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 4km

和兄弟们high了一天. 酣畅淋漓.

晚上4km,把酒精给跑出来.

 

============

今年9月,距离我第一次踏入科大校园已经整整10年,和305的兄弟们也相识十年,于是,我又重新迈入校园,再回首这些年科大的风雨变化,也忆一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图说话:

今年已经欢迎2011级新同学了,当年,2001级新同学的横幅还飘荡在记忆里

现在是欢迎2011级新同学。当年,欢迎2001级新同学的横幅还飘荡在记忆里,连通横幅的,还有当时在热火朝天修建的,尘土飞扬的主干道,当我们灰头土脸的14天军训完杀回校园时,主干道和学校是一番崭新面貌,号称科大速度。

 

长跑的习惯培养其实在大学就已经初露端倪,大三下自习后,和刘教主等几位兄弟一起慢跑三圈,基本坚持了一个多学期,当时觉得三圈的路程都好漫长,现如今周末我都要跑30圈+了

在这个操场上,我们见证了01年蔚为壮观的狮子座流星雨,宿舍一群哥们晚上不睡觉,傻不垃圾的等着,并且,清晰记得,在我们对赵大p的疯狂追逐围剿中,韩大胸的手指给杵了。
当时我还拿个破卡带机,可外放那种,里面放着许美静的歌曲,一首接一首。操场上人越聚越多,可就是迟迟等不来流星,11点半过后,奇观出现,整个天空穿梭各色的流星,真的是各种颜色,目不暇接,只能用爆发来形容,我们的视觉极限一次次被突破,后来看到满眼流星都已经审美疲劳。那一次,是我唯一看到的像下雨一样的流星雨!后来再也没见过。

 

阳光下的科大操场

阳光下的科大操场。我长跑的习惯培养其实在大学就已经初露端倪。大三上学期开始,上完自习后,我和刘教主等几位兄弟一起绕操场慢跑三圈,貌似坚持了一个多学期。当时觉得三圈的路程都好漫长,现如今周末我都要跑30圈+了。

 

大学踢球的人其实不多,比高中少多了,和志淫,大胸,xiao++,小蒋等组建班队在场上厮杀,好像参加院级比赛第一轮就**掉了。。再加上有次踢球把指甲盖踢翻了,血肉模糊地下场,于是,顺理成章地对足球的兴趣逐渐削弱,大三挂靴。直至研究生阶段在爱立信杯上再度披挂上阵

大学踢球的人其实不多,比高中要少很多。我和志淫,大胸,xiao++,小蒋等组建班队,曾在这个场上与其它队伍厮杀,不过,貌似院级比赛第一轮就被干掉了。
再加上我有次踢球,居然把右脚趾的大拇指指甲盖踢翻了,血肉模糊地下场后才发现,休息了两个礼拜。于是,我对足球的兴趣顺理成章地被逐渐削弱,大三就挂靴哒。
直至研究生阶段在爱立信杯上再度披挂上阵。

 

科大最大的特点在于宿舍楼取名为**斋,好像和尚尼姑的住所,当初的别扭,现在成为特别的回忆
科大最大的特点在于宿舍楼取名为“斋”,好像和尚尼姑的住所,当初的别扭,现在成为特别的回忆。我们寝室就在五斋305!跟5有缘分。
而非典时我们全班被隔离到13斋!那也是一个别样有趣的地方。想一想,隔离的14天里,不用上课,不用早起,不用考试,每天有鸡腿,有电脑作伴,有疯狂的CS,有倚天屠龙,多么惬意。就是每天下午3点-4点放风时间,我们似乎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在拉起的警戒线里面,打打球,跳跳绳,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有些小不爽而已。

 

数学系的机房和办公楼,一小时才1块钱哦。当年我的C++,Delphi都在这里起步,还有大三暑假参与张志刚老师的鞍钢信息化项目,一些简单的JSP和Servlet也搞得我头大脖子粗,还好,这里为我今后的精进打下了坚实基础

