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惊鸿一瞥

2009年9月22日

对于这一次的旅行我充满了期待,早晨5点多久迫不及待的等待白天的到来,仅仅5个小时的休息以及倒时差中实际的通宵熬夜丝毫没有给我带来倦意。再次将行程和景点预习了一遍。早晨ICPP会场踩点,然后城市中游走,去感受这个音乐之都的魅力,下午再去稍远一些的夕阳下的多瑙河和竖立着圆舞曲之王斯特劳斯小金人塑像的城市公园。

8点我们一行三人相约于维也纳科学技术大学。随后碰上了清华的一对师生也来参会,还碰到一位刚来维也纳读博后的化学博士,他非常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这边的情况,祖国人民一家亲,到了那里都会有坚强后盾啊。不过这一次ICPP的组织却可以用混乱一词来形容,F2F3等数个房间的具体位置连会议志愿者都不清楚,事先也没有贴出指示牌。害的一大群人像无头苍蝇一般在building中乱窜。好在我的session安排在第二天,房间的问题已经被妥善解决,我就专注于自己的汇报好了。

对会场进行熟悉,签到会议,将领回的丰盛物品(除开会议光盘、双肩背包等基本装备,还有一个价值不菲的施华洛世奇的猫头鹰和著名的莫扎特巧克力)归置到位后,我和tie就想梦中的维也纳之都进发了。


一路的游览加深了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浑身散发着浪漫主义情绪的音乐之都,曾经的辉煌和富丽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小城正以全新的面貌和活力展示在欧洲舞台。

关于他富丽堂换的一面,太多的文章和照片可以佐证这一点,这个奥匈帝国鼎盛时期的世界中心,必然金碧辉煌光彩夺目。我们从Karlplatz这个经典起点开始,步行环绕半个维也纳核心市区,领略了欧洲风土人情,哥特式式的中世纪典型教堂、环绕着天使雕塑、风格迥异的喷泉、广场和道路上被游人喂得很肥硕、亦喜欢与人嬉戏的鸽子构成了我对位于欧洲中部的小城的第一印象。一些具体的游历过程就不赘述了,说说印象尤为深刻的几点吧。


1.
蓝色多瑙河。欧洲三大河流中多瑙河仅次于伏尔加河,是第二长河,也孕育了欧洲文化。 “多瑙河流域,正是大迁徙的重要舞台,多种文明在这里交融、繁衍、发展,蓝色多瑙河,成就了众多美丽的传说”。我和tie一路哼着不着调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两个大男人面对缓缓流淌的河水还蠢蠢欲动,呵呵。首先强调,多瑙河不是蓝色的!这儿的水依然是碧绿和清澈的,它有种灵动的韵律感,正是施特劳斯赋予了它灵气和斑斓的色彩。这就好像在莫內Claude Monet之前,人们不曾发现伦敦大雾的梦幻一样,是艺术家用独特的视角让眼前的景物更加生动立体,赋予了河川、景物以颜色和情绪。

在横跨多瑙河的大桥上有几个10来岁的孩子在跳水,粗略估算大桥离水面89米是有的。他们砰砰砰应声入水,溅起硕大的水花,惊扰了栖息和巡游的白鹅。我可没有那个胆量只能晒着太阳倚靠在岸边静静欣赏这一美景。

蓝色多瑙河 施华洛世奇上的天鹅在多瑙河中嬉戏

2.古老而充满活力的维也纳大学。我很喜欢在一个旅游地的当地知名学府转一转,来感受朝气和学术氛围,同时也可以更好了解当地文化。维也纳大学时欧洲古老的几座大学之一,这里也孕育了薛定谔、多普勒、孟德尔、弗洛伊德等知名大家,也是27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母校。我此前特别想看看欧洲的古老大学,是不是和自己所阅读中的形象契合。草坪中很多学生席地而坐,或趴或倚靠大树,心无旁骛的看书、讨论。也有一些情侣铺着垫子,卿卿我我地自习。传统的纸本和现代的pc交融着,舞动的ipod、强劲的的士高和朗朗读书声掺和着,显示出大学对这一切的兼容并包。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任务和使命。我们游人不过旁观者罢了,不可能融入他们其中,不过远观和欣赏又何妨呢。

中午时分的阳光从南侧射入这个四面被大楼围着的院落,被大树的枝叶所分散打乱再零零碎碎的散在翠绿的草坪和金黄的枯枝落叶上,一切美极了。由于自己疏忽,相机很快没电了,因而维也纳市区的大半部分相片都存在了tie相机中。使得游记的叙述略显呆板。随后再奉送上照片吧(照片在另一位朋友那还没有传给我)。

以下是维也纳巡游记录。

西方人将各种剧院区分得很清楚,剧院,音乐厅以及歌剧院。我们的行程从国家歌剧院开始。它的形象往往出现在各大明信片上,成为维也纳的著名象征。而国人更加熟悉的是金色大厅,它在国家歌剧院附近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中,向世界展现音乐之都的魅力。


