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发展的未来研判与个体选择

当前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体量、增速都名列前茅,影响力举足轻重。如何保持和适应多年来高速增长的惯性和新常态,提升与经济体量相适应的大国领导力,维持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文化等各方面的协调发展,平稳驾驭中国这艘大船,乘风破浪,是领导层迫切关注重的时代命题。而对未来经济发展走势、经济产业环境进行相对系统的研判,也是企业组织,普通个体,在制定发展规划,选择成长策略,最大限度利用好时代红利的重要前提。

岁末年初,吴军、吴晓波、罗胖等大v们,在基于精英阶层认知,以及广泛与不同群体对话的基础上,对中国经济走势和发展给出了研判,总基调是有边界的乐观。本文试图在梳理、总结这些观点基础上给出个体判断。

1. 全球化和智能化成为最大机遇

伴随中国深度参与全球化,未来五年大量公司将开疆扩土,主动融入国外商业环境,时势造英雄出现一批标志性出海企业。着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祖国各地产生一大批中小民营企业,百废待兴,机会涌动,全国范围内扩张的情形极其相似。只是企业面对的市场更为庞大、客户群体更为多元,全球化的征程更为星辰大海。

此外,作为人工智能出身的顶级科学家,吴军老师认为,以智能制造、人工智能产业为代表的新产业未来极其可期待。未来五年,泛人工智能产业将达到与现今互联网产业同等规模,而这个变革的大时代,也是很多人一辈子都难以获得的人生机遇。一个见微知著的观察是:当前公安部门拥有的300万摄像头,全社会各行业所拥有的6000万摄像头,甚至海外工程项目的需求量更加庞大,而未来有效适应社会发展和技术变革,这些设备,都将要升级换代,形成具有人脸识别等高级能力的新一代摄像头。按照一个人工智能摄像头的1w左右,则这个增量市场空间非常广阔,而这仅仅是智能城市转型升级的很小一部分,更是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冰山一角。

2. 制度与技术双轮驱动经济变革

吴晓波老师认为,中国经济前景可期待,但凡唱衰中国的人士都见识了市场的力量,或者错过中国高速增长的列车,或者以空头换来了喋血教训。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仅仅是西方经济学视角的单一维度,它显然不是纯碎的市场化发展路径,也不是简单的政府干预凯恩斯主义,而一直都在维护政权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有边界、创新性的探索。其中,伴随其发展的体制机制变革,以及信息科技带来的不可逆变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

制度变化一直是经济发展的核心保障,过去这部分的变革往往产自边缘,因而有边缘革命的形容,如小岗村的联产承包制度的变革、沿海地区的联席审批制的民间探索等。当前,政府自我革新、壮士断臂的意愿和行动更强烈,简政放权、顶层设计成为改革主旋律,反腐倡廉成为政治生态的基本底线。而上下联动,协同设计,让生产关系更好适应生产力变化,成为举国上下共识。

同时,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革命,正以不可逆转的态势,重塑中国经济消费、生产供给。消费市场在生显著变化,别的不说,消费群体中,中产阶级逐渐成型,成为拉动消费、追求高品质生活的消费主力,也是决定未来消费升级方向的最大变量。过去一度被追捧的所谓屌丝,以及“得屌丝者得天下”的论断已经显得不合时宜。而中国的供给体系,不断追求从粗放发展到高质量高效益发展,利用信息技术、材料技术、工业制造技术的革新,生产过程变得日益柔软、弹性、个性和智能,生产能力和质量更贴近最终用户需求,中国制造在加速快跑,努力支撑起中国“智”造、中国创造。

3. 中国成为世界经济路由器

施展老师的研究表明,当今产业发展是速度壁垒大于技术壁垒,产品的生存周期或迭代周期从数十年缩短至1-2年。发达国家已经全面步入创意经济,智能经济的发展模式,企业为了保持高速创新和核心利润,必然外包其制造需求。而随需而变、丰富灵活的制造需求,除了供应商丰富、产业链齐备、高度精细化专业化分工的中国之外别无他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欠发达国家曾经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周期同步,但八十年代后两者差距日益加大。究其原因,在工业时代,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所拥有的丰富能源、原材料等,形成了无缝紧密对接的格局,经济发展保持一致。而在信息时代,原材料已经不是产业发展的核心,至少它的重要性和地位极大下降。而欠发达国家又未能发展处持续的创新竞争力,因此,被高速运转的智能经济陀螺越甩越远成为必然。

