的光芒。 然而,硬币另一端的情况是:对于整个自然界整体理解、重新组合的难度,以及对科学家们的智力挑战,要比预计的艰深、困难许多。我们的科研在简化论思维下突飞猛进的同时,诸多方向与领域撞上了复杂性这堵厚墙。人类暮然发现,自然界的组合方式千奇百怪、变化多端,不是一个只有唯一答案的谜题,她用数百万年的时光,将这个系统中的各类部件与元素,不费吹灰之力地优雅组装起来,形成了一个开放、包容的自组织体系。而这背后的规律、自然法则,人类却知之甚少,需要不断探究。不同领域的科学家逐渐发现,复杂体系与系统,也许存在着严格的架构,背后的复杂网络正呈现出高度统一性——小世界、无标度、网络中心性、关键链接者等,科学家们正试图研究表面呈现出复杂、混沌,背后却简单、可扩展的复杂网络规律。 Barabasi教授正是复杂网络科研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他的开创性洞见与观察,对人类历史发展和科学思想演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发现带来的影响,目前依然在学术界、产业界渗透、发酵。1999年,Barabasi和ALbert在顶级杂志《science》撰文指出,复杂网络如互联网、电力网路、演员网、生物神经网络,节点的度分布完全符合幂率分布,具有典型的无标度特征。而之前一年,由另外两位杰出科学家Watts和Strogatz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小世界网络的研究成果表明,规则网络经过简单的、随机重连,就可以构成小世界网络。这两个研究发现开启了网络科学在过去十几年的快速发展。 当前,随着网络科学已经从最初的社会学、心理学研究范畴,以人与人实际发生互动关系的真实社会网络,开始拥抱互联网科学(web science),以复杂网络为代表的新型网络科学正迅速成长。Barabasi教授所著的链接——网络新科学,虽然是2006年首次出版,距今已近10年,但凭借其思想深度和鲜活的内容,无疑依然是复杂网络领域的经典著作。 伟大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万物相互影响”。本书是Barabasi撰写的一本探讨复杂网络的出现与演进、网络的形状与模样,以及背后的演变规律的科普读物。语言浅显,内容通俗,以故事的方式娓娓道来复杂网络研究史,适合各领域关注网络科学、复杂系统、追求智慧的人们阅读。 作者简介: …… 当barabasi教授坐在飞往度假胜地的飞机上,脑海中涌现出无数对复杂网络的新思想,在撰写一篇划时代论文时,空姐不小心将咖啡打翻,电脑差点报销,这篇伟大论文却没有因之夭折,barabasi教授手写了一份论文稿子,在飞机落地后,稍作修订排版,投给science,接着享受愉悦的假期。然而,好事多磨,首次投稿居然被很快杂志社拒绝,审稿人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书写的研究点。他也因此错过了人类对网络产生伟大洞见的一个机遇。半年后,1999年,barabasi与其学生Albert在科学上发表划时代的文章,一步步揭示出网络世界的诸多特性。 ……   网络无所不在,从自然界的微生物、神经细胞连接,到社会领域的模式与组织,到商业领域的交往与合作,复杂网络的思想可以提供一个新的思考框架,帮助我们理解复杂中的薄弱、复杂中的简单。   复杂网络的现象:1、菜鸟的攻击,导致巨头瘫痪。2、世界上传播最广的宗教,基督教依赖于保罗的随机游走;3、好莱坞影星合作连接以及数学家合作网络的异同。4、复杂网络与物理学熵的相似度。 复杂网络中的关键节点与规律 一、宇宙是否随机? 基本的随机网络中,任意一个节点与另一个节点相连的概率是随机分配的。即节点与物理临近节点建立链接的概率约等于网络节点规模数的倒数。 在这个莱利的随机模型中,任意两个节点之间的最短路径是非常短的,与网络规模不成比例,严格而言,最短路径的长度与网络规模的对数相类似。这是典型的小世界特性。 但是我们的社会结构、互联网网络结构中,是不是都是随机链接的小世界呢?这与直觉感受迥然不同。 二、“六度分隔”勾勒出网络小世界的雏形 “六度分割”理论不论是在理论界或公众视野中,可能都是最为出名的一个。它的字面含义是:人类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距离可能不超过六个人。六度分隔历经了从文学假设到社会科学实验证实再到自然科学理论证明的路径。 1929年,世界经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萧条,而文学界却相对繁荣。一位匈牙利的顶级作家凯伦斯出版了他的第46本书《万物有别》。当是,评论家们还在等待凯伦斯能够出版一本屹立于世界文学之林的传世之作,对这部由50多篇小数构成的书并不看好。然而,恰是这本书中的一篇不起眼的小说《链接》——从名字就能看出它与复杂网络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写道:为了证明世界上人的关系很亲密,小说主人公下了赌注,从世界上任意挑选一人,这个人最多说出5个人他认识人的名字,就能和指定的人拉上关系。