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厦门马拉松(2)

10km-30km 中途遭遇第一极点,肠胃不适。

之前的十几公里,我竟然出了不少汗(事后分析,应该是虚汗),因而早在8km处的饮料补给站,我就一反往日10km之后才喝水的习惯,开始补水,且都比较大口。此时我稍有疲惫感,接收到身体发出需要补充能量的信号。

我在沿途也找寻为我们加油群众提供的补给品,比如香蕉、巧克力糖,还有几颗“伪装”成糖的口香糖。可以看出,厦门的群众对此项赛事所需的补给能量还不太清楚,刚刚十岁的夏马,毕竟不像有着30年历史的北马老大哥,因而沿途群众自发的补给,不仅数量上较之北马、上马少了很多,而且在质量上也不够专业,有些东西如口香糖,就不应该在长跑中咀嚼,耗津费神,还有旺旺雪饼之类的,容易呛嗓子。不过,人家能有这样一份心意,也让我们跑者非常感谢。

第二个十公里路程,我的补水比较多,另外,加上这次大赛的运动饮料是带气的“盐碘”,我还不习惯,因而跑到24公里时,就有种反胃的感觉,随着补给站的继续补充能量,胃也渐渐提出抗议,28公里后,啥东西我都不想再吃了。在体能储备上,24公里后,我的体力似乎也濒临一个极限,迈步变小、频率放低,对周边的景物和风景不再注意。

在这个阶段,我有两个比较兴奋的点,第一次是在大桥上,直升飞机近距离拍摄路上跑者,距离我们的垂直距离也就十来米吧,在我对路边欢呼基本无动于衷的原则下,对于这种新鲜刺激,我还是决定向镜头比一个“2”的动作,旋即我就被其螺旋桨带动的巨大气流和刮起的飞沙走石所“攻击”,赶紧闭眼以防沙子入眼。

第二个兴奋点是遇到了一群好玩的加油者。这里插播一句,北京、上海、厦门沿途的欢呼群众特征区别非常明显,北京是以大爷大妈为主力军,上海以高校学生复旦、交大、华东师范等MM为主,而在厦门,最为活跃和整齐划一的是中小学生,他们很有组织纪律,青春四溅,并且工具齐备,有锣有鼓,有哨有号,往往会在某几个同学的带头呼叫下,一起热情加油,吼声震天。或者排成一字型,伸出手掌,与沿途跑步的选手们一一击掌助威,还有一个组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好像在20多公里处,有7,8个初中男孩,扭动屁股,像跳舞“夏日嬷嬷茶”,整齐划一,随着外置音箱的韵律和节奏,为我们加油,参加了三个全马的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热情洋溢的加油队伍,在非常疲惫之时,也不禁莞尔。

30-40km,33km遭遇第二极点。

跑步界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就是,从32公里开始的最后十公里,才是真正的马拉松。我又一次亲身实践了这句真理。即使前面这么长的路程跑得再如何不济,体能再如何亏空,也不及33公里的抽筋带来的冲击那么猛烈。

刚过33公里,我左小腿隐约有抽筋的苗头,赶紧放缓节奏和步伐,继续跑了几分钟后,抽筋如期而至,难以自制,只能改跑为走,并歇息了一小会,走了1公里多后,以为恢复得差不多,再度起步,又是一阵抽动,左腿继续抽筋,不得已,还得继续走。就这样,大约从34公里开始到40公里,我基本都在走路,期间偶有小跑,但跑不出2分钟就不得不走。

这一段走路我也走的很是艰辛,就是在这里,我准确测出了走一公里我的大致时间是8分钟,比1KM跑步的平均配速慢2分钟,一路上,我唯有通过不断看表,预测距离给自己以心理安慰。即看已经过了几分钟,推算出剩余多久就能到达下一公里的标志牌,这三十多公里的每一块标志牌,都是我的救命稻草,有时3分钟内我还看个两三次。

40-42.195km 最后的冲刺

难不成这次马拉松我得走向终点?如果如此,将会是我一个巨大遗憾。幸好在我安心走路5,6公里后,体能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从四十公里处,我发现自己又可以跑步了,于是迈着小碎步,开始蜗牛般慢慢一步步向前奔跑。当我在前一阶段走路时被无数人超越后,最后的2km成为我的舞台,我也开始渐渐赶超一些最终无法坚持的人,一个,两个,三个。。。很庆幸,最后的2+km,我是跑着完成的。

无论如何,我坚持到了最后,没有上一路几度动了念头的收容车,最终以净成绩5h15完成2012厦门马拉松比赛。

最终成绩5小时15分

总结这次夏马的不理想成绩,主客观都有原因:

在厦门待的这几天,我四处游山玩水,南普陀,厦大,鼓浪屿,放下了赛前应该坚持的慢跑活动,而元旦时的搬家也消耗了我不少体力,也就是说,距离比赛的最后一周时间我基本没有正儿八经跑过步。此外,在来厦门之前,我就很不小心的感冒了,而来之后感冒还有加重的痕迹,这几点为我本次马拉松的“失利”埋下客观因素的伏笔。

但是,最为重要的还是主观上自己训练不够的原因。因为跑步42KM必须要在前期上强度,上长距离练习。而我之前最远的拉链也才20公里,且数量少得可怜,30km的拉链完全没有。因此,即使我平时坚持了每天4KM的慢跑,也无法达到全程马拉松的基本要求。总而言之,一句话,主观上没有练到位,客观上杂七杂八的原因共同作用,导致了此次夏马创下自己跑马的最低记录。

不管怎样,跑马拉松不是单纯为了好成绩,为了超越别人,显示自己,而是为了挑战自我,体验与朝九晚五不同的生存状态,在长时间跑步中,实现与心灵深处的对话,自省与反思。很庆幸,我做到了,因而即使获得这个成绩,我也坦然面对,内心快乐就好。

我是跑吧的运动员:)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精华jog, 马拉松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