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加持下的城市时空压缩

戴维·哈维(David Harvey)提出了“时空压缩”重要理论,主要指由于科学技术,特别是交通与信息技术的发展,人类完成或者参与一件事情的时间、空间以及心理时间、心理空间代价的缩小。这一理论,在城市范畴内也正被实践所证明。

建立在现代工业文明基础上的城市,是大规模标准化生产模式下的人力、经济集聚。严格化的城市功能分区,体现出现代大工业体系内部严密而规整的分工格局。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加速发展,虚拟世界的作用力不断增强,大数据的驱动力日益强大,城市也进入到“时空压缩”的强化阶段,未来城市的时间空间特征变化,也必然地反映出智能时代生产范式革命的变迁,为城市居民提供更多创造性生产活动、品质性生活消费。

在时间方面,从中小城镇到超大型城市,随着信息技术的普及应用,身处城市中的居民对时间的感知度日益敏感,心理时间也都全面变小、变短,不论是老中青哪个年龄段的人,大家似乎都感觉时间不够用,难以体会悠闲时光,人们深刻都感受到到时间节奏的飞速加快,和地球村的不断“缩小”。

此外,城市中的公众对公共服务的便捷化、个性化、移动化等需求变得越来越高,对城市中各类服务的响应、反馈及实时互动等方面,需求日益强烈,公众对公共服务的参与感、共享感、体验感等越来越重视,城市原有的传统政务服务、公共服务模式已然很难适应公众的需求。而基于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基础公共服务和个性高端服务开始普及,“一次不用跑”“秒办”等新型政府服务极大节约了市民在城市各部门间往返及办理业务的时间。在线提前下单,入店直接享受美味的模式在很多城市快餐厅开始普及。在线学习无需下载、等待,随时随地可快速习得最新学习内容,让身处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可获取一线甚至国际一流教育资源。城市正利用信息技术释放发展红利,换时间开销,创造出更便捷、舒心的生活体验。

在空间方面,信息技术弱化了物理空间阻隔,未来城市将更具空间弹性,形成更为松散、分布的资源模式,为城市功能复合创新提供各种可能,严格分区的城市空间将孕育孵化出生产生活各类新功能,提升城市新能级。Manuel Castella在《信息化城市》中所指出,“在信息时代,传统的城市空间将逐渐被信息空间取代,信息通信技术造就的信息流动空间将社会文化规范形式和整个物理空间进行区分并重新组合,进而形成了一个新的‘二元化城市’”。

城市资源从集中走向分布式,信息网络技术让必须面对面才能开展的活动变得不那么迫切,大家可以通过高清视频、网真现实、虚拟交互等方式深度沟通,形成更大范围协作网络。地球也日益变平,成为“地球村”。而传统所谓的黄金码头地段法则,也不再有效。由于互联网的宣传,藏在城市犄角旮旯的非品牌小店,可能摇身一变,成为线上网红圣地。人们也许会为了一杯网红美食,遍历城市,扫过街道,钻入最深的街巷,排起长长的队伍,品味城市精品小店的韵味。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互联网, 千字文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