虽然这部小说没能流行起来,但凯伦斯关于人与人之间最多需要5层关系的假设,成为“六度分隔”理论的最早表述。 而三十八年后的1967年,哈佛大学教授斯坦利.米尔格莱姆(Stanley Milgram)设计出一个精妙的大范围社会学实验,将六度分隔的假设,原理首次在科学层面得以验证。实验基本步骤是:实验组任意挑选美国市民,并给出一个目标人物的地址,让市民将信尽量寄给可能认识目标人物的朋友,同时给实验组寄回一张明信片,从而可以有效跟踪信件走向。米尔格莱姆在这个试验中,发现中间人的平均数是5.5,与凯伦斯的假设惊人相似。而米尔格莱姆也成为因“六度分隔”而闻名于世的社会科学家。 互联网之父英国科学家提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在20世纪80年代,曾就职于欧洲原子核研究组织委员会(CERN)他当时就设想能将CERN甚至是全球所有电脑上存储的信息进行连接,并为人类所共享,那该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于是,伯纳斯.李设计并编写了全球首个互联精灵——万维网(WWW)从此诞生,而后不到十年时间,成为了人类制造的最大规模虚拟网络。这个网络所迸释放的能量,在商业社会、民主政治、军事打击、公民服务等各个领域,快速迸发,指数增长,而这背后的力量,就是来自可自由跳转、无所不在的链接。 “链接就像缝纫机的针脚,把现代信息社会缝制成一匹完整的布。删除了链接,这个精灵就会立即消失。巨大的数据库,如果无人能访问,就会成为信息的废墟”。“在20世纪,世界不可逆转地坍缩为一个小小的世界。而且,我们的世界此刻正经历着另一次爆聚(implosion),互联网正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为一体”。 六度分隔的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在互联网构成的虚拟社会中,这个经验能否平移?本书作者barabasi带领他的博士研究生,用“网络爬虫”——以遍历整个互联网络链接关系,并下载所有网络内容的软件程序——在互联网上进行了开创性的规模实验,并从理论上论证了复杂网络节点数量与网络半径的关系,的确符合小世界原理,即由无数链接构成的庞大网络,任意两点之间的距离可能很短,其距离与节点数量并不在一个数量级,并且,可以引申的推论是:复杂网络节点数从十万扩展至百万、甚至千万时,节点间的最短距离依然是线性增长。 “小世界的形成,和我们所熟悉的欧几里得几何所描述的世界存在很大不同。在欧式世界里,距离都是以里程计算,但人与人的交际,越来越和物理上的距离不相干……在非欧几里得世界里漫游,我们不断感到宇宙间存在一种新的几何学等待我们掌握,好让我们能够明白身边的复杂世界” 三、高网络群集模型,实现对随机网络与规则网络的统一,形成小世界的精髓 如果说,对小世界网络的理解——复杂网络中任意两节点的最短路径与网络总节点数量对数呈线性关系——属于复杂网络的共性规律,那么,科学家们在此基础,还挖掘了另一条共性特征,复杂网络存在群集效应,即如果将节点所链接的节点视为朋友,则朋友们之间相互认识的概率也非常高,远高于随机链接概率。这一点,过去我们从社交关系网中能隐隐约约感受,不过Watts和他的老师Strogatz,将其理论化体系化,建立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网络模型,引入了节点群集系数,即节点朋友之间的实际链接数/朋友之间两两认识的理论连接数。该数如果越大,则意味朋友间相互认识越多,群集度越高,反之亦然。两人在观察过多类网络后,用数理定量分析的方式,提出群集现象与特性不仅人类真实社交网络中存在,而且广泛体现在电力网络、互联网网络、科学家论文合作网络、多细胞的神经细胞网络等复杂网络。这意味着,之前被视为独一无二社会网络特性,成为了复杂网络的普遍特性。 此外,Watts和Strogatz的开创性贡献不仅是提出了具有高度群集特性的新网络模型,而且,他们还对如果构建“小世界”网络,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绝佳思路。其主旨是,通过在规则化、具有群集结构的网络中,随意增加若干随机链接,便可以将规则网络与随机网络在形式上实现统一。在随机网络中,虽然它也是一个简单小世界,但不存在节点群集,不符合真实网络的基本特性,而在规则的网络结构中,比如,在一个每个人都只认识相邻两个人的社交网络里,小世界特性不复存在,也许相隔较远的两人则需要跨越很多朋友圈才能相识。而Watts和Strogatz的高明之处在于,从网络集群角度出发,很好地调和随机网络与高度集群网络。  四、“80/20法则”引申出复杂网络无标度幂率规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书评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