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启程-奥地利之行

21日,即日启程。初次踏上奥地利

行程摘要:

和中科院与华中的两位朋友相遇在机场,共赴奥地利。驻守T3航站楼xiao班长同志热情款待了一番,分毫不差的在最后10分钟机舱关门前将我们送入了飞机。

从机场大巴坐车到西火车站后,pathoeslee也早就等在这里为我接风了。品尝了正宗的维也纳烤猪排,也初次感受到当地的文化氛围,也获得了一些初步感受。在此后几天,飞哥还给我出谋划策不少点子,非常感谢。

正文:

在上飞机前,我就无数次幻想过欧洲的美景和奥地利的风土人情。经过漫长的10多个小时长途飞行,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不过这次不是我独自游历,还有一同参会新结识的朋友随行,以及已经在奥工作近一年的师兄接待。自然让身处他乡的我少了一些孤独感。

坐这种飞行1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机得到一个教训:1.长途飞机上睡觉冷,不睡觉也冷,起码要带上外套。后期我手脚冰冷,不停喝热水和咖啡。2. 飞行得相当平稳,完全可以坐很多事情。当时啥也没带,只能和邻座的一位金融专业的phd扯淡,消磨了不少时间。

去往奥地利的飞机上,同坐的哥们说:我的口音和调调与汪涵及其相似,当我一张嘴,他就准确地判断出我毫无疑问是一个湖南人。看来我这蹩脚的普通话总是在第一时间被人识破,也许我天生还具有一些笑星的喜感,在与人攀谈过程中常被人提及。他也是在读博士,攻读的金融方面的股票长期投资研究,不过即使是英伦的金融学博士依然经受不住天朝A股市场的洗礼和折腾,在股海中同样赔了夫人也折兵。以他在国外近10年的经验,看待欧洲各国的风景早已审美疲劳,同时也跟我讲了不少趣事,缓解了这一路的疲惫。

另外,飞机里尤其靠近机翼逃生舱附件的位置太冷了,国际航班一般都万米之上且连续飞行,室内温度较之机舱外零下50多度还高了那么一些,10度多吧,不过不时有小的对流气流窜过,后半段几乎手脚都发冷,裹着两层毯子也不顶用,靠hot water和咖啡撑到了最后。

下飞机后,已经是华灯初上,当地时间620,北京时间晚上1220。从机场大巴坐车直达维也纳最大的火车站westbahof,一路上对初次见面的维也纳产生了几个深刻的印象:

1. 飞机从万米下降后,可以看到成片的风车呼呼在转;沿途有几个炼油厂,在傍晚已经近乎黑暗中冲天的火光照亮了三分之一的天空;还有硕大无比的污水处理厂也横亘在机场快速线的两旁。后来据飞哥说,维也纳的风力发电以及化工行业在欧洲是数一数二的。从这些细节可见一斑。

2. 维也纳小城说大不大,在欧洲说小也不小,它沿袭了发达城市道路窄,利用率高的一贯特点。往往三车道中的两条是电车或者轻轨,与汽车道相差无几。市区中的绿色灌木和植物见缝插针努力点缀城市。汽车、行人、电车一切都在尽然有序中行进着,实现了真正的和谐。

而在当地维也纳的馆子里,吃到正宗的烤猪排,也清晰地感受到这里轻松、好客的氛围和文化。当地人很是热情,也与飞哥和老板们很熟有关系。一进门老太太就左右脸颊来了个贴面礼,还让我怪不好意思。欧洲人吃饭的量很大,飞哥为我点的炸猪排和沙拉以及德国Kaiser黑啤,份量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不过这只不过是一位欧洲人的标准。一向爱吃油炸食品的我在面对一个如此美味,但份量又过大的猪排时,实在有些丧失战斗力。最终还是经不住美味的诱惑,挺着圆鼓鼓的肚子回hostel了。

晚上睡得很香,因为已经相当于熬夜了一通宵。不过小房间有点闷,我开着窗子睡觉,外面不是有飞车的轰鸣和汽车的穿梭声,也许happyhostel临着一条主马路。4点醒来一次后就没有睡得很死了,不时做梦,梦见自己不断地说英语,游走于维也纳。

欧洲的旅馆房间中都没有个人设施,比如拖鞋、一次性洗漱用品等,我一进来后有种家徒四壁的感觉。不过内部装饰和家具收拾得非常的干净和整齐,淡黄色格调的墙壁,亚麻质地的餐桌布配合素雅的环境。发现多数人都是打赤脚而不是穿拖鞋,因为木质底板很干净,赤脚在这个天气也很舒爽,因而欧洲之行的7天,旅馆中我都是赤脚度过的。



Vienna, I am coming!!!!!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