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丰富了我的行程 mix的室友速写

1. mix房间的几位室友。两位刚本科毕业的美国情侣,一位工作的印度人,还有我组成了联合国宿舍。刚开始我还有些拘谨,在他们快速的谈话中无法插入,既有语言的难度,也有思想交流层面的空缺。后来渐渐谈开了,我也顾不上三七二一,有语法没语法的说吧,也能和他们谈些内容。太深的比如后来谈到莫奈和达芬奇了,我就无法继续,这种艺术话题太难。他们惊闻我是ph.d candidate后做仰视状,尤其是非理工科的阿三和美国男,应该是国外的博士太难读了,且数量很少,因而phd对于他们而言还是有些距离的。大家都是年轻人,一天下来玩得再累都还能聊上数个小时,我发现我还没有老,呵呵。

2. 素描:这位印度阿三(没有任何贬义)曾就留学美国,并在女生那个学校就读,他们居然扯上了一个系的老师,大肆感叹世界之小。别看这几位年纪轻轻,论游历而言,我这位老大哥远在他们之后。这其中印度阿三更是欧洲跑了个圈、中国也访问了不少地方,颇有一副全球通的样子。让我给他们素描一下:阿三同志,由于在美国留学56年,完全英语思维谈吐非常流畅,很多夸张的表情、停顿拖音是典型的美国表达。个人相当开朗,风头压过老美,见地深刻,不愧是融汇了中西文化,并在工业界混迹几年拥有丰富阅历和开阔视野的年轻一代。与他谈话能学到不少新思想。就是一口一个fucking啥的让我觉得很funning,也许我平时不经意老说脏话,别人眼里也是个阿三(此处贬义),哈哈,要改正!美国女,身形偏胖,符合美国膀大腰圆的姑娘形象。不过相对热情的美国男友有些矜持,和男友出来游历近半个月,晚上算账倍儿清楚,一天开销总数记录,两人合用的花费给出三个选项,是AA还是均分还是平摊,很强的独立意识。美国男,so talkative,金融专业,正在考虑是否直接工作,父母要求继续读书,自己感觉无奈,决定先游玩happy了再说。他刚开始和阿三聊得火热,带有一股冷冷的气息,后来我加入他们谈话后我又感觉他带来了一股暖流,不时还看我傻笑。于是我明白了,他是多么的专注于talking,谁在session中就能出现在他视野范围,否则绝对视而不见,老美还挺有意思的。

3. 话题。拉近人们距离的话题,无非通过人际关系的熟人、当日以及曾经的旅行经历(能在一个hostelmix房间住,都是驴友)、对一些问题的看法需求讨论和一致,以及兴趣爱好等。第一项阿三与美国铝搭上火,我无法插入。第二项他们三人相当活跃,倾吐出曾经所经之地的奇闻异事,我稍有参与的是关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裸女和橱窗展示啥的,这个时候全世界的男人的似乎拥有了一种难以差距的默契,他们问我中国肯定没有吧,我简单的告诉他们,我们的性都在东莞,以一种different的方式公然出现。当然都是我道听途说的一些逸事,五阿哥在那也没传回啥可靠情报,害的我只能简简单单描绘一下蓝图。当进入第三项后我才有所发挥,我们谈到了快餐文化,让老美不可理解的是在美国人们对starbucksMacdonald恨之入骨(可能过重了点,但是真的是especially dislike,几乎没人吃,万不得已之时)但在欧洲salzburg这个小镇,居然排了长队。我开始也有些诧异,麦当劳在欧洲还这么受欢迎。后来发现城市很小,快餐店在哪个位置都是人满为患的。此外阿三和我都深有同感,我们两个国家中年轻人对这种fastfood的喜爱也肯定不是老美可想象,果然,老美认为麦大叔肯定超级便宜,如同它在美国一样,才能吸引那么多年轻人,熟知事实远非如此。其实人们不过在追求一种身份认同摆了。

4. 还有几个有趣的话题:

H1N1正在世界上广泛铺开,老美男的哥哥在一家橄榄球俱乐部,本来即将比赛,但由于流感爆发,球队中两人中弹,不得不取消了比赛家中静养。而阿三所处的印度更是草木皆兵,据说人们都不敢上医院,除非重大病情死神来临之类的,因为他们认为医院是一个大病毒库,进入就难以幸免遇难了。人人都带着几层口罩,这不阿三出门时随身带了两三个已备不时之需,我也做了同样储备,不过欧洲貌似没有人关心它的存在。

说到了政府的管制,阿三起的话题,说印度政府是唯恐风吹草动,有任何动静就实施戒严,人们做不成任何出格的事情。而美国男去年在政府管制最为严格的时候来中国看比赛,自然也颇有怨言,此时我只能理解政府是为了全面的和谐,不能出乱子,为我们政府打个圆场。其实我内心也是个愤青,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与政府是不一致的,尤其GFW的一些作为和公民言论方面,不过不想在此讨论了,众人皆知的问题嘛,不必上小联合国讨论。待我们发展了自我民主,完善了人们监督再说。家丑不外扬。

还有个人的兴趣爱好,我特地还向他们展示了smth running life09的版衫。诉说了一下想在欧洲开启长跑新篇章的梦想,他们多多鼓励我出来看看,并极度称赞。我应该更加努力去慢慢实现它。关于他们的爱好,似乎也没有其它非常具有特点的,酷爱旅行行游四方是他们共同的特质。

还有几个话题也聊了一些,不过不很深入,自己也不能很好的插入对话,比如工作中的感受,喜欢的音乐家,画家,为啥喜欢这个派别等等。

此外,今天去德国国王湖的路上遇到的司机也很有趣。英语相对于其它古板的德国人而言很不错了,可以聊不少话题。

当时我早晨815坐公车去国王湖,诺大的奔驰大客车中就我一人。一开始他就热情的向我推荐了游玩的汽车套票,此前也没见人提过,我对此一无所知。因而他的推荐极大的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后来事实也证明套票绝对是应该购买的。一趟去德国的车就将近5欧,来回在加上室内2趟交通往返一路下来的开销绝对远大于套票的9欧。同时还为我热情地讲解了betchesgarden的旅行路线和游历重点,笑称在这个天气下,鹰巢里是看不到任何景致的,必然是云里雾里。他再一次预言正确,当我爬上1848米高的鹰朝后,极目远眺,一无所获。山峰都已经被云雾层层包裹了起来。

后来我们聊到了旅游的问题,我自报家门来自beijing,不像其它很多老外听说我来自中国都有些好奇和兴奋,他好像不敢兴趣,而且说了理由:1. 接待过中国旅行团,很吵很闹,印象一般。2. 疯狂照相,其它亚洲国家的都差不多,希望用最短的时间采集最多的照片。与他们欧洲人的理念完全不一样,他认为又累又不是休闲。3. 此外他还确实说出了欧洲人的一些偏见和误解,认为中国目前依然比较落后,主要生产较为便宜的衣服出口为主。当然,他自己说这是传统的欧洲人看法,如今他这个年纪的人们对中国的发展更加重视,也比上一辈开明得多。司机所说的与其自身经历息息相关,也确实是中国的部分写照,不过这太容易犯一叶障目的典型逻辑问题了,短短几十分钟车程凭我的口语还完全不能解释清楚,只是告诉他我们一直在飞速进步,很多事情都在渐渐发生变化,并邀请他有空去中国走走。要知道,他已经去了非洲、印尼等地方,唯独还没有来过中国,这些偏见和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是需要亲历才能解决的。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感想, 旅游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