白天与夜晚的国家歌剧院

每年的新年音乐会便在金色大厅举行 乐谱

我花了23欧在这个景色大厅聆听了一场交响音乐会。本来想买更加便宜的站票不过当时没有出售了。也许欧洲人就是认为这种听的艺术用站姿是无法充分享受的。我坐在离演奏区域最近的第二排,尽管这不是一个好位置,但是聆听到的各种乐器(大小中低提琴,各种弦乐器,号,鼓)的声音都层次分明且气势磅礴地敲开我的耳朵,第一次感受到音乐是如此复杂和多变。金色大厅中不论人声(有两个歌剧桥段)还是演奏都不采用任何扬声设备,纯自然不插电,很古典很原位。有人说自己不懂音乐就是在金色大厅中听听感受一下罢了,不过我奉劝来维也纳的各位要好好聆听一下这美妙的演奏,绝对物有所值。

自始至终我都沉浸于多变多层次的演奏中,在交响乐的伴随下,看着有着丰富的面部表情的台上指挥在潜心指挥“千军万马”,时而高亢奋进,时而低沉呜咽,他全身心的投入,一场音乐会下来投入的精力不啻于一张艰苦卓绝的ML。

人头攒动的金色大厅

喷泉,雕塑和教堂是古典欧洲的几大主要构成元素。从国家歌剧院沿着ring环向西游走,可以充分领略维也纳的韵味,大到哥特式、巴洛克式的教堂建筑,小到精雕细琢的充满力量感的雕塑,精心设计的喷泉,都可以感受到这座小城在大量中世纪风格下所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鸽子在喷泉下自由觅食 具有巴洛克风格的奥地利国家自然博物馆
晨曦下的沉思者 艺术博物馆与自然博物馆之间的雕像

皇宫霍夫堡宫殿素有城中美城的美誉,是奥地利的宫廷城堡,距离国家剧院西侧500米。直到如今,霍夫堡仍然是联邦共和国总统办公地。霍夫堡皇宫是欧洲各种建筑风格的见证人。无论是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还是上纪末的仿古典式风格,霍夫堡皇宫都把它们汇集在一起。”我倒是被它门前门后的古希腊雕塑所吸引,它们肌肉发达,健硕有力,充分展现了人类的力与美。


为什么要分开相爱的人 -棒打鸳鸯 皇宫的四尊象征陆地与海洋力量的海克力斯雕像


佛朗茨二世纪念碑 英雄广场上的公爵雕像 两脚着地支撑整个重量。
“据说雕像的作者斐科恩(Anton Fernkorn)无法再使用相同的技巧来创作雕塑,后来便发疯了。”


霍夫堡宫前的石板路,车来车往,砰砰作响,为它敲打着着现代的鼓点。

象征着民主的古典希腊式议会建筑

市政厅(rathaus) 能在这里面上班真是一种复古的享受。而且奥地利政府能容忍小摊贩,也是我们俗称的大排档在其前面营业,着实让我吃惊了一把,因而最初时还以为这是一个哥特式大教堂呢。

鼠疫纪念碑,坐落于它两侧的精品购物街与这个古典雕塑对比得十分强烈。而人们都在中间地带喝下午茶,咖啡,悠然自得。


史蒂芬大教堂,世界第二高的哥特式教堂,是维也纳的著名地标。进入教堂,抬头一看,高悬的吊灯和数十米高的雕花油画天花板,霎时给人一种安静和威严的感受。哥特式大柱将教堂分为三部分,最里层的两侧墙壁上有五颜六色构成的彩色玻璃,阳光从外照射进来,被剪切为斑斓的碎花投射在地上,增添了教堂的神秘色彩。

走在路上发现的红砖垒砌的教堂,历史很古老了,在它的庇护下,懒散的奥地利人在聊天喝茶,而肥肥的鸽子也在草地中觅食。

知道这是什么建筑么?它坐落在多瑙河畔,还有一个自己的名字:“施皮特劳”。它不仅是一个先进的垃圾处理厂,而且还是维也纳的一座市内供热站。这个看上去有些童话色彩的建筑是白水先生(奥国著名建筑设计师Hunderwasser)的作品。如果说经济建设上我们正在大踏步向前超英赶美,但在另外一些能源、环保等基础设施方面,我们确实还有不少值得学习。

白水屋。 他的设计突破常规,将笔直的线条扭曲,配上鲜艳大胆的色彩。其风格与我小时候天马行空的想象画有雷同之处,哈哈。当时要方便,而附近只有白水屋中的一个艺术WC,还要0.6欧。不找零,我转了一圈买了几张明信片换零后才得以方便。在里面确实心情舒畅吖 。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