数学系的机房和办公楼,一小时才1块钱哦。当年我的C++,Delphi都在这里起步,还有大三暑假参与的信息化项目,一堆简单的JSP和Servlet也搞得我头大脖子粗,还好,这里的锻炼为我今后的精进打下了坚实基础。

 

 

外语学院的楼也是多年未变,我在这里上自习,复习GRE,看02年世界杯,跟刘老师看Friends,看每周下午1块的黑白老片子,卡萨布兰卡,罗马假日,音乐之声。。。这里是科大留给我最美好记忆的教学楼之一

外语学院的楼多年未变,我在这里上自习,复习GRE,看02年世界杯,英语课上看Friends,考四六级。每周下午没课时,还花上1块钱看英文黑白经典老片,卡萨布兰卡,罗马假日,音乐之声。。。
外语教学楼虽然显得有些破败和老气横秋,但这里是科大留给我最美好记忆的教学楼,没有之一。

 

DSC_3913_nEO_IMG

逸夫楼,没啥好说的,逸夫财大气粗,各个学校都少不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教学楼。看,连逸夫楼得楼梯都设计得如此销魂。我们第一堂《数学分析》课就在这里上,老胡主讲,一切弦犹在耳。

 

电工实验楼,我电工实验不好,对这栋楼心存恐惧

电工实验楼,我电工实验不好,对这栋楼心存恐惧

 

培训楼是我和老爸老妈第一次来科大时的住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刚来科大图新鲜劲就吃得过猛拉肚子,医生还以为我患痢疾之类准备要隔离我,吓得初来乍到的我一滚

培训楼是我和老爸老妈第一次来科大时的住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刚来科大图新鲜劲就吃得过猛拉肚子,医生还以为我患痢疾之类准备要隔离我,吓得初来乍到的我一滚。

 

学术厅几十年如一日没有改变,当年我在这里作报告时感冒了,一边说或一边醒鼻子,感觉白晶晶的东东都要留到讲台了

学术厅几十年如一日没有改变。
当年我在这里作报告时感冒了,一边说或一边醒鼻子,感觉白晶晶的东东好像都要流到讲台了。

 

奥运场馆的前身是科大澡堂子和农贸CBD商圈,这里留下很多回忆,如跑步后的西瓜摊派,比如初次洗澡时面对北方搓澡工的手足无措

奥运场馆是我们刚毕业时开始修建的,其前身和占据的地盘是科大澡堂子和科大农贸CBD核心商圈,这里留下很多回忆。
比如跑步后在西瓜摊前的大快朵颐,比如初次洗澡时,我在面对北方搓澡工五大三粗的问询“要搓澡么!”的手足无措。

 

01年入学时这个手型腾飞的雕塑就矗立着,我也一直没弄明白它啥意思

01年入学时这个手型的雕塑就矗立着,我一直也没弄明白它啥意思。给力?我顶?擎天?真不知道。

 

大四时网球场才初具雏形,和刘教在这里挥汗如雨,现如今,这里也成为bupter网球爱好者常来的场地

大四时网球场才初具雏形,和刘教在这里挥汗如雨,现如今,这里也成为bupter网球爱好者常来的场地。

 

科大的运动氛围非常浓郁,从联排篮球场的架势可以看出。

DSC_3925_nEO_IMG
科大的运动氛围非常浓郁,从联排篮球场的架势可以看出。

 

路的尽头,是原来的理学院,里面囊括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基础学科,也是我们信计的大本营,不过我们很少在这里上课,除开高等代数

路的尽头,是原来的理学院,里面囊括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基础学科,也是我们信计的大本营,不过我们很少在这里上课,除开那个销魂的高等代数,我好像还得了99哦。

 

当然,科大最最让我怀念的,还是当初和305兄弟们一起并肩奋斗过的日子.

不是有俗语说, 一个人再牛逼时候的风光,也抵不上和兄弟们一起傻逼的时光么?

我看,然也!

 拼贴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running_life, 感想, 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