而中国凭借强大的弹性供应链网络和规模制造能力,日益成为连接发达国家和欠发展国家经贸往来,政治合作的枢纽,成为世界经济交换与转移的路由器。一方面,中国可以将发达国家的创意创新,通过强大的供应链网络,快速规模化量产,而这种量产能力其他地区均不具备。而有能力将科技研发的初级产品产业化,就是现代高科技的另一个代名词。另一方面,中国正借助一带一路,帮助欠发达地区和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增强本地资源与世界更高效的互联互通,促进原材料、资源的优化配置。

因此,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不是欧美-日韩-中国-东南亚的梯度转移产业的过客,已经成为新一轮产业转移的终点。部分制造工厂和能力向东南亚、南非、南美等地的转移,最终还需进行以中国为核心的网络化协同制造,甚至回到中国进行二次组装和优化配置。这一点,彰显中国具有更大资源核心掌控力和更全球化的供应链网络,已经成为世界枢纽的核心作证。

4. 中国已然进入新时代新阶段

目前,社会改革与发展已经度过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浅水湾,前进的道路深不可测,不再有成熟参考,试错机会成本变得更为高昂,而早期的很多经验和条件都不再适用。例如,改革开放早期,任何对规则的不遵守,都彰显着对抗死气沉沉计划经济的活力与勇气,都是值得鼓励的创新,而很多企业的发展壮大和发家致富也因此背负了原罪。再如,政府的灰度、包容管理,成为过去高速发展的重要支持。一方面,包容催生了互联网产业意想不到的蓬勃壮大、快递物流行业的蓬勃兴盛,普惠草根金融的草长莺飞。另一方面,灰度管理还意味着,对环境资源的过度利用甚至破坏滥用,对农民工群体权益的部分舍弃而造成的新“城乡二元”不均衡结构,以及对农村反哺城市发展的双轨制资源抽取,即通过低廉价格获得农村土地后再作为工业(商业)用地获取差价,获得支撑城市高速发展的资金来源。

但当前,一切都在变化。法制环境变得日益成熟,企业野蛮生长、越界掘金、钻政策空子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多的,需要在既定轨道和规范中,以技术创新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以获得超过社会平均的收益。而且,不少企业以市场换技术的方式,已经步入行业前列,甚至已经进入无人区,成为引领产业发展方向、促进技术突破的先锋队,他们迫切需要原创性地创新,需要争取制定话语权与标准,需要出海对外输出优势资源。环境资源的约束日益趋紧,成为经济增长核心考虑,一切发展都要五位一体协同推动,生态环境成为决定地方官员乌纱帽的标尺。在多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反过头来,补齐短板,让全社会民众共享高速增长的成果,缩小城乡区域鸿沟,大力振兴乡村,推动普惠、均等的公共服务,在城乡间城市内、不同户籍群体里的普及,已经成为朝野普遍共识。

5. 作为个体如何做?

一些粗浅思考,有待持之以恒的践行。
其一,中国必然肩负引领新一轮全球化重任,多语种+专业复合型人才成为市场硬通货。在精进的专业基础上,熟练掌握并游刃有余的应用1门以上外语。而最简单的语言,就是我们学习了所谓十几年的英语。
其二, 抢抓技术和数据红利,是智能时代的核心要义。未来是“硬科学”时代,持续学习、更新、践行、应用快速变化的信息技术,用基础元技术,武装并赋能个体,延展能力,进化成为“人机协同”的特征兵,努力跻身智能时代前2%的群体。
其三,对外保持开放。如果我们不能屹立于智能潮流的潮头,成为不了未来简史中所说可设计、规划规则的超级“智人”,也不妨碍我们认清形势,顺应潮流,以终身学习的态度“随波逐流”,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变化和冲击影响,任何大变故或小机会,或都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智能时代,给与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最好馈赠。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冷眼看世界, 千字文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