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好

人生如此无常,那个飞奔如箭,具有跑步天赋的林峰突然就离开这个世界了。虽然我与他从未谋面,也不曾相识,所有的联系仅维系于我在smth running life上看到它的飒爽,以及对其惊人成绩的感叹,从大家的论坛上只言片语和溢美赞扬来看,他是一个多么乐观和热情的一位外国友人。我参加过几次清华的拉链,很遗憾,还没有见到过林峰。

今天中午上网时无意浏览到这个消息,我喉头竟然哽咽,不知为什么,很难受。

anyway,祝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愉快!

发信人: rychushi (Nanoscientist胡悍三), 信区: RunningLife
标  题: 再见,林峰!
发信站: 水木社区 站内

我看着你走来,我望着你走远,我期待与你重逢,却绝望的将相片翻检。和我们开惯了玩笑的你,却走进了命运的玩笑。当泪水一遍遍湿透双眼,所能想起的依旧是——你的笑脸……
Thomas Laforest,林峰——让我们再次想起!

选择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回忆林峰,或许已经没有初闻噩耗那个下午的震惊和震痛,不会再百般掩饰都按捺不住泪水,于是,我决意回过头来写点什么,作为纪念。想起那个花一样灿烂的外国男孩,想起我们一起走过很多,但亦或许——我们了解的还不够多,至少对于他生命最后一段时光的了解确实如此。但无论如何,2010年10月25日,Thomas Laforest 林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们,带着他青春的光辉和我们无限的畅想,离开了,带着他对我们最后的约定,离开了。

林峰,是走入马协的第一个靠谱的外国人,从08年5月29日的马协训练开始,他走进了马协这个大家庭,与我们打成一片。他是卓越的,乐观的,进取的。他是通晓法语,英语,西班牙语和中文的帅哥,他是无所不能的体育天才。08年的易县铁三,他成了cctv5的宠儿;09年的马杯田径,他那突破2’06的800接力,为汽车系力挽狂澜,如此销魂;7月的十三陵,他更写下了清华铁人三项的记录;当我们很多人叹服于林峰卓越的跑步天赋时,却不知道他曾是马杯200m自游泳的亚军,与校队选手拼到最后才分胜负。成绩或许属于个人,但乐观却属于他所有的朋友,他是一个精灵,充满着幽默,阳光的魅力,在我印象中,几乎所有人,无论老幼,都必定会在3分钟以内就深深的喜欢上你。易县归来,我把林峰拉进中长跑二队,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外国队员,他体现的不仅仅是训练中的进取和顽强,更有鲜明的归属感,我和张宇都不能忘记你在千灵山夺冠之后接受央视网络采访的那句开场白——“我是清华大学中长跑二队的队员”,让我们至今如此感动。

然而,今年10月25日,在他回到中国工作的一个月后,种种意想不到的情况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选择了独自前往另一个世界。11月1日中午,当我看到林峰亲人发来的email的时候,我瞬间的石化了,甚至很久都没有把email全部看完,直到张宇在站内给我发来讯息“so sad”,我才缓过神来。眼泪占据了这整个下午。或许期望越多,失望越大。。。如果,你不告诉我你回来了,如果,你不告诉我你26岁的生日会赶到北京来,和马协的兄弟们一起度过,我或许不会这么难过。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都还缺少失去同龄人的经验,我们因为你的离去倍受打击,我们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我听过这样一句话,“Denial is the first phase of grief, and the last, acceptance."这,或许是我们很多人,在最近一周时间里的褪变吧。。。

林峰,始终是一个快乐的人,虽然,或许,即使他离开前的那一段短暂的时光可能不是那么快乐,在我们眼中,他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他也一定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快乐着。我们,你在清华所有的朋友,都会在回忆中留下一片空间,属于我们和林峰的一次次欢笑和感动。或许,更应该像阿治所说,更愿意相信他至今还在加拿大那个美好的国度幸福生活着。可无论怎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西操一次次汗流浃背的训练和酣畅淋漓的啃西瓜,回不去香山小路无尽的欢笑,回不去铁三赛场的风驰电掣;回不去了,回不去我一字一句教你念我写的诗,回不去响箭晚会上的豪情绝响,回不去你给我做spaghetti的温馨小屋,回不去 Beer Garden里的开怀畅饮;回不去了,回不去你一次次鬼脸和搞怪,回不去我们一起大声呼喊“run,forest,run!”回不去我们太多,太多。。。

10月17日,我们曾经约定,11月14日这天,再次齐聚一起,为你庆祝生日。所以,无论你是否回来,我们都会出现,如果你在天堂,一定可以看到!
如果可以,我想用戴安娜葬礼上的这两句话来结束缅怀:Today is our chance to say thank you for the way you brightened our lives, even though God granted you but half a life. We will all feel cheated always that you were taken from us so young and yet we must learn to be grateful that you came along at all.
再见,林峰!



Related Posts: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