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1.28 撑得未跑

惭愧得很。两天都是吃撑得没有跑步。

1.27 两场聚会。其中一场是曾经球场上叱咤的2班兄弟,大家基本都携家带口,我又很羞愧,就像龟兔赛跑中的兔子,早出发晚撞线。当他们一字一句把local团的婚规说出来时,我还是决定不做最后一名。即谁最后成家,一定在酒桌上搞醉丫的,因为无后顾之忧。在球队的11人中,我还有两个机会。。。。一朵云相机中我们合照的pp还没收到,大家都笑靥如花,让我很是期待

update:  在接近零点时,鸡毛信送到。
2班足球队现在家属云集,两个宝宝即将“破茧而出”,在公安冯厅长领衔主演之下,哥们六个定期聚会扯蛋喝酒,都不带我们帝都魔都的人们,让我和五阿哥很气愤,不过这一顿他丫们很贴心的免了我们的但,让我们都能笑靥如花

配合画外音:2班足球队现在家属云集,两个宝宝即将“破茧而出”,在公安冯厅长领衔主演之下,教育系乌龟、地产系一朵云、设计系胸博、环保系阿菜、公务员腐败系老牛等各大战线的哥们定期上演帽子戏法,聚会爬山扯蛋喝酒一个不落,都不带我们帝都魔都的人儿玩,这让我和五阿哥很郁闷与气愤,

不过这顿他丫们六人很贴心的免了我们的单,又让小心眼的我们在镜头前笑靥如花,小花怒放,花枝乱颤。。。。。。。。

1.28

到谢老师家拜年,我的美术启蒙老师六十多岁的人像个老顽童,颇具童心。在家开辟出一层作为画室,自己做泥塑,葫芦上画脸谱,现正在为个人畫展创作。突然想起前段看过Paul的书《黑客与画家》。的确,有创造力的活动在本质上都是大道相通

到谢老师家拜年,我的美术启蒙老师六十多岁的人像个老顽童,颇具童心。在家开辟出一层作为画室,自己做泥塑,葫芦上画脸谱,现正在为个人畫展创作。突然想起前段看过Paul的书 黑客与画家。的确,有创造力的活动在本质上都是大道相通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杂感非跑步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